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都市 -> 全金属弹壳 -> 捡宝王

疯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content>

    车队快速行驶,这次更快的抵达了果香镇。

    他们到了镇,又有很多人出来围观,李杜很能体会他们的心情,一年到头待在个狭小区域,生活按部班、无惊无喜,看到陌生人后着实很兴奋。

    不用等到去见酒保,他们途被人拦下,有人指着镇子另一端笑道:“你们来找那个疯子的吗?”

    李杜道:“是的,他在哪里?”

    在他们离开镇子当天,晚时候街头出现了一个疯子,这个疯子跟他们要找的史蒂夫一行似乎有关系。

    那人笑道:“他被带走了,被带去丘吉尔港警察局。”

    丘吉尔港是李杜他们来的时候飞机降落地,算是这片区域最大的城市,其实也是个小城。

    显然,镇的人认不出疯汉的身份,警察联系了更高一级的警察局。

    李杜一听想要骂娘,酒保看到车队了,匆忙跑过来:“喂,伙计,我间电话没说完你被你挂掉了……”

    “雪特,你不把话说完?!”李杜郁闷。

    酒保道:“你先来镇也好,我拍了照片,你看看这是不是你要找的人?或许他不是呢?哪有那么巧的,对吧?不过他穿的衣服跟你要找的伙计穿的衣服还真像。”

    一边说着,他一边拿出一个老式手机。

    手机有照片,李杜快速接过来一看,眼神顿时凝滞了:这是个熟人,这是史蒂夫一个贴身保镖,他们在西伯利亚并肩作战过。

    让他惊呆的是,他身穿着一件绿色冲锋衣,这件冲锋衣崭新,和他们昨天晚救下那爱斯基摩少年身穿的一样!

    一个普通酒保都知道通过外衣找出两个人的联系,可他竟然不知道!

    他和少年在一起相处了那么久,竟然没有注意到少年穿的绿色冲锋衣和史蒂夫照片穿的一样!

    这照片是埃尔森给他的新照,因为太熟悉了,他下意识忽略了史蒂夫身的冲锋衣,他犯了个大错!

    狼哥也注意到这点,惊讶道:“那个少年?”

    李杜深吸一口气道:“先去找史蒂夫的保镖,该死的,我太疏忽了!”

    从丘吉尔港到果香镇只有一条公路,而且公路不是全程沥青路,路况不佳,警方通过陆地来到果香镇,他们离开不久,追不难。

    李杜直接换了直升机,这下子追起来快了,直升机火急火燎,升空仅仅半个小时,他们看到了两辆警车出现在公路。

    大伊万在前方路面勉强降落了直升机,警车开到后看到直升机阻路,还以为碰到什么人了,下车警察小心翼翼,直接举起了枪。

    李杜举起手道:“别误会,警官,我们是老实人,我们是来见朋友的,你们车里的那位先生,他是我们朋友……”

    “站住,你们都站住,把手放到我能看到的地方!”警察打断他的话,“然后你一个人走过来。”

    李杜走过去,伸手要掏东西,一个警察紧张的叫道:“你要干嘛?”

    见此李杜赶紧又举起手:“我拿手机,里面有我和这伙计的合影,我想证明我们的身份。”

    警察道:“不必了,你直接看看他吧,一个疯子,又不是重刑犯或者什么人,我不怀疑你们的关系。”

    李杜道谢,他拉开车门,一个大汉顿时从后座冲了出来。

    两个警察赶紧阻拦,道:“他有时候会发狂,该死的!拦下他!”

    李杜拉住大汉叫道:“喂,特,是我,是我,是我!你怎么出现在这里?史蒂夫呢?你们老板史蒂夫呢?”

    大汉穿着破破烂烂,身冲锋衣几乎褴褛,又脏又破。不过它的脏不是沾染了泥土,而是有血有油渍,不知道他在什么样的环境待过,竟然将衣服折腾成这样。

    听着李杜的话,大汉毫无反应,他拖着李杜踉跄的走了几步,然后一下子坐在了地双手捂住脸,用满是哭腔的声音道:“死了,都死了,全都死了,还是都死了!我做不到!我不行,我不行呀……”

    这没头没脑的话让李杜遍体生寒:“什么死了?特,你看着我,史蒂夫呢?”

    大汉用嘶哑的嗓音继续念叨:“呜呜,都死了,史蒂夫?史蒂夫不能说!对,不能说!长官,不能说!不能说!”

    狼哥等人也慢慢靠近了,看着大汉的样子,他蹲下身伸出手指在他面前摇了摇,又做了其他动作来测试大汉的精神状况。

    一个警察问道:“喂,你们认识这家伙吗?如果你们是朋友,你们把他带走吧,不过我得看看你们的证件。”

    李杜把自己的护照递给他,问道:“你们见到他的时候,他这样子了吗?”

    旁边的警察说道:“这还糟糕,我们简单给他清理了一下。狗屎,如果让他满身垃圾警车,我们的车得报废!”

    李杜恨恨的跺了跺脚,自己昨天误了好多事,错过了见到特的最佳时机,说不定起初特身有一些去过哪里的痕迹,却被警察们给抹除了。

    狼哥站起身道:“老板,情况不好,特的精神已经崩溃了!”

    李杜叹道:“问不出什么来了?”

    特一直在反复念叨几句话,‘死了、都死了’,‘做不到、不能说’等等,这些话毫无价值。

    狼哥道:“从他口获取消息很难,特是海豹部队的精兵,他们接受过严格的反审讯训练。这些训练,有一项是精神崩溃后更加守口如瓶。”

    小马克洛夫遗憾的耸耸肩道:“那完蛋了,肯定没法从他口抠出任何消息了,我们也接受过这训练,目的是防止被捕后敌方将士兵折磨的崩溃掉,再从他们口套消息。”

    李杜不死心,他又尝试了一番,可还是无法从特口得到任何消息。

    最后他拿出他和特、史蒂夫等人在西伯利亚的合照,问道:“特,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李,你们老板史蒂夫的好友国李啊。”

    特怔怔的看着电脑屏幕,见此李杜精神一振,看起来有门!

    </content>

    https://l/book/40/40620/index.html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