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都市 -> 全金属弹壳 -> 捡宝王

1063。街头教父(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仓库雪白的内壁上是一幅涂鸦,正中是一座老式电话亭,电话亭外面有三名身穿棕色风衣、头戴礼帽、戴着墨镜的特工人员,他们每人手里有一种特殊的监听设备,一本正经的监听空荡荡的电话亭里。

    涂鸦有背景,是一片空荡荡的街头,结合电话亭和监听的特工,氛围塑造的很不错,能看出创作者本领非凡。

    在涂鸦的一角,有个‘班克西’的签名和一个logo:一枚反戴鸭舌帽、脸上蒙着面巾的头像。

    看着这幅涂鸦,汉斯愕然问道:“你看中的就是这东西?这是什么?”

    李杜说道:“平时没事别老是泡妞,多学习、多看资料,瞧瞧你现在,怎么什么都不懂了?”

    汉斯悻悻道:“我只是不擅长这个领域而已,我上网搜一下就行了。”

    李杜道:“不必上网了,班克西,1974年出生于英国布里斯托,被誉为当今世界上最有才气的街头艺术家之一。”

    听了他的介绍,汉斯再看向那个‘班克西’的签名,道:“你是说,这幅涂鸦就是这位艺术大师班克西的作品?”

    李杜点头:“对,没错。”

    他们或许不了解班克西,但在街头艺术创作领域,他是教父级的存在。

    李杜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源于前两天和蒂娜她们在一起的艺术品猎手,当时在酒吧里他们介绍了几位名家街头艺术创作者,班克西名列榜首。

    说来也巧,当天李杜去查看仓库,就凑巧发现了班克西绘在仓库内壁里的涂鸦。

    如果不是那些艺术品猎手介绍,他这次肯定会走眼,肯定无法发现这幅涂鸦,也无法发现仓库的价值。

    当时为了保险起见,他还特意搜了班克西的信息。

    周围艺术大亨的父亲是影印机的技工,因为父亲的工作原因,班克西从小就能接触到跟绘画相关的东西。

    14岁那年,班克西被中学除名,以后很快成为英国涂鸦风潮的中坚人物。

    多年以来,他是伦敦最有名的涂鸦艺术家,但没人知道他的具体身份和具体样子,他的经历都是他通过涂鸦的形势自己透露出来的。

    之所以会是这样,因为他常在英国各地的美术馆用换包的形式,将世界名作换上自己修改的仿作。

    当然,他不盗窃那些世界名作,也没能力盗窃,他就会混进美术馆,然后想办法将自己的恶搞仿作挂上去。

    这不属于犯罪,但也不是好事,所以班克西不敢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身份的神秘反而更吸引了媒体和大众对他的好奇,逐渐的,班克西成为英国最有名气的街头艺术创作大师。

    他成品可不光靠炒作,更靠能力,他的黑白色割版涂鸦被认为‘机智诙谐、极富颠覆性’,已经登堂入室被认为是艺术品,甚至他本人在英国有了‘幽默的街头诗人’之称。

    既然是艺术品,那自然就值钱了。

    早在2007年10月,他的作品在伦敦宝龙拍卖行拍卖,11幅作品就以54.6万英镑的总价让拍卖行大为震惊。

    后来他又有一幅名为爱文和萨默塞特警察局登上拍卖会,以19.6万英镑的单价成交,创造了街头涂鸦作品的价格之最。

    接着,他又有作品被卖出,袭击涂鸦男孩的涂鸦拍得17.8万英镑,未命名作品老鼠和剑,则拍得26.48万英镑。

    最贵的一幅作品是去年拍卖的移动情人,这幅画出现在布里斯托尔一家青年俱乐部的墙上,描绘一对情侣在拥抱的同时也在检查自己的手机。

    这幅画吸引了大量街头艺术爱好者来观摩,俱乐部老板大卫-斯廷奇库姆意识到有利可图,就将画作移到室内,要求人们给俱乐部捐款才能欣赏,结果他收到了死亡威胁。

    最后,老板将画像进行拍卖,卖出了42万英镑的价格!

    李杜进行了介绍,加上汉斯从网上查到的资料,一行人对班克西终于有了基本了解。

    汉斯和波特同时发出惊叹声,波特惊叹的是:“李,你懂的可真多,太厉害了。”

    汉斯则惊叹的是:“雪特,街头涂鸦竟然还这么值钱,以前我应该坚持我的人生选择,你们不知道,我曾经也是街头涂鸦好手。”

    李杜不屑的笑:“就凭你?你要是继续坚持你的人生选择,早踏马被送进监狱里刷马桶了!”

    不管在英国还是美国,涂鸦活动都有非法性,被警察抓到一般会罚款和进行社区劳动之类的处罚。

    班克西活的那么艰难就是这原因,他早年干的活被英国媒体称做“恐怖主义艺术”,常常受到警察打击和追踪,生活根本没有保障,导致他很贫穷。

    直到现在享誉“涂鸦界”并被称为艺术大师后,班克西才开始靠出版一些作品集来获利,生活才好过起来。

    在这些作品集中,他时不时会介绍自己的生活,其中有一段就介绍了他曾经去过美国,在怀恩伍德学习街头艺术创作。

    不用说,当时这位艺术大师混的同样落魄,甚至不得不住在这么一间密不透风、没水没电的仓库里。

    汉斯自信的说道:“我没问题,我跑的快,警察抓不到我。”

    哥斯拉从中插了一句:“现在问题是,我们怎么把这幅画带走,它是涂在墙上吧?”

    涂鸦一般直接喷在墙上,还好,这次班克西是喷在仓库内壁上,而自行车先生公司的仓库贴有墙纸。

    这么做不是因为仓库公司很讲究,而是老板发现自家仓库可以租赁给穷人居住,他想方设法创造更好环境来吸引人们,其中贴墙纸是他做出的举措之一。

    仓库里贴上墙纸,一是看起来整洁干净,二是好收拾,一个住户离开,再外面贴上新的墙纸就行,不用重新粉刷墙壁。

    李杜研究过了,这墙纸可以剥下来,不必担心会伤害到涂鸦,因为墙纸已经贴了好几层,用小刀刮都没问题。

    这工作交给狼哥,狼哥用刀是一把好手,为人又细心缜密,干这活最是合适不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