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都市 -> 全金属弹壳 -> 捡宝王

来了一群人(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翡翠很值钱,翡翠矿代表的金钱价值更是恐怖,但李杜无意开发这座矿场,他说的是实话,他只想在这里找一样东西。

    李杜很清楚,即使他真的发现一座翡翠矿,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洪沙瓦底政府才是最大的翡翠矿掌控者,如果出现一座新矿场,他们肯定会想尽办法来夺走控制权。

    即使洪沙瓦底政府不出手,也轮不到李杜,因为他没有洪沙瓦底的国籍,没有资格开矿。

    或许他可以找个当地人做代理人,可这样不可靠,翡翠矿牵涉的利益链太长了,一般人做不了代理人、控制不了这座矿场,而非同一般的人可以控制矿场,可李杜又控制不了这样的人。

    再者,他已经够有钱了,他拥有的宝石矿也够多了。

    翡翠矿的存在是鸡肋,它可以帮李杜赚到很多钱,可钱对他来说只是数字罢了;反而它所代表的麻烦,让李杜更难以应付。

    而这座翡翠矿储量很高,代表它就是一块很大的鸡肋,李杜确实不想将这座矿场暴露。

    特别是矿场一旦暴露,整个雾窟镇恐怕都要因此而被毁灭,他还没有那么自私到为了赚钱就去毁坏人家家乡的地步。

    貌觉新对他的话不置可否,他笑道:“这样就好,不过你想多了,你在山上找玉石怎么会危害到我们镇子?”

    他想了想,补充道:“你不会打算砍掉很多树木?如果没有了树林固定山石和土壤,以后下暴雨形成泥石流,确实会危害我们镇子。”

    李杜失笑道:“怎么可能?我这么做可是违法的。”

    貌觉新点点头道:“嗯,我开玩笑,我相信李老板不会做的这么过分。其实说真的,李老板,这山上没有玉石的,你在这里就是浪费时间。”

    李杜道:“我明白,请你相信我,镇长,我不是为了寻找玉石矿,我是为了另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方便说出来吗?”

    面对貌觉新好奇的目光,李杜苦笑一声道:“抱歉,我不是很方便说出来。”

    貌觉新点点头,又问道:“你刚才说需要我帮忙?什么事要我帮忙?”

    李杜借此转移了话题,将司机列的清单递给他道:“我们需要点东西,不知道镇长能不能帮忙买到?”

    貌觉新看了看,说道:“哦,这些呀,没问题,最晚明天我给你送过来。”

    李杜大喜,道:“那太感谢了。”

    貌觉新笑着挥挥手,然后背着双手又在山上溜达了起来。

    凝视着他的背影,狼哥皱起眉头道:“我觉得镇长今天有点怪。”

    “哪里怪了?”李杜失笑道,“我怎么没发现?”

    狼哥道:“他是直奔我们来的,目的就是来找我们,对?”

    “对。”

    狼哥又道:“那么问题来了,他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我们一直很好的保护自己的行踪了?”

    李杜道:“可能是他问了杜恩海或者谁,又不是没人知道我们在这里。”

    狼哥摇头道:“他没有问杜恩海,杜恩海拿到十万美元后已经去帕敢了,他没有继续留在镇上。”

    李杜说道:“很简单,打个电话不就得了?”

    狼哥没有再说话,过了良久他又重复道:“我觉得镇长有点怪。”

    机械表没有修好不能使用,李杜要继续挖矿坑,就得靠铁镐、液压锤之类的工具,这样得消耗大量人力物力。

    他提前联系好的挖掘机等大型工具没法使用,矿坑太窄了,车子开不进去,除非他像帕敢那样大规模挖开矿山,否则这些工具派不上用场。

    下午的时候,李杜坐在一块干净的石头上喝着啤酒吃炸鸡,镇上的肉副食品味道很好,当地农户养殖鸡鸭鱼羊都是放养的方式,没有使用饲料,所以禽畜的肉香味十足。

    随着工业化养殖方式席卷全球,吃到这样原始的美味可就有难度了,李杜觉得现在吃的东西缺少味。

    比如鸡肉,倒是厚实,可是没有鸡油独特的香味,炖的汤也不好喝。再比如他老家的馒头,现在种植的小麦产量是高,可没有原始的麦香味了。

    简而言之就是,这里的鸡肉有鸡肉味,这里的米饭有米香味。

    他正吃的开心,对讲机响起值班的小马克洛夫的声音:“老板,有人来了,来的人不少,大概二十多人。”

    李杜放下鸡块吮了吮手指,问道:“都是什么人?像不像来找麻烦的?确定是冲我们来的吗?”

    小马克洛夫道:“肯定,他们已经进入树林里了,有老人、孩子和妇女,他们的打扮很古怪……”

    不多会,随着杂乱的脚步声,一群人从树林里穿了出来。

    李杜看向他们,看到了小马克洛夫口中古怪的打扮。

    来人不管男人女人还是老人孩子,都穿着白布袍子,此外他们的鞋面上缝着白布、头上系着白布,这打扮让李杜联想到了家乡的丧衣。

    二十多人出现后便找到了李杜,有人用并不熟练的汉语问道:“你是这里的老板?”

    李杜道:“是的,你们是?”

    听到他的话,妇女们忽然就嚎啕大哭起来,她们用洪语哭诉着什么,因为语调快和带哭腔,李杜听不太懂,一时之间有些茫然。

    妇女们一哭,孩子们也跟着哭了起来,一些老人则指着他破口大骂,现场秩序顿时大乱。

    马克洛夫兄弟赶了过来,其他保镖怕出事也迅速赶到李杜身边。

    结果他们一来更热闹了,几个妇女直接坐在地上捶着石头大哭起来,而本来在哭的孩子则在地上打起滚来。

    “这踏马是怎么回事?”小马克洛夫目瞪口呆。

    李杜赶紧去拉起几个孩子,道:“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别在这里打滚,你们要是滚下山怎么办?”

    老人上来甩开他的手拉走孩子,愤怒的说道:“别猫哭耗子假慈悲,我们的孩子不需要你的同情,你这个头顶流脓的坏种,你真是太可恶了!”

    李杜哭笑不得,道:“我怎么了?我干了什么让你们这样恨我?”

    老人指着矿坑喊道:“你是不是打算在这里开工动土?是不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