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都市 -> 全金属弹壳 -> 捡宝王

405。杀鸡儆猴(月票10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9月12号,一个伟大的日子。

    1943年9月12日,纳粹德军发起了旨在营救墨索里尼的橡树行动,很不幸,他们成功了。

    1948年9月12日,浩浩荡荡的辽沈战役打响,中华民族开始掀起了近代史上大统一的最强篇章。

    1959年9月12日,月球二号在月球成功着落,这代表着地球人有能力将东西送上地球以外的星球了!

    汉斯对这些信息如数家珍,坐在营地里泡着脚给李杜等人数落。

    “1985年的9月12日,联合国贸发会议要求取消不发达国家的贸易债务,这是很了不起的一个提议,但是更了不起的是1980年的9月12日,一个孩子诞生了……”

    说到这里,汉斯看向众人,然后目光定格在李杜身上:“李,你知道这是谁,是吧?用你洪亮的声音告诉大家……”

    李杜叹道:“一个坏蛋出生了,他的到来让旗杆市乃至整个美国变得乱七八糟,他就是汉斯-福克斯!”

    “错,是yao-ming,你们的中国姚!NBA的姚明!”汉斯贱笑道,“了不起的福老大是出生在1981年,哈哈!”

    李杜对他竖起中指,这混蛋在给他下套呢!

    一辆送货车开了过来,汉娜跑过去接下来一个大蛋糕,史蒂芬帮忙一起提了过来,蛋糕做的大又香,盒子没打开,李杜就嗅到了香味。

    阿喵和干脆面舔舔嘴巴,乖巧的坐在李杜身边,等着分蛋糕吃。

    大奥在准备烧烤,他在营地里挖了个大坑,制作了个泥坑烤炉,这是中美洲和南美洲常见的烧烤工具。

    一些大肉串在坭坑里转动,外围炉火旺盛,肉串的油脂在高温炙烤下流了出来,发出‘嗞嗞’的动人声音。

    哥斯拉拿了一瓶啤酒递给他,两条大汉坐在一起喝起了酒,场面颇为霸道。

    汉娜从超市买了螃蟹,只买了一个,不过拿出来后块头大的让人害怕,得有五六公斤。

    “这是什么螃蟹?”李杜惊讶道。

    “澳洲皇帝蟹,旗杆市最大的一个被我买来了。”汉娜高兴的说道。

    “这东西多少钱?”大奥问道,他的孩子也吵着想吃螃蟹,一直没买。

    亚利桑那州虽然靠近加州,而加州盛产海产品,可是旗杆市位于亚利桑那州的中北部地区,隔着海岸线很远,沙漠地区又不好保鲜,因此海鲜价格昂贵。

    汉娜道:“喔,挺贵的呢,要一千四百块。”

    李杜咂咂嘴:“小姑娘,现在变得很舍得花钱了呀。”

    他跟汉娜合租过,知道对方是个节俭女孩,当初合租半年时间,他没见过汉娜买单价超过一百块的食物。

    汉娜嘻嘻笑道:“现在钱对我来说就是个数字。”

    “霸气。”李杜竖起大拇指。

    汉斯气急败坏的说道:“霸气个绿巨人,她的钱都是我给的!”

    一般来说,他每次收入的一半会给福利院,四分之一给汉娜,剩下四分之一才会自己花掉。

    汉娜可不像他那么能花钱,汉斯给她的钱都攒了起来,大半年下来她可没少攒钱,这会手头上有个二三十万。

    “皇帝蟹怎么吃?”史蒂芬问道,他没吃过这种螃蟹。

    美国盛产螃蟹,比如缅因州,比如阿拉斯加。

    特别是阿拉斯加,它也盛产一种皇帝蟹,不过不是这个,这个皇帝蟹来自澳洲,所以才会那么贵。

    史蒂芬家境很普通,平时没接触一只就要一个月薪水的进口螃蟹,所以不知道怎么做。

    汉娜干脆的说道:“烤着吃!”

    李杜翻白眼:“你们就会烤着吃,这个得清蒸,然后蘸料,来吧,交给我。”

    他正准备收拾大螃蟹,汉斯电话响了起来,接了没几句,汉斯站起来对他说道:“李,出事了。”

    “怎么了?”李杜镇定问道。

    汉斯说道:“是图里斯和奥利他们,他们不是去德尔特了吗?进陷阱了,他们在那里赔的很惨!”

    李杜问道:“多惨?他们都是行家,怎么还会中陷阱?”

    仓储拍卖经常有陷阱,有些是仓库公司自己搞的,有些则是仓库租赁者搞的。

    就像当初李杜收拾翻天眼雷金纳德和兰比斯等人,找几个仓库,往里放置一堆假货,然后卖给捡宝人。

    仓储拍卖有两种模式,最常见的是仓库公司的拍卖会,还有一种是委托拍卖,就是租赁者委托仓库公司,将自己的东西拍卖出去。

    其中后一种,一般就是陷阱,租赁者可以得到拍卖款,以此赚钱。

    汉斯曾经给李杜说过,历史上有段时间,这种委托拍卖的陷阱出现的很频繁,仓储拍卖行业差点因此而垮掉。

    后来仓库公司联合起来拒绝接受委托拍卖,加上市场整顿,最终重新恢复了行业的兴旺。

    亚利桑那州民风彪悍,这些年很少见委托拍卖的陷阱仓库,因为有些捡宝人脾气暴躁,发现自己上当后会报复始作俑者。

    汉斯在电话里聊了一会,李杜的电话也响了,他一看是奥利打来的,便叹了口气接了起来。

    他知道对方打电话来的目的,肯定想找他主持公道,找他来解决这件事。

    但这事跟他无关,他没义务去管,特别是马上还要给汉斯过生日了,他不想因此而败了心情。

    不过,电话肯定得接,他要是能帮上忙还是得出手。

    电话一接通,奥利的骂声就响了起来:“这表字羊的,加州的娘们就是该死!该死!该死!李,我们上当了,我们被波尔和约克这两个表字羊的害了!”

    李杜道:“慢慢说,他们怎么害了你们?”

    就是委托拍卖的锅,波尔和约克搞了一堆假货、垃圾,他们放入仓库中,趁着捡宝人没防备,骗的他们花费高价买下仓库。

    奥利颠三倒四好一会,李杜终于搞清楚了怎么回事。

    他挂掉电话,看到汉斯在换衣服,问道:“干嘛?”

    汉斯道:“走吧,看来今年我的生日又过不成了。”

    李杜说道:“不必,生日照过,这件事……”

    “这件事就是冲你来的!”汉斯打断他的话,“我们得去瞧瞧。”

    是的,李杜也知道,这件事就是冲他来的。

    波尔和约克是在杀鸡儆猴,他是那个猴,图里斯和奥利等人则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里的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