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都市 -> 全金属弹壳 -> 捡宝王

风,大风(5/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共八辆车组成的车队,每一辆车可以搭载八人,不过他们带的行李多,每一辆车上就坐了四到六个人。

    八只巨兽出疯狂的咆哮声,以哥斯拉上岸的气势,沿着公路向北方冲去。

    此去一千里,皆为天涯路。

    西伯利亚地区的基建很一般,城市和周边还不错,公路修了起来,深入荒原之后,很快就没有了公路。

    在这片广袤的地区,有些城市之间都没有公路衔接,从这能看出俄罗斯财政的窘迫,对比美国和中国,当地的基建足够差了。

    如果开着普通轿车,他们离开公路之后估计就没路可走,但坐在这些巨无霸上,即使没有公路开在冻原上,依然畅通。

    当天,他们不是一开出城市后就没路可走了,足足开了五个多小时后,远离城市区了,真正进入了西伯利亚荒原,这时候才是遭遇无路可走的窘境。

    当然,要是他们直接去埃文基自治区,并不是完全没路。李杜他们想走荒原地带,看看能不能碰上一些象牙猎人,找他们打听黑毒蛇的消息。

    车上安装有卫星定位系统,打开后上面有道路指引,穿山越岭在荒原上开了起来。

    他们运气不好,上午的时候还是阳光灿烂,到了中午忽然天空就阴沉了下来。

    李杜问道:“不会有大雪吧?”

    和他坐在一辆车上的胡迪表情凝重,他盯着车窗外看了一会,说道:“不是,看天气应该是有大风,没有雨雪。”

    李杜松了口气,道:“还好,没有雨雪路况就不会很差。”

    此时他们隔着最近一座城市已经很远了,车子进入了平坦的苔原,这些地方地上满是小碎石和混杂着冰块的泥水,车子走的很吃力。

    李杜透过窗子放眼往外看去,他没有看到一点绿色,只看到一些大大小小的绒毛球在地上缓缓滚动。

    他来之前做好了功课,知道这些绒毛球的身份。

    这是风滚草,又叫俄罗斯刺沙蓬,一年生草本植物,高度从1o厘米到1oo厘米不定,属于半灌木或灌木。

    顾名思义,风滚草就是风可以吹着滚动的干草,它们形状像是个球,或者说外表长满干枯细小枝叶的大草球。

    大多数人称它为草原“流浪汉”,这在西伯利亚荒原比较常见,当干旱来临的时候,它们会从土里将根收起来,团成一团随风四处滚动,等到碰到水源充沛的地方,再重新扎根生存。

    这是一种生命力极强的植物,只要不是环境特别极端,它们一般不会枯死。随着风吹,它们总有一天能找到适合自己生长的环境然后出新枝,冒出新芽。

    李杜看了风滚草一眼就转移了视线,这种草在荒原上很多见,没什么好奇怪的。

    但是,很快他就知道这种草的厉害了。

    阴云密布,车子颠簸着又开了一个小时左右,这时候风开始大了起来。

    先受到风影响的就是风滚草,这东西随风在空中乱舞乱飞,时不时会砸到车上。

    当然,它们很轻,不会对车子造成什么破坏。

    可是这会影响人们的视野,而且风滚草分枝弧形,外表有很多糙硬毛,它们一旦碰到一起就会互相黏附。

    这样,当风越来越大的时候,它们被吹的撞在一起、黏附在一起,然后体积扩大,由一个个不足一米直径的草球变成了高度有五六米甚至十来米的巨大怪物!

    看到这些怪物出现,李杜倒吸一口凉气:“玛德,这东西怎么这么多?”

    胡迪着急了,说道:“真倒霉,我们进入了风滚草富集带,快通知大家,赶紧停车准备避风……”

    风已经越来越大,不光吹着这些风滚草乱飞,还吹起了地上的碎石和冰泥块。

    风滚草轻柔没有破坏性,碎石和冰泥块就不一样了!

    ‘噼里啪啦’,碎石和冰泥块敲锣打鼓一样拍打车窗,一片大风滚草吹向车头,老司机不敢猛打方向盘,地面太滑了,风势又大,猛打方向盘可能翻车。

    没办法,最终风滚草撞上了车头,或者说汽车一股脑钻了进去。

    这下子车里人没有视野了,李杜赶紧拿过对讲机说道:“我们遇到麻烦了,老伙计们,你们那里情况怎么样?”

    史蒂夫的声音断断续续响起:“情况不佳,嗤嗤,我们车子陷入一处泥坑中,嗤嗤,嗤嗤……”

    声音没了。

    后面的车上,狼哥说道:“老板,停车,我们马上追上嗤嗤……嗤嗤,能听嗤嗤,我们在嗤嗤……”

    “法克!”李杜骂了一句。

    司机说道:“不能停车,不能停车,狼哥,不能停车!否则泥水被风吹起从排气筒倒灌进去,就再也动不起来了!”

    对讲机里没声音了,李杜看看信号,没信号了。

    胡迪咬牙道:“我们不能指望别人了,咱们得自己搞定,车子继续往前看,慢慢开,我从后窗给你看着地形。”

    对讲机又出声音,是汉克威在说话:“就在这附近有临时营地,大家找一找,分开找找,找到后先在里面避避风。别怕,干旱风在西伯利亚的春天很常见,没事。”

    李杜他们这边情况最糟糕,车头扎进了风滚草堆里,司机只能盲开汽车了。

    他问胡迪道:“你知道这个临时营地吗?”

    胡迪踟躇道:“有点印象,慢点开车,咱们找找吧。”

    司机冷冷的说道:“现在想快也快不了,伙计们。”

    车子缓慢的开着,外面是李杜从没遇到过的狂风,哪怕当初在墨尔本遭遇龙卷风天气,他感觉风势也没有这么大。

    风势越来越大,车头上的风滚草终于被吹掉了,车里人刚松了口气,结果外面天空迅阴暗下来,沙尘暴出现了!

    春季的西伯利亚很干旱,地上一层是碎石和冰泥块,下面就是干土。

    当碎石和冰泥块被吹掉后,狂风吹起干土层,最终形成沙尘暴。

    “我真踏马日了个狗!”李杜无奈道。

    阿嗷它们趴在窗口往外看,恶劣的天气吓得它们夹紧尾巴,一个个那叫个老实听话。

    在黑暗的沙尘之中,胡迪努力往四周打量,终于,他脸上露出喜悦表情,指着侧前方道:“十点钟,十点钟方向,那里就是一处临时营地!”.1

    l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