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都市 -> 全金属弹壳 -> 捡宝王

行家(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说的蟒带不是带状而是斑块状,有白色和灰色两种。

    所谓蟒带,就是在翡翠原石的皮壳上出现了和其他地方不一样的条、块状物,甚至会缠绕着大半个翡翠原石,有的是呈沙粒排列,有的像蟒蛇、绳索的条形,行话就叫做蟒、索、蟒带。

    这个特点让石头看起来有点丑,但却是判别翡翠原石里面有没有种、水、色的重要标志。

    一般来说,翡翠原石内部绿色的地方,或者种很老的地方凸出来会形成蟒带,所以它是很珍贵的。

    钟大炮狐疑的说道:“靠,就靠这个就敢赌?你小子秀逗了吧?”

    他们在这方面吃过很多亏,以前两人就根据一些人总结的经验来买石头,结果一买一个垮。

    谈起石头的时候,大毛自信又善谈:“你看,这里有白蟒,当然白石头也会有白蟒,很难辩认。但你们要信我的眼睛,这就是一条蟒,而且这里出现了灰色,更证明了下面藏着蟒!”

    “我爷爷教导过我,此类蟒中,蟒呈灰白色的最佳,特别是这种像鼻涕一样的,赌涨的把握很大。”

    “可惜这蟒上没有松花,要是有的话,我就敢断定下面绝对有玉!相信我吧,以前老帕敢场口的石头只要有蟒就可以赌,如果是老帕敢的黑乌沙,有筋一样的蟒也可以赌!”

    听着大毛的话,钟大炮道:“是啊,你说了老帕敢场口的可以赌,但这是翁巴利的料子呀。”

    “翁巴利这个场口就在老帕敢所属的老场区边缘,双方有些地方纠缠在一起说不清的。”大毛道,“这块可以一试!”

    听他这么自信,钟大炮看向李杜。

    李杜一直蹲着看这块石头,他点头道:“多少钱?”

    老板一听精神一振,翁巴利的料子在市场上不抢手,所以他这边生意糟糕,一直没怎么开张。

    听到李杜问价,他立马说道:“一百五十万。”

    大毛点头道:“这价格很低廉了可以说,在瑞丽至少要卖五百一十万,甚至要上千万!”

    六子忍不住又要揍他:“尼玛的到底会不会说话啊?你到底是哪边的人?”

    李杜招手道:“给钱,这块买了。”

    大毛道:“还有几块……”

    不等他说完,李杜又指着摊位上一些石头道:“这块、这块、这块,还有那块,还有那边几块,一起买了。”

    老板乐疯了,问道:“真的?卧槽老乡,我错怪你了啊,你真给我带来贵人了。”

    大毛得意起来,道:“那是!”

    老板道:“待会请你吃两份盒饭。”

    “去你的,我要红包,谁要盒饭?”大毛郁闷道。

    李杜一下子买走十二块石头,合起来是七百五十万人民币。

    他将卡递给老板,老板嘿嘿笑道:“不走公行?你们信得过我呀?”

    钟大炮笑道:“不是信得过你,是信得过我们自己,你要在卡上动手脚,我就要你的手脚!”

    老板赶紧说道:“不敢不敢,我是正经来混饭吃的。”

    划卡之后,这些石头就归李杜他们了。

    钟大炮期盼的说道:“咱们去切着看看?”

    李杜摇头:“不着急,先不切,继续逛,继续买。”

    他必须得继续买,得让这些石头混乱起来,否则那几块里面有好种翡翠的石头他就没法藏起来了,他得浑水摸鱼。

    老板给大毛包了个红包,鼓鼓囊囊很过瘾。

    大毛乐滋滋的收下,走到另一个摊位的时候他打开一看气尿了,里面都是十块钱,虽然有厚厚一沓,其实也就千八百块,没多少。

    “这他么吝啬鬼。”大毛怒道。

    李杜道:“这次石头切出来,我给你包个十万的红包。”

    大毛顿时喜出望外:“真假?”

    钟大炮也问:“真假?”

    李杜道:“大毛兄弟有真本事,以后他买的石头开出来翡翠,从我这里拿五个点分给他。”

    钟大炮顿时精神大振,道:“看我的吧。”

    李杜压住他道:“别着急,你性子还有待磨练,太过草率不够稳重,这在玉石行业是大忌,你要是不改这个性子,以后迟早吃亏。”

    大毛苦笑道:“我爷爷也这么说我来着。”

    李杜道:“好了,咱们继续看、继续买,龙肯市场好料子不少。”

    一晚上前前后后,他们总共买了五六十块料子。

    这看起来很多,其实花钱不多,因为他们买的大多数是小山料或者别人不看好的料子,价格比较低,总共花费了两千万多一些。

    逛到午夜,李杜停手,带着其他人去公行切石头。

    这时候夜市差不多要散了,所以来切石头的人很多,纷纷攘攘,争端不断。

    和之前李杜看过的一样,一刀穷一刀富,一刀来命一刀丢命,不断有人欢呼着跑去放鞭炮庆祝,也不断有人惨叫着嚎啕大哭。

    轮到他们了,保镖们将一个个竹筐放下,后面排队的人一看他们带来这么多石头顿时郁闷,这意味着他们在这里排队没用了,就去换队。

    有人心里不忿,上来说道:“哟,这不是炮爷和六爷吗?你们又来送钱了?”

    说着,他往竹筐里看了一眼,撇嘴道:“哟哟哟,炮爷你们这是抢劫银行了?这些石头不少钱吧?”

    不等别人开口,他又继续说道:“嘿,不对,你们没胆子抢银行,那买石头的钱哪里来的?哦,这不是买来的,是你们捡来的吧?捡来的石头别在这里切,多浪费大伙时间,对不对?”

    有人跟着起哄:

    “对啊,一堆烂石头!”“就是就是,玛德老子这块石头两百万呢,急着切开看。”“行了闭嘴吧各位,炮爷要面子的人,能不知道怎么做?”

    钟大炮气的牙根发痒,对那人道:“老花,你少踏马在这里胡咧咧,滚一边去,今天看炮爷出水出绿!”

    老花大笑道:“哎呀炮爷,你就是会说笑话,我一听没听到这么好笑的话,你炮爷也能出水出绿?不是有算命的给你说过了吗?你啊,就没这么个命!”

    大毛看了看他身边的一块石头道:“在龙肯买莫西沙?老哥,是你没那么个命,你这石头是真在垃圾场捡回来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