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99 天草四郎时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嗡!”

    就在这一个瞬间里,光之粒子以前所未有的迅猛之势,凝聚了起来。

    如果说,以前这些光粒子是化作雾气的话,那现在就是化作漩涡。

    在这样的漩涡之下,源赖光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实体化。

    “咔…”

    纤细的手掌,不由分说的搭在了腰间太刀的刀柄上。

    大概连一秒都不需要,刀会在下一个刹那里被拔出吧?

    而拔刀不需要一秒的话,挥刀同样不需要一秒。

    换言之,两秒钟以后,冰冷的刀刃便会被砍出去。

    砍向那带着圣洁的笑容,没有展现出一丝一毫的敌意的少年。

    可是,在刀即将被拔出来以前,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陡然伸了过来,按住了源赖光搭在刀柄的手上。

    “御主!”

    源赖光不由得看向了方里。

    方里却是没有看向源赖光,视线依旧留在前方的少年身上,淡淡的对着自己的从者说了一句。

    “你先退下吧。”

    不容置疑的口吻,令源赖光产生了犹豫。

    “可是…”

    源赖光注视向了言峰四郎。

    以往充满柔和的眼眸中,竟是带上了极其浓郁的敌意。

    “御主,那个人很危险!”

    没错。

    很危险。

    虽然不知道来者是谁,可源赖光的直觉却在拼命的这般叫唤着。

    那不是指实力上的危险,而是更深层次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和源赖光曾经斩杀过的鬼是一样的。

    外表是人,内心则隐藏着与人完全不一致的危险事物,一旦身边的人露出破绽,那就会咬断其脖颈,嚼碎其骨头,喝掉其鲜血,吞掉其皮肉。

    这就是鬼。

    眼前这个少年当然不是鬼。

    但是,源赖光竟是有种对方那身为人的外表之下隐藏有更甚其上的某种事物的感觉。

    所以,才会危险。

    而源赖光的直觉也是对的。

    “原来如此。”

    言峰四郎丝毫没有理会眼前的险恶气氛,看着源赖光,有些恍然般的笑了笑。

    “平安时代的源氏首领,牛头天王的天赐之子,因陀罗的化身,难怪连Rider和Archer都在您手中吃了亏。”

    说着这样的话语,言峰四郎的口吻中透露出来的是某种类似于尊敬的感情。

    “没想到能够在这里见到您,实在太感谢神的恩赐了。”

    那是发自内心的感想。

    眼前这名少年,由衷的对自己遇到的从者表示出了敬仰的情绪。

    仅看这一点的话,那无论是谁都不会认为眼前这名少年是一个危险的人物,反倒会心生好感吧?

    但源赖光却无法这么做。

    原因很简单。

    “我的真名…”

    源赖光的眼神变得凝重了起来。

    自己的真名,那可是除了方里和迦尔纳以外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眼前的少年是怎么得知的?

    从迦尔纳的口中询问到的吗?

    “不,不是您想的那样。”言峰四郎就像是看穿了源赖光的想法一样,带着充满善意的笑容,这般说道:“虽然我也问过Lancer有没有关于您的情报,但Lancer却不愿意透露给我,本人声称——「那是宿命的敌人托付给我的东西,不能随便交给别人」。”

    也就是说,言峰四郎是自己看穿了源赖光的真名。

    就在刚刚见面的那一个瞬间。

    源赖光突然明白了。

    “所以,御主那个时候才不让我前往教会的吗?”

    闯入红方阵营的大本营的时候,方里便说过,如果源赖光出现在那里,那真名肯定会被看破。

    现在看来,方里的说法是正确的。

    这个人,拥有着能瞬间看穿所见从者的真名的能力。

    这让源赖光看向言峰四郎的眼神显得更加的警惕。

    源赖光真的发自内心这么想。

    “必须解决掉眼前这个人…”

    否则,实在是太危险了。

    可惜,方里却是让源赖光退下。

    “御主!”

    当下,源赖光的声音都不由得变得有些躁动了起来。

    而方里只是若无其事般的开口。

    “好了,你先退下吧,这里交给我。”

    闻言,源赖光的眼神微微闪烁而起。

    最终,只能无奈的收起敌意,在光之粒子的雾气中灵体化消失。

    现场,只剩下方里与言峰四郎两人。

    “真的非常感谢。”

    言峰四郎如得救了一般,向着方里笑着。

    “如果刚刚被源大人给杀了的话,那就无法与你对话了,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彬彬有礼的话语,透露出来的依旧是真心真意。

    言峰四郎是真的觉得,发展成那样的话,无法与方里对话,那就太可惜了。

    可若是真的了解其中的深意,肯定会觉得毛骨悚然。

    因为,言峰四郎真正在意的只是对话,而不是自己的生命。

    刚刚,如果被杀的话,那言峰四郎只会遗憾自己没有能够得到对话的机会,绝对不会为自己死去的事实感到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能够看穿这一点的人,那才能够明白,源赖光为什么会觉得眼前这个人畜无害的少年很危险。

    当然,对于言峰四郎来说,其感觉只怕更胜于源赖光吧?

    毕竟,哪怕他突然出现在尤格多米雷尼亚的大本营中,又直接看穿了源赖光的真名,方里的表情亦是没有任何的动摇。

    再加上本人过人的感觉也感觉到了方里带来的危机感,就算将神经给烧断都是完全不为过的程度。

    “像这样直接与你面对面,我才能够明白,为什么你能击退Rider和Archer。”

    言峰四郎极其佩服般的对着方里出声。

    “能够来这里见你一面,这个选择果然是对的。”

    一言一行,依旧充满着让别人卸下心防的好意。

    只是,方里仅仅是瞥了言峰四郎一眼,对其表现出来的好意完全视而不见。

    “特地闯进敌方阵营的大本营,到这里来与我见面,你想说的应该不仅仅是这些吧?”

    如果说,言峰四郎的人畜无害就像是令人舒爽的清风的话,那方里的直言不讳就是贯穿别人内心的刀刃了。

    望着眼前的少年,方里带着一丝笑意,这般开口。

    “我应该叫你言峰四郎好呢?还是应该叫你天草四郎时贞?”

    一句话,让言峰四郎的眼眸微微睁开。

    眼眸中,如火焰似的光辉一闪而过。

    那抹光辉,名为惊讶,亦名为惊叹。

    圣杯大战中最大的秘密,便在这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场合里被揭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