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都市 -> 全金属弹壳 -> 捡宝王

别惹我(5/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看到双方针锋相对,黑人妇女便笑着插科打诨:“我们每个人都不可能全知全觉,卡波特先生是一位著名作家,您或许知道《蒂芙尼的早餐》,那就是这位先生的作品。”

    李杜恍然,《蒂芙尼的早餐》他知道,不过是因为奥黛丽-赫本知道的。

    黑人妇女给双方台阶下了,她转移了话题,可是那两人还不肯罢休。

    其中戴着墨镜、蓄着大胡子的白人男子冷笑道:“我们不知道你们中国的东西很正常,我们又不靠你们中国生活,你呢?你可是生活在我们美国!既然你们中国历史悠久,你干嘛不回去?还赖在我们这里干嘛?”

    李杜耸耸肩道:“在这里赚你们的钱呀。”

    另外他看了眼两人的穿着,让时光飞虫飞过去,对墨镜、衣裤和手表、手机等物品进行时光逆转看了看。

    他只看这些东西生产之初的场景,所以很快就看完了。

    看过之后他笑了起来,指着大胡子说道:“你的墨镜什么品牌?”

    “奥克利,怎么了?”大胡子傲然道。

    这个墨镜品牌诞生于1975年,由美国著名时尚达人吉姆-简纳德创办,后来篮球巨星迈克尔-乔丹投资,以出产越野赛车的保护眼镜为主流,擅长运用高科技及智能来创作出高性能的时尚眼镜。

    李杜笑道:“哦,奥克利牌吗?这东西就是我们中国人生产的。”

    从逆转的时光来看,墨镜起初诞生于中国南方珠三角一座城市,是著名的山寨产品,后来被运到了洛杉矶进行销售。

    大胡子不屑道:“别给你们中国脸上贴光,谁都知道奥克利的生产线都在美国。”

    李杜点头道:“对,真品确实是美国出产的,但你是在洛杉矶的唐人街买的,这可不是真品,这是一件赝品。”

    “还有你手上的劳力士和苹果手机,这些不需要多说吧?”

    听他这么一说,大胡子顿时恼羞成怒:“胡说,我的眼镜是在专卖店买的,不,是我帮奥克利公司一位高管鉴定一座法兰西鎏金台灯时候他送我的。”

    真相如何他很清楚,所以他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而是举起手又说道:“你想多说什么?你想多说我这苹果手机也是赝品?”

    李杜摇头道:“不,它不是赝品,但它的生产线在我们中国宝岛,所以你用的东西跟我们中国有关。”

    另一个想说什么,李杜点了点他腰上的皮带笑道:“不错的爱马仕腰带,别惹我伙计,否则下一个要丢脸的就是你了。”

    那人不说话了,这腰带是最新款的爱马仕,但他不是从爱马仕的品牌店买的,在那里买太贵了,这皮带要一万多块,他是在唐人街买的。

    洛杉矶唐人街和旧金山唐人街有很多小商品市场,里面充斥着来自全球各地的山寨货,一些没什么钱但又追求时尚和面子的人很喜欢去里面淘宝。

    后台氛围有些沉闷了,黑人妇女笑道:“我们还是谈谈杜鲁门-卡波特先生吧,李先生,我们本次拍卖会的主题您清楚吧?”

    李杜无意跟这些人吵架,便借坡下驴道:“是的,窥视好莱坞最低调明星们的私生活。”

    黑人妇女继续笑道:“对,所以本次拍卖会会有一些好莱坞明星的用品或者是遗物,杜鲁门先生是著名作家,也是好莱坞著名编剧,他这件遗物是很珍贵的。”

    李杜迟疑道:“我不是质疑这件物品的珍贵性,只是这玩意儿用来拍卖,合适吗?”

    黑人妇女点头道:“我们得到了卡波特遗孀杰克-邓菲女士的许可,她希望我们将这件物品拍出,然后将所得捐献给一家专注过度用药危害调查的研究所。”

    “杜鲁门-卡波特先生就是因为过度用药而死于1984年,您想必不知道这点,我帮您解答。”大胡子插嘴道。

    “另外这件遗物确实很珍贵,它曾失窃过两回,第一次是1988年的一次万圣节派对上后来被秘密还回。另一次是卡森为卡波特戏剧举办的派对上,当时骨灰瓮也出席了,然后被小偷给盯上了。”爱马仕腰带的主人接着说道。

    黑人妇女又补充道:“今年这份骨灰还被百老汇邀请参加了戏剧《蒂芙尼早餐》开幕式之夜,它真是一件不错的艺术品,我们相信今天它能拍出不错的价格。”

    李杜默默点头,道:“好吧,是我多事了。”

    美国人真敢玩,既然人家愿意这么玩,那他在多嘴下去就是找事了。

    本来他没想着说这么多,李杜就是看到骨灰罐出现在拍卖会上觉得有些惊悚,主要是大胡子和爱马仕嘲笑他,他忍不住回怼。

    黑人妇女很好说话,依然在解释:“我们都知道,人们会觉得这有些失敬。但事实上,杜鲁门-卡波特先生本身就喜欢惊悚元素,他喜欢出名。如果他生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我确信他会大笑,然后说:‘这就是我会做的事情’,我们知道他毕竟是一位极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

    李杜表示明白,然后对照着拍卖会主办方提前发给他的拍卖清单来观看这些拍品,作为嘉宾,待会他要点评某些拍品。

    时空飞虫在这些拍品中飞过,它感兴趣的东西不多,显然里面含有的时光能量就不多,无法引起它的兴趣。

    其中有一座古董钟还不错,看年代得有二百来年,李杜刚从事仓储拍卖行业的时候得到过这样的古董钟,是路易十五时代的鎏金法国座钟。

    但这座钟保存不太好,李杜当时得到的是保存完好两座钟,每一座能卖出七万多块。

    这里的座钟保存不佳,价值大打折扣,对他来说没什么意思。

    他正浏览着其他东西,有人凑到了他身边道:“看到这里的拍卖品感到很吃惊是吧?确实,它们有些古怪,但这是洛杉矶,李先生,‘洛杉矶最古怪’,你要知道克里斯提拍卖行曾经拍卖过拿破仑的丁丁和威廉-夏特纳的肾结石,那就不会觉得那么奇怪了。”

    李杜看向他,对方是个跟他年纪相仿的青年。

    得到他的注意后,青年友好一笑,伸出手道:“您好,李先生,我叫比尔-肖思顿,很高兴认识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