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10 弓箭手与魔术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图利法斯,化作混乱战场的平原上。

    “嗡————!”

    随着一片空间的扭曲,一道身影从中被吐出,似被从遥远的地方给抛出来一样,蓦然一个旋身,落在了地面上。

    看了一眼周围,方里立即明白了。

    “被转移出来了吗?”

    方里的表情多少有些沉了下去。

    仔细一想,这在刚开始的时候也遭遇过。

    在米雷尼亚城里的时候,包括方里在内的所有人便是被以这样的方式抛了出来。

    现在,对方理解到了不可能拦得住自己,那自然是将自己给再次抛了出来。

    “果然A级难度的支线任务没有可能那么简单就完成。”

    抬起头,方里望向了半空。

    在那里,空中庭园依旧悬浮在夜空之下,并似破开云层的城堡一般,缓缓的向着远方而去。

    “想逃吗?”

    那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以方里的速度,根本不需要几秒钟便是能够追上去。

    当即,方里便是准备腾空而起。

    直到迎来一个声音。

    “那可不行!”

    犀利的话语便是传入了方里的耳中。

    “咻————!”

    尖锐的破空声响之下,一根箭矢暴射而来,夹杂着化作旋风的魔力,如同飞弹一样,径直的对着方里的方向轰了上去。

    “铛————!”

    响亮的交击声中,携带着莫大威力的箭矢被残月似的匕首给蓦然挑飞,激起一圈火星与冲击,掠向了高空。

    但是,另外一根箭矢立即犹如追星逐月的流光,追上了那根箭矢,与对方一起,化作螺旋的闪光,没入了云端。

    “诉求的箭书(Phoibos_Catastrophe)!”

    云端一亮而起,似彩虹一样,绽放出刺眼的光芒。

    然后,光芒化作箭矢,箭矢化作雨幕,以倾盆之势,从天而降,瞬间覆盖住了整个平原。

    “嘭嘭嘭嘭嘭————!”

    光之箭雨宛若带来破灭的炮火,直击大地,掀起阵阵爆炸和冲击。

    转眼间,直径一公里以内的范围便彻底的笼罩在了光雨的袭击下,变成了不容许生命存在的领域。

    “呛————!”

    这时,响彻夜空的清吟声如同回音一般,荡向了四周。

    冷冽的刀光,顿时从大地上乍现,如升上夜空的弯月,冲天而起了。

    被刀光所触及的光之箭矢仿佛撞上了石头的水珠,连动静都没有,直接被切裂。

    光之雨幕像是整个都被分开一样,在冷冽的刀光的斩击下,一分为二。

    最终,连那闪烁着刺眼的光芒的云层都被整整齐齐的切开。

    “嘭————!”

    在盛大的爆炸之下,女猎人的宝具被瓦解,太阳神和月之女神的破灭加护亦是被抹杀,消失在了爆炎与冲击之中,不留半点痕迹。

    而那被迫化作一片焦土的平原上,方里垂下了手中的匕首,望向半空。

    在那里,空中庭园早已消失不见。

    只怕,已经隐入了云端之中了吧?

    冷眼看着这一幕,方里不由得嗤笑。

    “亚述的女帝也是一名胆小鬼呢。”

    说着被本人听到的话绝对会大发雷霆的话语,方里转过头,看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一身翠绿色的衣装的女猎人站在了一个高处,手中架着女神赋予的天穹之弓,望着方里的犀利眼眸中浮现而出的乃是无情的神采。

    “汝还是跟以前一样,竟做些让人无法不担心受怕的事情。”

    阿塔兰忒如此开口。

    换来的只是方里的撇嘴一笑。

    “阿尔戈的希腊女英雄不是也一样,整天只在暗箭伤人吗?”

    方里的话语,换来的却是阿塔兰忒的不以为然。

    “既然打算狩猎,那就没有理由出现在猎物的面前,张起弓,搭起箭,在最好的时机中释放射击,那就是弓箭手。”

    阿塔兰忒架起了弓,再次对准方里。

    那似琥珀一般的漂亮眼眸中,展现出来的是比箭矢还锐利的目光。

    “没有弓箭手会冲上去与敌人正面交锋的,现代的人类。”

    (PS:我大红A表示不服。)

    魔力,在阿塔兰忒所搭起的箭矢尖端涌现,化作旋风。

    但是,凭借阿塔兰忒一个人的力量,那是怎么都不可能挡得住方里的。

    “所以,我也来献上一份力吧。”

    在这样的低沉声音之下,于方里的后方,身披黑袍的阿维斯布隆实体化出现。

    “哦?”

    方里转过身来,将后背暴露给了阿塔兰忒,在阿塔兰忒凝起的目光注视下,望向了阿维斯布隆。

    “没想到,你也会上前线来啊。”

    方里似笑非笑般的话语,阿维斯布隆也是无动于衷。

    “我也没想到,一名现代的人类,居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不仅是红方阵营的诸多从者在警戒着你,连那位制定了周密的计划的天草四郎时贞都在警戒着你,达尼克族长虽然也在警戒着你,但很可惜,他没有能够窥视你的真实的一部分,如果在此之前便得知你有这般实力,我或许就不会叛变了。”

    闻言,方里微微眯了眯眼睛。

    “少在那里说胡话了,阿维斯布隆。”方里有些漠然的说道:“不管你知不知道我的实力,你最终都还是会叛变,因为,对你来说,阵营根本无所谓,只要能够让你实现愿望就行了。”

    如此说着,方里注视着阿维斯布隆,说了这么一句话。

    “而你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吧?”

    方里是知道的。

    阿维斯布隆的愿望,那个仿照上帝制造出原初之人亚当的魔像的愿望,已经实现。

    虽然生前,阿维斯布隆并没有能够实现这个愿望,可作为魔像的创始者,他的传说早就与「最初的魔像」这一概念息息相关。

    因此,原初之人亚当,早已在传说中升华成为了阿维斯布隆的宝具。

    阿维斯布隆想实现愿望,根本不需要追求圣杯。

    对于阿维斯布隆来说,圣杯只要实现召唤自己的目的,让他能够动手制作魔像,那就算是实现了他的愿望了。

    然后,阿维斯布隆只需要将自己的宝具给解放出来即可。

    那个与赛米拉米斯的空中庭园属于相同类型,无法正常使用,只有在提供充足的材料的情况下进行制造,方才能够将其重现出来的宝具。

    “诚如你所言,我已经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阿维斯布隆向着方里的方向,大大的张开了手。

    “那就由你来作为第一个的见证者吧!”

    “见证原初人类的诞生,我的宝具!”

    “王冠-睿智之光(Golem_Kether_Malchu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