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94 开始失去的三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图利法斯,米雷尼亚城。

    当方里与菲奥蕾回到这里,进入王厅时,整个王厅呈现出来的是一种极其沉重的氛围。

    弗拉德三世端坐在王位上,以往充满从容的表情如今只剩下未消的余怒。

    达尼克站在王座旁,同样阴沉着脸。

    罗歇与Caster默默的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还有两名御主,同样到场了。

    “…………”

    塞蕾妮凯咬着指甲,屡次看着自己手背上的令咒,面容微微扭曲。

    “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

    戈尔德则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意气风发和嚣张跋扈,瘫坐在地面上,颓废的低着头,像是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一样,呆呆的喃喃着。

    源赖光与喀戎同时在方里和菲奥蕾的背后实体化,看着眼前的场景,沉默了下来。

    方里亦是扫了一眼众人,最终撇了撇嘴,倒是也没有幸灾乐祸。

    “伯父大人。”菲奥蕾上前,以沉重的表情,向着达尼克说道:“我们回来了。”

    “……回来了吗?”达尼克抬起眼帘,脸色依旧不好看,深吸了一口气,向着菲奥蕾说道:“事情都已经听说了吗?”

    “是的。”菲奥蕾重重的点了点头,低声说道:“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这个事实。”

    谁又会愿意相信呢?

    仅仅一夜而已,己方阵营的两骑从者便都出了问题。

    而且还是一个自杀,一个叛逃。

    对于黑方阵营来说,这不单是丢了脸面而已,甚至关系到了圣杯大战的胜负与尤格多米雷尼亚的生死存亡。

    “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Saber为什么会选择自杀,但以远望之术得到的情报,齐格飞的确是自己选择了了结,而不是被Rider给杀害。”达尼克眯了眯眼睛,说道:“我们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便是Rider为了救走一名人造人,选择了背叛我们。”

    这句话,让失去了从者的两名尤格多米雷尼亚的御主都产生了反应。

    “没错!都是你!”戈尔德就像是陷入癫狂中一样,指着塞蕾妮凯破口大骂道:“如果不是因为你那个没用的从者,我的从者怎么可能会自杀!”

    显然,戈尔德现在就是一条见人就咬的疯狗,完全没有理智可言。

    对此,塞蕾妮凯只是冷冷的看了戈尔德一眼。

    身上,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开始散发了出来。

    “给我有点自觉吧,无能的死胖子。”塞蕾妮凯不像戈尔德那般失去理智,可话语中亦是压抑着怒火,如此说道:“如果不是你制造出来的缺陷人造人,我的从者就不会昏了头去做那种事,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居然还想将责任推到我身上吗?”

    “谁…谁知道那种垃圾为什么会突然搞出这种问题!”戈尔德抱着脑袋,眼睛充血的嚷嚷道:“那明明就是道具!提供魔力的电池!区区人造人…!区区人造人啊啊啊啊啊!”

    戈尔德的精神已经完全崩溃了。

    不仅是戈尔德而已,在场的所有御主几乎都无法理解,本来只是提供魔力的人造人,为什么会突然掀起这样的风浪。

    这也是自然。

    “你们只是将人造人当做道具,当然没想过道具会突然逃走,还顺带的拐人了。”方里以讽刺般的口吻,向着所有人淡淡的说道:“明明就是你们放弃了理解这些道具,现在才来想方设法的想理解道具的想法,会不会太迟了一点?”

    那毫不留情的发言,引来了戈尔德和塞蕾尼凯的怒视。

    只有罗歇,像是毫不在乎方里的讽刺一样,向着塞蕾妮凯问道:“不是还有令咒吗?为什么不将Rider给召唤回来?”

    “你以为我不想吗?”塞蕾尼凯有些烦躁的说道:“但那样一来,令咒就会彻底失去对Rider的束缚了。”

    使用令咒将阿斯托尔福给召唤回来。

    这或许也是一个选择。

    可是,这绝对不是一个好选择。

    要知道,在宝具的作用下,阿斯托尔福可是拥有着最高等级的对魔力。

    这种等级的对魔力,已经足以用来抵抗令咒的效果了。

    当然,哪怕是A级的对魔力,顶多就是抵挡一划令咒的效果。

    若是塞蕾妮凯再使用一划令咒,那么,一共两划令咒的力量肯定能够将阿斯托尔福给召唤回来。

    然而,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办法束缚住阿斯托尔福了。

    哪怕塞蕾妮凯使用两划令咒来召唤回阿斯托尔福,仅剩下的一划令咒也无法再对阿斯托尔福造成多大的效果。

    这样一来,那就算众人惩罚了阿斯托尔福,亦无济于事。

    只要不是想杀死阿斯托尔福的话,那就难保之后阿斯托尔福又会找机会叛变。

    到那时就是真的拿阿斯托尔福没办法了。

    而众人会想杀死阿斯托尔福吗?

    显然是不会的。

    “现在,我们已经失去了Saber了,连Assassin都已经失控,等同于失去了两骑的战力。”达尼克面色沉重的说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已经不能再失去一骑从者了。”

    就是这么回事。

    “情况的确很不妙。”喀戎亦是紧绷着脸,这般说道:“偏偏失去的是Saber和Assassin这两骑,运气太不好了。”

    Saber被誉为最优秀的职介,无论在哪一次的圣杯战争中基本都能存活到最后,毫无疑问是相当于杀手锏一般的存在。

    Assassin则被誉为最危险的职介,极为擅长隐秘行动,使用得好的话,单凭暗杀掉所有的御主就能取得圣杯战争的胜利,一直备受御主们的警戒。

    一个是明面上的王牌。

    一个是暗地里的鬼牌。

    失去了这两骑的从者,那对于黑方阵营来说,实在是太伤了。

    因此,在这个状况下,谁都不想再失去一骑从者。

    而既然不想杀死阿斯托尔福的话,那就必须考虑之后该怎么利用他。

    若是在召唤上消耗掉两划令咒,使之后的阿斯托尔福变得不可控,那的确也是一个问题。

    “我会去找回Rider的。”塞蕾尼凯看向了达尼克,咬着牙的说道:“给我一点时间。”

    闻言,达尼克闭上眼睛,随即只能无奈点头。

    塞蕾尼凯这才露出了残忍的笑容,转过身,离开了王厅。

    注视着塞蕾妮凯的背影,方里心中的讽刺更甚。

    这个变态的女人怕是彻底的被冲昏了头,为了报复阿斯托尔福的背叛,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不奇怪。

    将阿斯托尔福带回来?

    只怕,塞蕾妮凯根本不会这么做,而是会想将阿斯托尔福折磨到绝望吧?

    只是,那会不会如其所愿呢?

    方里没有插手的想法。

    就在这里拭目以待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