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都市 -> 全金属弹壳 -> 捡宝王

956。进入草原(5/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看着那些赤果果的黑排骨,李杜绝望了。

    这不是扯淡吗?哪有通过这种行径来辨认男性纯洁度的?

    但是显然,祖鲁族的男人对于这两条标准的科学性毫不质疑,对他们来说,祖先长期以来传下的经验,比白人的科学更可靠。

    猎狮者很看不上这种所谓的‘神圣仪式’,他来到现场后,脸上一直挂着冷笑的表情,跟酋长的交流中更是不乏嘲讽。

    李杜意识到这点,问道:“为什么你知道这是错的,还要参加?这种活动是对孩子们的侮辱吧?”

    猎狮者懒洋洋的说道:“或许吧,可我必须参加,因为这是体现我部落地位的一种方式,再说,我干嘛和祖鲁王对着干呢?”

    他还告诉李杜,祖鲁王推行的仪式曾经遭遇法律难题,南非国会初期通过了一项《儿童法案》提案,视男童贞操检查为非法,并称青少年有权拒绝此类检查。

    可是这项提案最终未能获得批准,祖鲁王带领大量祖鲁人进行了示威和抗争,认为祖鲁一族的生命力就体现在这些新旧传统中,认为如果法案和法律可以废除民族传统,将是对祖鲁文化的摧残。

    李杜觉得这种说法更扯淡,这让他又想起了中国清代封建社会时候,有些大臣嚷嚷着‘祖宗之法不可变’,然后大清玩蛋……

    有意思的是,在二十一世纪这样的时代,祖鲁王的说法在南非却赢得了大量族人的支持,国会和法院对此无可奈何,最终退步。

    从这点来看,南非黑人执政是个灾难,对于文明社会那一套,他们懂的太少了。

    很多非洲国家是被白人玩坏的,比如索马里、比如刚果金、比如赞比亚,等等,南非比较奇葩,它是唯一的白人想好好玩而土著黑人却一定要玩坏的国家。

    这跟李杜无关,他可以和猎狮者私底下沟通,无论询问了什么、质疑了什么都没事,反正猎狮者骨子里跟他一样,对此也不屑一顾。

    但他不能公然质疑这些传统,除非他活腻歪了。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他开始见识到如下一幕:在酋长带领下,几个老人一一去帮青少年们撸鸟,然后青少年们站一排,用手扶着小鸟往上呲……

    李杜忍不住再度回想起来,他看到童年时候的一些生活,有个年龄段,他和小伙伴们也玩过小鸟射日、看谁尿的远等活动。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青少年们平时应该没少练习,并且懂得增强动力的能力,那就是多喝水、憋着尿,这样喷的更高。

    大伊万看的直皱眉头,悄悄道:“我们以后来南非卖前列腺治疗药吧,这样憋尿,时间长了,南非的男人肯定会有前列腺问题。”

    撸官对他伸出手:“好主意,伙计,我们要成为百万富翁了?”

    有的男孩很可怜,他们先被撸鸟,结果给撸硬了。男人都知道,硬邦邦的时候,尿尿压力小,尿的少。

    这些人只有一点小雨水喷出来,急的在那里哇哇大哭,倒是泪水比尿水更多,不知道这算不算等效替代。

    李杜不想看但不行,他被邀请来做了见证者,必须得留在现场。

    撸官性情跳脱、喜欢胡闹,他看的津津有味,过了一会后亲自脱下裤子来了一炮,尿液直喷冲过他头顶。

    青少年们顿时对他投来一阵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见此,干脆面不屑的吧嗒吧嗒嘴,它明白了众人在干嘛,然后蹲下一撇后腿,‘嗖’一下子,跟曲射炮似的,尿液喷出老高。

    阿喵也来了兴致,摆出差不多的姿势,来了个公猫撒尿。

    结果它没喝多少水,猫尿一点点,喷不高。

    阿嗷看到后有样学样,但它是雌性,摆不出这样的动作,它撅着屁股尿,却洒了自己一肚子!

    李杜捂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真是一群好孩子,真有上进心,真是什么都不堪落后。

    别管两项仪式是否科学,总归,它们都正常进行了下去,并没有出现争执。

    仪式结束,有些少女就不能袒胸露乳了,这让她们很伤心,其中必然有人遭遇了不公对待,毕竟,现在会上网的人就知道,造成女性非处的原因很多,比如骑自行车和剧烈运动。

    考虑到这部落里没什么自行车,银河国际娱乐平台们参加剧烈运动的机会也不多,似乎这点说不通。

    李杜汇合苏菲后松了口气,道:“刚才我一直担心,你会跟她们发生冲突。”

    苏菲笑道:“不会的,这是她们的传统,我不是上帝,我不是万能的,很多事你必须得尊重现实,而不是按照自己的认识来为所欲为。”

    李杜竖起大拇指,道:“说得好。”

    苏菲顿了顿,补充道:“当然,我这么选择主要因为这个仪式对姑娘们没有伤害,如果鉴定为非处就要行刑,那我会想尽办法推翻这项仪式。”

    参观了两项神圣传统,猎狮者开始新活动,带他们去狩猎。

    李杜不想参加这种活动,除非为了获得食物,否则他没兴趣狩猎野兽。

    但在南非人眼里,似乎狩猎自然是他们最能拿出手的款待方式,很多公司、富豪们喜欢用狩猎来招待亚欧美的客户。

    参加狩猎活动,要穿上祖鲁人的传统服装,男人光着上半身、穿着皮裤、不穿鞋,脚底绑上兽皮。

    女人则穿上长袍似的衣服、包上头巾,并负责管理食物,因为这种狩猎活动可不是一两条能结束的,通常要在野外待上四五天甚至一个周。

    准备妥当,分乘三辆汽车,猎狮者带着一行人开向荒野。

    因为两人都有保镖,所以他从部落里带的土著人很少,只有两人。

    他给李杜介绍,这两人分别叫做阿波杜、里里卡斯。

    其中,阿波杜是个干瘦矮小的黑人,他有一个本事,非常厉害的本事,那就是野兽追踪。

    里里卡斯则长得高大魁梧,他是部落的医生、出色猎手,对荒野疾病治疗非常拿手。

    南非的土地广袤无比,放眼所望,大地平坦的无边无际,只要没有猴面包树林阻挡视野,他们似乎可以看到天边去。

    从面前到天边尽头,全是连绵的草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