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17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平静的夜晚终于是悄悄的离开。

    在战争结束的现在,天空已经微微泛白,宣布了白昼的来临。

    而在平原上,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人造人还在收拾着战场。

    不仅仅是需要清点伤亡的人数和现场残留的痕迹之类的事情,还得将平原恢复到一开始的模样才行。

    不然,没过多久,这里的状况就会在电视上进行报道,神秘隐匿的原则也将多多少少暴露,那对于魔术师来说自然是不被允许的。

    所以,就算战争没有结束,一旦白天到来的话,那想进行也进行不下去吧?

    只不过,这一打扫战场,便是发现了大事。

    “达…达尼克族长被杀了!”

    在这样惊慌失措的喊声中,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人发现了达尼克的尸首。

    看着那具满脸不甘,眼睛瞪大,连心脏都被挖走,浑身上下淌满了鲜血的尸体,哪怕是平日里游走于伦理界限外的魔术师们都沉默了。

    而众人也没有发现弗拉德三世的踪迹。

    因此,众人均都明白。

    在这一场战争中,尤格多米雷尼亚的顶梁柱倒了,黑方阵营最大的王牌同样倒了。

    这样一来,不但大圣杯被夺走,己方阵营的从者亦是只剩下两骑。

    黑Archer的喀戎。

    黑Berserker的源赖光。

    除了这两骑以外,身为Saber的齐格飞、身为Lancer的弗拉德三世与身为Caster的阿维斯布隆已经阵亡,身为Rider的阿斯托尔福又已经叛逃,身为Assassin的开膛手杰克更是彻底失控,根本无法指望。

    而敌方却是除了Berserker一骑以外,其余从者尽皆没有损失,甚至还多了一个天草四郎时贞,一共七骑从者,战力充足。

    这个状况,让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魔术师感到有些绝望。

    甚至,连米雷尼亚城都被摧毁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一堆废墟。

    连据点都被端掉了,黑方阵营的劣势难道还用多说吗?

    至于本来就有的优势,如今也全部都丧失了。

    得到知名度加成的弗拉德三世已经死了。

    以魔力分流的形式让人造人来提供魔力的做法也被破了。

    毕竟,负责提供魔力的人造人便全部位于米雷尼亚城地下室的培养槽中。

    现在,米雷尼亚城都已经被摧毁了,那些人造人只怕也都被活埋了吧?

    证据便是自从战争开始以后,菲奥蕾便感觉到自己的魔力的消耗加速了不知道多少。

    那些魔力的消耗,通通都是因为喀戎在战斗的关系。

    在这样的情况下,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又怎么可能不绝望?

    然而,让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有些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好久不见了!各位!”

    只见,在米雷尼亚城的废墟前,阿斯托尔福正热情的向着回来的所有人招手。

    其身旁,还跟着一名与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制造的人造人几乎一模一样的存在。

    “请叫我齐格吧。”

    人造人以比之前成熟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面貌,以及蕴含着比其余的人造人强烈了些许,能够感受到明确的意志的眼神,看向了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众多魔术师,这般说着。

    “我已经决定使用这个名字来度过接下来的余生,这也是为了纪念那位将生命寄托给我的大英雄。”

    自称为齐格的人造人便这样向着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人表示着。

    而在两人的身后,竟是躺着一个个的人造人。

    一个个本来被作为魔力电池存在,理应被活埋在米雷尼亚城的废墟下的人造人。

    看到这里,其余人姑且不说,菲奥蕾和考列斯是明白了。

    “看来,你将自己的同族都给救了出来了。”

    菲奥蕾坐在轮椅上,看着站在阿斯托尔福旁边的齐格,深吸了一口气以后,如此开口。

    “总之,先跟我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就这样,本应叛逃的阿斯托尔福带着名为齐格的人造人回来了。

    这些,方里都还不知道。

    因为,方里还在战场上。

    “啪…”

    清脆的响声从方里的手上传出。

    那是其所佩戴的手镯上的一块玛纳矿石碎裂开来的声音。

    “耗尽一块了吗?”

    方里倒是有些意外,转过头,看向了前来汇合的源赖光。

    “你使用宝具了吗?魔力消耗得这么快?”

    方里的话语,却是没有引来源赖光的反应。

    方里顿时更加讶异。

    只见,源赖光有如根本没有听到方里在说什么一样,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这是过去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对于这位将方里视为儿子的源氏首领来说,居然会在与方里相处的时候心不在焉,那足以让所有人惊讶,乃至震惊。

    于是,方里询问出声。

    “你怎么了?”

    这一次,方里的声音似乎成功的传入源赖光的耳中了。

    “唉?”源赖光顿时反应了过来,向着方里展露出温婉的笑容,极为亲切的说道:“怎么了吗?御主?”

    那个有如究极的大和抚子一般的气质和表现,跟以前一般无二。

    这让方里都开始怀疑,刚刚是不是自己的声音太小,源赖光才听不见。

    但敏锐的直觉却也告诉了方里,似乎还是有什么不对劲。

    就在方里准备继续过问的时候…

    “咚咚…”

    方里的心跳,陡然没有来由的加快。

    “嗯?”

    方里先是一怔,随即便是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样,转过眼帘,看向另外一个方向。

    在那里,一道身影正以极快的速度飞跃而来,一会以后,落在了方里的面前。

    “太好了。”

    贞德看着方里,不由得有些放心的说了一句。

    “还好你没有离开。”

    这么说着,贞德那精致的俏脸上便是浮现出安心的笑容。

    那笑容,仿佛圣洁的信徒一般,令人不禁被吸引。

    “你终于来了吗?”方里微微一笑,对着贞德说道:“可惜,你来得太晚了。”

    “的确。”贞德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得认真了起来,直视着方里,说道:“说实话,我现在有很多的疑问,如果你能够帮我一下的话,我会很感激的。”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方里直接说道:“这一次的事情的经过,我会全部告诉你的。”

    “谢谢!”贞德立即宛若得救了一般,重新焕发出笑容。

    而在这个过程中,源赖光却不像以前那般,一看到有异性接近方里便二话不说的拔刀。

    源赖光只是沉默着,再次有些心不在焉了起来。

    殊不知,方里同样还在观察着她。

    “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方里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