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都市 -> 全金属弹壳 -> 捡宝王

骗局(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知道帕敢地区有多乱,里面龙蛇混杂、妖魔鬼怪遍布,如果可以,他不会提醒任何人,因为他不想招惹这些骗子身后的牛马蛇神。

    可李杜不行,李杜背后的实力更强大,他怕李杜被骗后追究他责任,说他没起到导游义务之类的话,然后找他麻烦。

    李杜不理睬他,摩挲着这块石头他笑道:“那这石头多少钱?”

    陆大有笑眯眯的伸出一个指头,李杜猜测道:“一万块?”

    听了这话陆大有大笑起来:“开玩笑了老乡,这石头一万块?您有多少我要多少!十万块,不带还价十万块,我保证你亏不了!”

    对于这块石头来说,李杜觉得十万块确实不算贵,里面翡翠的水头很不错,打造成镯子后会很漂亮。

    水头是翡翠行业里一个术语,也可以说是透光性,一般分为一到三分,一分的浑浊、三分的透明。

    但他确实不是翡翠行业的行家,估价不在行,翡翠定价不是简单靠水头,还要看种、看底等很多东西,定价不比钻石容易。

    他手里这个石头个头不大,如果打造成镯子,好了也就是两对,这种成色的镯子一对多少钱不好说。

    不过十万块对他来说不算多,这是他经手第一块毛料,多少有些纪念价值,于是他一琢磨就从包里抽出一沓绿油油的美钞递给了陆大有,道:“行,我买了。”

    看他这么痛快,陆大有有些吃惊,他说道:“你买了?你不怕我是骗子?或者你不需要找个行家好好看看?”

    李杜摇头道:“不用了,咱们聊的这么投机,世界上哪有那么多骗子?十万块,我买了。”

    听了这话,陆大有哈哈大笑:“好,小兄弟,很好,咱们南山汉子就是豪爽!那十万块成交,我保证你没吃亏!”

    这十万的单位是人民币,帕敢这里有两种流通货币,一是人民币二是美元,作为本土银行发行的洪元反而不吃香。

    看到李杜拿出一沓美钞,小茶馆里不少人的眼睛就亮了。

    很快又有人上来说道:“各位兄弟好,一起凑一桌?”

    陆大有看着这人道:“你想干嘛?”

    这人笑道:“开门见山不说虚话,行,那我直入主题。小兄弟是来买石头的是吧?我这边也有一块好石头,你看看?”

    李杜点点头,哥丹威时间给他使眼色,他快要急死了,这老板对付自己的时候挺精明的,可到了生意场上怎么这么蠢?

    中年人坐下,从背包里也拿出了一块矿石。

    同样,这块矿石也比较小,只有苹果大小,跟陆大有拿出的矿石差不多大。

    不一样的是,这块石头呈现漂亮的椭圆形,两头稍尖、皮色乌黑,一看就让人有种舒服的感觉。

    中年人抚摸着这块石头笑道:“怎么样,各位,看出来了吗?老帕敢的黑乌砂,绝对是个好宝贝。”

    老帕敢不是说的老的帕敢地区,而是一个场口,这是当地最有名气的场口,也是最有历史年限的场口,曾经出产过很多玉石。

    看着这块石头,李杜惊讶道:“现在还有黑乌砂?不是已经绝迹了吗?”

    中年人道:“大黑乌砂绝迹了,这种小家伙还是有的,很多人以前收藏起来的,现在行情好,就拿出来碰碰运气。”

    看着这块石头,陆大有从兜里掏出个小狼眼手电照了上去。

    雪白的灯光跟一把小刀似的照了进去,但灯光只穿透了石头皮,照出一层黑灰色,这层黑灰色中好像夹带着一些白雾,看上去有些意思。

    仔细看了一会,陆大有又换成放大镜来看这块石头,然后他仰头点了一滴眼药水,闭着眼睛说道:“兄弟,石头不错。”

    男子笑道:“肯定了,咱可不是骗子,你打听打听,我马拉年在帕敢行走多少年了,名声还是有一些的。”

    陆大有道:“那么,你现在手头缺钱?”

    男子一愣道:“啊?什么意思?”

    陆大有依然闭着眼睛,然后慢悠悠的说道:“既然你在帕敢行走多年打造出了好名声,那何必现在弄一块破石头来糊弄我们兄弟?”

    男子失笑道:“我哪里糊弄……”

    “这是黑乌砂?你欺负我们中国人没见识?我敢打赌,这是百分百的麻蒙乌砂!你看看行了,这乌砂黑中带灰,水底缠着白雾,唯一一点绿色还带蓝,这哪里是黑乌砂?”陆大有猛地睁开眼睛,颇有几分煞气。

    男子下意识往后仰了仰身,他皱起眉头道:“麻蒙乌砂?这不能呀……”

    陆大有冷笑两声看向李杜,道:“苏兄弟,你买石头可得做好功课,老帕敢矿山现在开采的深度已经达到20多米,采出来的翡翠砾石主要是黑色层,因为受到风化作用影响,现在产出的毛料跟以前已有很大区别,特点是外皮比较薄而且紧密,颜色上吧,主要是灰褐、灰黑,偶尔有些黑色腊壳,但那绝不是乌砂。”

    “哟,大陆,在这里装行家呢?”茶馆门口响起个玩世不恭的声音。

    “老帕敢怎么就不见黑乌砂了?现在挖到第五层,但第四层就是前两年的事,第四层的时候有的是黑乌砂皮,产出了多少豆绿、瓜绿、皮下绿和油青绿?”这人继续说道。

    李杜打量走进来的人,大概四十来岁,穿着花里胡哨,戴着个大蛤蟆镜,走起路来摇摇晃晃,整个人看起来吊儿郎当。

    陆大有冷眼看着他道:“哟,倒爷,您来了?是,我承认,老帕敢偶尔会有水头好的满绿高翠或团块状高翠帝王绿出来。可咱明人不说暗话,四层老帕敢的种的变化有多大你清楚吧?”

    倒爷刚要说话,陆大有不给他机会,继续说道:“它变化太多,从豆种一直到玻璃种都有,也会有变种,玉质有的细腻但有的粗糙的跟你麻麻花岗岩似的,买四层黑乌砂就是赌命,谁会玩这个?”

    男子马拉年听了他的话忍不住点头,道:“这位兄弟是行家,确实,老帕敢现在出产的黑乌砂没有好东西。”

    倒爷大笑:“哈哈,然后你们麻蒙、大马坎就有好东西了?俩骗子,睁眼说瞎话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