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都市 -> 全金属弹壳 -> 捡宝王

碰瓷(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马坎市场上也有不少好东西,但李杜看不上它们的价值。

    这里的碎石料太多,里面即使藏着翡翠也是小块玉石,价值顶多卖个几万美元,对李杜来说不值当耗费力气。

    大毛却对这些东西视之如珍宝,他跟大妈大婶们进入夜市一样,每个摊子都要驻足良久,翻来覆去看个不停,绞尽脑汁来捡漏淘宝。

    李杜跟着看了一会,他在考察大毛的本事。

    大毛在赌石方面本身就有天赋,从小家庭的耳濡目染、长辈的言传身教,加上后来工作了接触的多自己又喜欢琢磨,综合起来铸就了他一身本领。

    他在挑选碎石方面尤其有水平,可能和他之前工作有关,他以前在瑞丽接触的石头更多就是小石头。

    李杜看了一会觉得心里有底了,就说道:“你们在这里挑吧,我自己去逛着看看。”

    他在街上溜达着,没过一会将场口街道逛遍了。

    回过身来他准备仔细看看,结果这一转身撞到了人,一个老太太惊呼一声倒退着飞了一米远,一下子摔倒在地。

    李杜懵了,靠,这是碰瓷吧?自己转身动作很轻,就是回了个身而已,他都没感觉自己碰到了老太太,没想到对方竟然飞出这么远。

    这让很无语,拜托,他是个人不是一台车,别说没碰到,就是碰到也不可能将人撞出这么远!

    老太太侧躺在地上唉声叹气,因为她是用洪语说的,李杜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就能听到她在哎哟哎呦的惨叫。

    周围的人群顿时清空,人们隔着几步远看热闹。

    两边摊位上有人出来赶紧扶起老太太,结果一碰老太太哀嚎的更厉害。

    李杜问道:“您没事吧?”

    一个大汉抬起头凶神恶煞一样吼道:“泥装到的任?”

    李杜道:“我没撞到人,我就一回身……”

    老太太哆哆嗦嗦的举起手想擦擦脸,结果一举起手傻眼了,她瞪大眼睛看着手腕,然后赶紧挣扎着挪开身体,在她身体下面,两瓣手镯露出。

    手镯色泽很好,质地纯净、绿中透亮,表面散发着温婉水润的光芒,一看就是上好玻璃种名翡翠雕琢而成。

    这样的镯子价值很高,放到卖场里至少千万人民币起价。

    看着这个摔坏的镯子,老太太伤心的哭嚎了起来。

    大汉站起身气势汹汹的指着李杜道:“啊呀,泥热火了……”

    旁边的青年说道:“二哥,我来说,我汉语讲的棒!”

    他转头看向李杜道:“中国人?”

    李杜道:“对。”

    青年怒道:“你走路不长眼呀?怎么走的?怎么会撞到人?而且还把人家的镯子摔碎了,说吧,这怎么办?”

    事到如今,李杜能不知道是什么事?他遇上碰瓷的了,对方这是要讹诈他呢。

    他苦笑道:“哥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说怎么办?”

    这时候继续争辩没有意义,对方就是来碰瓷的,才不会跟他讲道理。

    青年说道:“算你识相啊,你撞到人又撞到了镯子,撞到人赔医药费,老人家身体虚弱,指不定还会有什么后遗症,所以赔一百万吧。镯子呢,这个镯子我具体不知道多少钱,不过你最好准备一千万左右……”

    凶狠男人吼道:“停到来煤油?钱!醒不醒?!”

    李杜无奈的笑道:“行,一共一千一百万是吧?我赔钱,镯子得给我吧?”

    见他就这么服软,凶狠男人和青年都有些诧异,他们贪心不足,青年以为碰到钱多人傻的软柿子,就说道:“先准备一千一百万,你不能走,后面还得协商呢。”

    李杜道:“我现在身上没那么多钱,得让我朋友过来送钱,或者我去找他们拿钱。”

    青年指着他说道:“别耍花招,让你朋友过来拿钱,你人就在这里,休想离开!”

    李杜打了个电话,钟大炮等人已经发现了这里的冲突,毕竟街道不长。

    他们走来,走在前面的大毛问道:“李少爷,怎么回事?”

    李杜道:“谁有一千一百万洪元?给我一下。”

    哥斯拉从兜里掏出一沓现金道:“美元行吗?”

    这是他前几天在龙肯公行参赌时候赢的,李杜帮所有保镖一人下了十万人民币的筹码,最后各自赢了五十万。

    一千一百万洪元大概是八千多美元,李杜没有数,拿了一沓递给青年道:“这是一万美元,一千四百多万洪元了。多了的算营养费吧,不用找了,给我镯子。”

    “什么?”青年下意识的说道,然后他反应过来,顿时勃然大怒,“贱货,戏弄爷爷呢?我说的是人民币!一千一百万人民币!没钱你就等着留在这里挖矿赔吧!”

    钟大炮从后面走上来,悠悠道:“一千一百万人民币?干什么?买命呀?”

    青年看到钟大炮和六子,脸上露出忌惮的表情,他说道:“咳咳,炮爷、六爷?这件事你们别插手,虽然是中国人的事,但中国人多了,所以,还请两位高抬贵手……”

    六子怒道:“中国人的事都是我们的事,我们是同胞,而且,玛德,这李少爷是我和炮爷的贵宾,你踏马什么意思?!”

    他的语气很恶劣,青年听了后心里不舒服,说道:“六爷,这是大马坎,不是你们华人村,你们别太嚣张呀,也别欺人太甚。”

    六子上来要推搡青年,厉声道:“老子欺人太甚?是谁欺人太甚?玛德,你们这些"biao zi"欺负我们的贵宾,是谁嚣张呀?”

    青年后退,李杜介入其中,说道:“算了算了,看来大家是熟人,这件事就揭过去吧,六爷炮爷,咱们走。”

    要是按他脾气,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结束,他一定让对方吃些苦头才行。

    但现在不是在中国或者美国,而是在帕敢,在人家的地头上还是低调点比较好,出门靠朋友,即使没朋友也不能四处树敌。

    钟大炮吐了口唾沫,指着青年道:“你们好运气,碰到我们的贵宾脾气好,否则今天一定给你们一些苦头吃!”

    他又对李杜说道:“李少爷,这些人就该让他们吃苦头,他们专门欺负中国人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