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19 失去了记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为什么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人会对齐格和阿斯托尔福展现出那么强烈的敌意呢?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阿斯托尔福的御主已经换人了。

    令咒是会与其它的令咒发生反应的。

    因此,在看到齐格的瞬间里,方里的令咒便已经传来了刺痛感,告诉了方里。

    眼前这个人造人,也是一名御主。

    想必,同样的反应,菲奥蕾也有产生吧?

    这样一来,再联想一下状况,那么,谁都能够猜到,与齐格缔结契约,使其成为御主的从者,到底是谁。

    除了阿斯托尔福以外,绝对不做第二人想。

    而既然阿斯托尔福的御主已经换人,作为原御主,并且前往追击的塞蕾尼凯的下场如何,难道还需要猜吗?

    反正,方里并不认为,以塞蕾尼凯对阿斯托尔福的执着和变态的心理,如果还活着的话,她会允许阿斯托尔福的御主换成齐格,更不认为,塞蕾尼凯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人直接回来。

    现在,这些状况都发生了,那就只能意味着塞蕾尼凯被解决了。

    正是因为这样,齐格才会沉默。

    因为,他百口莫辩。

    也正是因为知道塞蕾尼凯已经死了,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众人才会认为是眼前这两个人杀害了她,从而交换了契约。

    在这样的情况下,齐格和阿斯托尔福还大大方方的回来,甚至将人造人擅自都给带出来?

    这让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人怎么能够不敌视这两个人?

    对此,阿斯托尔福一直都在主张。

    “杀死我的前御主的人可不是齐格,当然也不是我,而是黑Assassin啊!”

    从刚刚开始,阿斯托尔福便一直都在这么主张。

    “在我们互相遭遇的时候,黑Assassin突然就出现了,而且将前御主给杀掉了,还挖走了她的心脏,我这才有办法与新的御主缔结契约,要不然,前御主那里可是有令咒的喔?我怎么可能还能反杀成功啊?”

    本人便是这么说的。

    可是,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人就是不愿意相信这件事。

    “照你们的说法,黑Assassin既然出现了的话,那你们怎么可能平安无事?”考列斯有理有据的分析道:“当时,如果塞蕾尼凯已经被杀害了,那Rider就会受到失去御主的影响,以Assassin的能力的话,想杀掉你们两个应该很简单吧?”

    这倒是没错。

    本来,阿斯托尔福便因为叛逃的关系,被塞蕾尼凯切断了魔力供给的道路,无法得到魔力。

    即使有单独行动的技能,但阿斯托尔福的单独行动技能只是B级,在失去魔力供给的状况下,顶多只能自由活动两天。

    如此一来,在遭遇到塞蕾尼凯的时候,阿斯托尔福只怕已经差不多到极限,至少魔力方面应该消耗得差不多了,战斗力肯定会受到影响。

    再加上阿斯托尔福的实力并不算强,若是再进一步遭到削弱,哪怕是Assassin的从者,从正面进攻都能杀掉阿斯托尔福吧?

    这样的阿斯托尔福断然不可能在Assassin的面前活下来,并与齐格缔结契约。

    当然,这个分析只是理论上,缺乏对实际、对状况的理解。

    或许,当时就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因素,最终致使Assassin下手前齐格与阿斯托尔福成功契约,并击退了对方。

    可这也很难进行说明。

    既然很难说明,那就无法让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人信服。

    针对这一点,阿斯托尔福还想说什么,可就是说不上来。

    “那个时候…那个时候黑Assassin好像是因为什么理由,所以才无法杀死我们啊!”

    阿斯托尔福着急到快哭出来一样的说着。

    “我明明就知道这件事情,可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这也是阿斯托尔福的话无法令人信服的缘由。

    谁能够接受这样的说法啊?

    阿斯托尔福只是理性被蒸发了而已,又不是记忆被蒸发了,怎么会想不起来当时发生了什么?

    介于这个理由,众人只觉得阿斯托尔福是找不到借口而已。

    然而,这个时候,方里却是开口了。

    “你们当然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

    方里耸了耸肩,如此说着。

    “那个从者可是有着情报抹消的技能,一旦退场,那所有针对她的情报会连同记忆一起被消除。”

    这就是原因。

    “菲奥蕾应该也有感觉吧?”方里看向了菲奥蕾,说道:“你还记得在布加勒斯特的时候起过雾吗?”

    “雾?”菲奥蕾微微一愣。

    看到这里,所有人便明白了。

    菲奥蕾已经忘记了。

    因为,那个雾正是开膛手杰克的宝具,算是情报的一部分,同样在情报抹消的范围内。

    事实上,方里同样忘记了部分情报。

    可是,方里忘记的仅仅是那一战的部分情报,对原著记忆的情报还存在着。

    至于对于其余人来说,开膛手杰克就是个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的神秘从者了。

    “所以,我也不知道黑Assassin为什么不杀掉这两个人。”方里事不关己般的说道:“大概是有什么原因吧?”

    其实,开膛手杰克之所以没有杀掉齐格和阿斯托尔福,就是因为方里造成的伤还在影响着她,致使她做出判断,不与从者交战,直接撤退。

    这件事,阿斯托尔福自然不知道。

    “总之,我们没有杀死前御主。”阿斯托尔福依旧主张道:“我们只记得是黑Assassin杀死她的,其余的事情都不知道。”

    明明就是个无法令人信服和信任的说法,阿斯托尔福却是抬头挺胸的将其说了出来,好像很自豪的样子。

    连齐格都开口了。

    “而我和Rider缔结契约,只是不想看到他因为失去御主就消失掉了。”齐格注视向了菲奥蕾,以坚定的表情说道:“而我们回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给予我的同伴们自由。”

    这句话的意思,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人不明白。

    齐格回来的理由是想解放被尤格多米雷尼亚当做道具使用的人造人。

    仅此而已。

    这让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魔术师们的面容变得充满了怒气。

    而那一个个的人造人则是彻底茫然了。

    气氛再次变得僵硬了起来。

    方里与贞德待在了后方,极为默契的互相对视了一眼,紧接着选择了沉默。

    毕竟,这是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事情。

    与方里,与贞德,都无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