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都市 -> 全金属弹壳 -> 捡宝王

383。少爷身份(月票8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杜问道:“你们刚才一直在鉴定,就是鉴定这是不是一个完整的渡渡鸟标本?”

    史蒂芬微笑道:“不,我们检查了好几项,包括它的完整性,也包括它的真实性。”

    李杜奇怪道:“真实性有什么好检查的?”

    史蒂芬解释道:“随着近些年渡渡鸟标本价格水涨船高,很多人开始伪造这种标本。”

    “怎么伪造?”

    史蒂芬想了想,问道:“你知道不知道,现在渡渡鸟的骨骼并不少见,是完整的渡渡鸟标本少见。”

    这个李杜知道,他先前看过资料,2005年10月,一个荷兰生物学家小组在毛里求斯发现了一个重要的渡渡鸟遗址,并发现了大量不同年龄的渡渡鸟的骨骼。

    到了2005年12月,这些骨骼开始在荷兰莱顿的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内向公众展示,在这之前,渡渡鸟的遗骨标本几乎已经绝迹。

    见他点头,史蒂芬说道:“在零碎的骨骼出现后,有人用这些真实的骨骼,与类似渡渡鸟的某些鸟类的骨骼标本进行结合,伪造出一个完整的渡渡鸟标本。”

    “还有别的办法,制作人工骨骼,不过对于行家来说,这种伪造品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不太多见。”

    联想先前的假红木家具,李杜不得感叹,人类造假的本领可真强啊。

    证实了这个标本的真实性后,史蒂夫就决定买下标本。

    他点点头,老先生埃尔森就给李杜开了一张支票。

    事关百万之巨,李杜给支票所属的富国银行打电话进行了验证,对方证实了这张支票的真实性。

    他挂了电话后,史蒂夫友好的说道:“李,听你刚才说,你是第一次来波士顿?”

    李杜道:“是的,我以前一直待在旗杆市。”

    史蒂夫问道:“那你觉得波士顿这座城市怎么样?”

    李杜道:“很好,一座充满魅力和历史气息的城市。”

    史蒂夫又说道:“那么我觉得,你或许想在城市里转转?如果你想这么做,我来安排,晚上我想招待你吃顿饭,可是现在天色还早,而我是个无趣的人,所以你出去转转或许更有意思。”

    他说完这话,就在李杜手中的支票上看了一眼。

    李杜一愣,随即点头道:“谢谢你,这样的安排真是太棒了。”

    如果只是听史蒂夫的话,他会感觉对方委婉的下了闭门羹。

    可是注意到史蒂夫的眼神后他便明白了,人家是在体贴的给他去银行兑换支票的机会。

    显然,史蒂夫猜到了李杜对这支票并不是很信任的想法。

    这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李杜对史蒂夫并不熟悉,他必然是觉得将钱取出来转移到自己银行卡中更心安。

    埃尔森打了个电话,一辆凯迪拉克总统一号开到了别墅门口,他安排了司机,说有什么需要跟司机直接沟通即可。

    离开比肯山,李杜问道:“大奥,你知道叫做图森伯格的家族吗?”

    接触时间不长,可是史蒂夫处处显示出了青年俊杰的风采,为人处世让他极为舒服,短短时间就赢得了他的好感。

    这种处事手腕绝不是野蛮生长自己琢磨出来的,而是从小接受精英教育或者在家族中耳濡目染后的结果。

    还有,埃尔森老先生看起来就像是他的管家,他还年纪轻轻住着千万豪宅。

    于是他猜测,史蒂夫应该出自一个大家族。

    波士顿这座城市有很多隐形富豪,他们大多属于一些老牌家族,史蒂夫看起来就是这种老牌家族的一员。

    大奥仔细想了想,摇头道:“抱歉,老板,我不知道,或许你该问福老大,我对这些高层的信息不太了解。”

    李杜点点头表示明白,宽大的总统一号开到山脚下一处富国银行的旁边,他让司机停下,然后将支票兑换,把钱转到了银行卡里。

    有车代步,他们下午逛起来就轻松多了。

    波士顿有很多景点,比如谷仓墓地、比如公共花园、比如波士顿公园、比如谷仓墓地,他们都转了一圈。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哈佛大学。

    对于全球学子来说,哈佛大学和剑桥大学是毫无疑问的两座圣地,随着二战之后美国称霸全球,哈佛大学的影响力和知名度逐渐压过了剑桥大学,成为更多学子的心中圣地。

    李杜也不例外,来到波士顿没有不去哈佛大学看看的道理。

    可哈佛虽然属于波士顿,实际上它的校址在剑桥市。

    剑桥隔着波士顿市区有段距离,天色不早了,他不能让史蒂夫久等,最终犹豫一番,还是决定先回比肯山。

    总统一号停在山腰,后座的哥斯拉率先下车给李杜拉开车门,李杜走下去,哥斯拉和大奥站到了他身后。

    一些游客样子的人从山路上往下走,看到这一幕,人们纷纷侧目:

    “好大的派头,豪车保镖,这是哪家的大少爷?”

    “看起来是个亚裔,他就住在这个梭罗旧居中吗?真是有钱有势的混蛋!”

    “小声点,被他听到你的话你可就惨了。”

    李杜莫名其妙的看了游客们一眼,哥斯拉和大奥跟着看去,然后游客们就加快了下山的速度。

    见此,两条大汉呲着牙笑了起来。

    李杜无奈道:“笑什么笑?咱们被人误会了,你们两个以后别这么跟着我了,表情随和点,平时我们是朋友,不是老板和下属。”

    大奥说道:“老板,这不重要,我好像听到了一个重要信息,这座楼房是梭罗旧居?”

    “梭罗旧居?”李杜疑问道,“哪个梭罗?”

    大奥道:“亨利-大卫-梭罗,十九世纪最伟大的作家之一,哲学家,超验主义代表人物,一位有良心的好人。哦,他有一本名著,叫做《瓦尔登湖》。”

    听他这么介绍,李杜恍然大悟,梭罗他不太熟悉,《瓦尔登湖》这本书却很熟。

    除了作家、哲学家等身份,梭罗还有一个著名的身份,那就是坚定的废奴主义者。在南北战争中他是林肯总统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不断通过文字支持林肯和这项政策。

    因此,在黑人心里,梭罗地位很高,也是因此,大奥敏锐的从人们对话中摘出了‘梭罗旧居’这个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