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都市 -> 全金属弹壳 -> 捡宝王

天赋(5/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毛是赌石行业的行家,他和李杜接触过之后,对李杜非常钦佩,很清楚对方虽然总是不动声色,其实人家才是真正的高手,比自己厉害多了。

    这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有时候切石,他几次找不到玉石所在,李杜画一条线就能直抵玉石本体所在。

    再比如有几块石头大毛拿不定主意,李杜看后执意买下,后来一切果然切涨。

    所以被李杜一质疑,他就有点拿捏不准了,嘟囔道:“那个,应该是吧,我觉得是,反正我看它百分之七八十是水沫子,不值得冒险。”

    李杜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大毛掏出放大镜照上去,道:“大佬你知道,水沫子它是钠长石组成,没有翠性,倒是有石脑、石棉。你看这块石头,特别是往里看,它就没有那种让人一看就舒服的翠性。”

    钟大炮和六子凑上去瞪大眼睛使劲看,然后钟大炮问道:“六子,你看到了没有?”

    六子愣愣的问道:“看到什么?”

    “翠性!”

    六子笃定的说道:“没看到,这石头确实没有翠性。”

    说着他摸向石头切开一面,道:“这玩意儿死气沉沉,哪有玉的灵性?”

    大毛无奈的看着他道:“别捣乱,六爷,外面这层确实是翡翠,就是种水有些差。我说的是透过这层翡翠继续往里看,里面的东西没有翠性。”

    六子尴尬了,摸着后脑勺道:“你踏马有透视眼?你还能看穿外面的玉层看到里面?”

    大毛道:“能看到一点呀,就那一点来感觉,这个靠感觉的。”

    李杜推开钟大炮和六子道:“你俩能看出来就有鬼了,大毛,继续说。”

    大毛又用手电敲了敲石头,说道:“听出来了吧?声音不够脆,有点发闷,但声音有断层,说明里面不是一样的,里面确实有质地不同的石头,却不是翡翠,因为大块翡翠的敲击声很脆。”

    钟大炮和六子吞了口唾沫,讷讷道:“妈了个八字,老子怎么什么也听不出来?”

    李杜也听不出来,这东西全靠天赋,只能说大毛基因优良,天生适合吃这碗饭。

    大毛用手电照射石头切开出玉的一面,继续道:“我记得水沫子的折射率是1.52左右,而翡翠的是1.66,水沫子的折射率比较低,用强光一照,就能感觉它的亮度不大够……”

    钟大炮搓搓眼睛死死盯着石头,然后沮丧的说道:“玛德,看不出来呀。”

    李杜拍拍大毛的肩膀道:“行了,看下面的,这块确实是水沫子,你看的很准。”

    另一边交易结束了,老廖付钱,刀坤将石头交给他。

    私盘同样提供切石服务,老板们很欢迎顾客在这里切开石头,因为他们这里的石头都是专家们精挑细选后觉得价值足够大才留下的,大概率会切涨。

    之所以有‘不知场口不赌石’的说法,就是因为人们赌石的时候得知道,这个场口出过什么好石头、什么时候出的、出的具体是什么、有什么特征,然后以此为依据来购买石头。

    私盘因为容易切涨,故而这里的结果很受顾客们关注。

    小楼门口就有磨石机,老廖等人将石头抱过去,然后在石头上贴了红纸参拜后,掌刀师傅上前开始动工。

    李杜没有出去,继续在里面挑选石头,钟大炮和六子则出去观摩了,大毛摇头道:“出去干啥?里面个大水沫子,结果出来了,去看热闹呀?”

    逐渐的,外面响起喊叫声:

    “哎哟,切涨了切涨了,水头真好……”

    “操蛋哦,这踏马是一层玉皮,太薄了,打磨佛牌和戒面吧,别的没用。”

    “嘿,继续切继续切,下面出水了,好水!好水啊!”

    “准备放炮,真好运气,老廖恭喜恭喜,你又碰上一块宝石啊!”

    “哈哈,多谢各位捧场,有一个算一个,大家都有红包,待会去一起吃茶,不要客气……”

    “哎哎哎,不对不对不对,这这这水头不对头啊,往里切看看。嗨,倒霉啊,水沫子!”

    “真的是水沫子呀。”

    “卧槽,倒霉,白欢喜一场,原来是水沫子。”

    几声绝望的惨叫响起:“不可能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水沫子?!”

    就此,尘埃落定,结果证明大毛没看走眼。

    李杜发现自己小看这家伙了,他有时空飞虫的帮助所以可以看到石头内部,大毛却全靠一双眼睛和经验,之前大毛展现出来的本领比自己差,所以他没多想。

    现在来看,大毛太厉害了,多少赌石老手都比不上他一眼,由此可知随着他经验增加、能力进一步锻炼,将来必然将变得更厉害!

    九块料子,除了两块是水沫子,剩下的七块里面全有翡翠,只能怨老廖一行人运气不好。

    李杜准备买下这些料子,结果他一问价吓一跳:

    “这块一千八百万。”

    “哦,这是我们镇店之宝,四千万卖给你了!”

    “好眼光呀弟兄,你看多漂亮的青蜡壳水翻砂,讨个吉利,八百八十八万卖给你了……”

    听着报价,李杜对钟大炮说道:“这里的场口老板真有钱啊,他们身价都上亿呀?”

    钟大炮道:“那肯定了,你以为呢?能掌控一个场口,没有个几亿身价哪能做得到?”

    六子补充道:“刀坤还是不行的,他这个场口挖的差不多了,你去新场区看,哼,这些老板都有几十亿身价的!全洪沙瓦底,最有钱的一拨人都在这里!”

    这些石头会切出玉来,可是玉石值不值那么多钱就不好说了,所以赌石就是靠赌,在最终定价出来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谨慎起见,李杜选了八百八十八万的一块,钟大炮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以另一个吉利数字六百六十六万成交。

    买到石头就是切,大毛在上面画了一道线,掌刀师傅给开了天窗,然后有人探头往上一看叫道:“哎呀切涨啦,真漂亮的绿呀!”

    接下来是细致的打磨,一番功夫下去,翡翠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露了出来。

    至此,它已经身价大涨,围观的人已经开始问价:

    “兄弟卖不?一千五百万?”“再来一刀,还是有绿我给你两千万!”“顺着这里切,再出绿我给两千五百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