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都市 -> 全金属弹壳 -> 捡宝王

翁巴利(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听大毛的话,表情憨厚的摊贩顿时变了脸色,他从背后抽出一根钢钎就要打大毛,嘴里用洪语嘀哩咕噜的厉声说了起来。

    六子拦住他道:“干嘛?干嘛?你的料不好,还不准我们伙计说出来?”

    然后他又瞪了大毛一眼:“草拟吗,管住你这张贱嘴,你咋这么欠揍?在踏马这地方乱说什么?”

    大毛一脸委屈:“六爷,我是顾问,我必须得把我的判断告诉你们呀。”

    六子怒气冲冲的说道:“那也别说这么大声,咱们自己知道就行了!”

    赌石的重点在一个‘赌’字上面,它具有神秘性,一块石头到底什么价值,没有打磨开之前谁也不知道。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样,一千个赌石人对一块石头就有一千种判断一千种价钱,这个行业最忌不看好石头的人乱说,会影响其他人的判断,进而影响石头的价格。

    不过,自己人之间沟通没问题,所以六子骂过大毛后又看向摊贩:“咋了,你挺霸道呀,我们自己人之间交流有意见?”

    摊贩一愣,改用汉语说道:“你闷跟着个王八蛋是字迹人?塔是个傻的呀,你闷听塔的?哈哈!”

    这种僵硬的汉语听起来最费劲,六子用洪语跟他交流,然后回头对李杜说道:“这孙子最近两天挨个摊位看,嘴里没几句好话,摊贩们认识他了,觉得他是个煞笔所以没打他。”

    说到这里,他指着大毛道:“你走运了,玛德,要不是大家觉得你是个煞笔,早踏马将你给剁了!”

    大毛气道:“我说的是真的,你看这款料子,是,它是黑乌砂,可黑乌砂就肯定出料?这样的话还赌什么?大家都买黑乌砂得了!”

    “过来看,这是什么黑乌砂?皮上有油对吧?这说明经过很多道手了,经手人都对它没信心,所以看过摸过后却不开。再看皮色,是,黑的,可它不够黑……”

    “这上面有蟒带呀。”钟大炮拍拍石头说道。

    大毛冷笑道:“这叫蟒带?炮爷,这叫蟒皮!大蟒脱皮去,留下一条皮挂在这里而已,真身早不见啦!”

    听了他的话,李杜笑道:“有点意思,你说,这块石头什么情况?”

    “一块黑石头,八十块钱买了可以去赚个热闹。”大毛笃定的说道。

    钟大炮和六子看向李杜,李杜没有评价,而是问道:“你以前干嘛的?为什么懂这么多玉石的资料?”

    提到这个话题,大毛情绪有些低沉:“我是瑞丽最大的玉石店飞凤凰的员工,不信你们去查我背景。我爷爷是玉石行业的专家,在滇南大学做教授,我爸爸和我二叔则给人做采石顾问,所以我从小就接触这些东西。”

    六子纳闷道:“哟,名家后代啊,那你跑来这里干嘛?还不带钱,跑来找刺激?”

    大毛的眼睛有些红了:“妈个比,我爸爸、二叔给人杀了!”

    这话像一个响雷,众人吃惊:“什么?”

    大毛咬着牙道:“草他吗的,我爸他们,在一台车里被卡车撞了,里面人都死了。我爷爷知道后伤心,然后高血压发作导致脑溢血,也踏马死了,我料理了他们后事,就来查这件事!”

    李杜道:“这或许是车祸吧?”

    大毛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你信?卡车撞了面包车之后,不但没有减速还一直踩油门往前撞直到撞垮了一面墙!”

    “我知道我爸他们被谋杀的,我一定要查出凶手弄死他。”大毛这一刻表情前所未有的阴狠,“我查过了,他们最后一趟行程来了龙肯,然后回去就出了这件事,肯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我要调查这件事!”

    六子说道:“生死是常事,你要是继续调查,真有什么猫腻你也会死的!”

    大毛满不在乎的说道:“我要是怕死我就老老实实待在国内当职员找媳妇生孩子过日子了,来之前我给自己买好了墓地,也找了伙计,要我死了就埋进去。”

    听到他这么说,六子猛地拍他肩膀:“草,小子,你是条汉子,我老六之前冒犯了,多有得罪!”

    大毛擦了擦眼睛,若无其事的说道:“没事,虽然你老喜欢打人,但我知道你们是好人,我这双眼睛不光会看石头,还会看人。”

    六子大笑:“哟呵,你小子蹭着鼻子上脸啦。”

    李杜道:“好了,不提这个,先买石头,走,继续看。”

    钟大炮用眼睛示意了一下这块黑乌砂道:“那么?”

    李杜道:“大毛说的一点没错。”

    他们继续往前走,大毛招手道:“跟我来,我看好一块料子,它应该还没有卖掉,买了不亏。”

    钟大炮一边走一边问道:“什么料子?”

    “翁巴利。”

    钟大炮砸了砸嘴道:“翁巴利的料子呀?这种料子不好出,都说它皮壳薄、出肉多,但是据我所知,它很难出货,出了点货那水头也不好,十切九垮!”

    大毛道:“那是你们不懂,实话说吧,新厂区最近两年出的冰种飘蓝花的料子,几乎都来自翁巴利!”

    翁巴利是个场区,地方位于新场区西北,靠近老场口的位置。这里出的翡翠原石皮壳薄、石纹明显,很少有粗砂皮壳,它们一般是沙细夹泥,沙感并不明显,因为名气小,外界喜欢赌它的人很少。

    在大毛带领下,他们去了一个大摊位前,这里有很多石头。

    这些石头的皮色黄中偏红,上面有一条条花纹,正是翁巴利出的石料。

    摊主显然认识大毛,看到他到来就翻了个白眼道:“请你吃过一个盒饭了,玛德,你小子赖上我了是吧?”

    大毛笑嘻嘻的说道:“平哥,给你带生意来了,咱们滇南老乡讲究滴水之恩泉涌相报,我现在来报恩了!”

    摊主狐疑的看向李杜等人,钟大炮道:“喂,伙计刚来这里?”

    “是啊,你怎么知道?”

    六子大咧咧的说道:“你要不是菜鸟,就应该认得我们。”

    到了摊位前,大毛不废话,他直接抱过一块十多公斤的石料,道:“看这个,黄白沙皮,皮壳很薄,有白色蟒带和灰色蟒带,说明真蟒还没有抽身升天,被困在里面呢,这块料值得一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