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22 就这么干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席尔薇雅也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个农村中的普通少女一样,无忧无虑的长大。

    她有三个比她大的兄弟姐妹。

    她会与他们在干农活的时候,于田地里面尽情的追逐和玩耍,直到全身都沾满了泥巴。

    她还有着一个母亲。

    她从她那里知道了耶稣的存在,并决定作为一名天主教的教徒,每天向神献上祈祷。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希望能够这样一直祈祷到回归主的怀抱为止。”

    她这样对着自己的母亲说着。

    那个时候,母亲只是以温柔的微笑抚摸着她的头,并说道。

    “主会听到你的祈祷的。”

    那个时候,她也非常的高兴。

    当然,她不知道,她的祈祷,主到底有没有听到。

    只是,有一天,她却听到了主的声音。

    是的。

    她——贞德听到了主的声音。

    “人啊,你们为何要如此争斗…”

    主像这样叹息着,令叹息声传入了贞德的耳中。

    当时,贞德已经十七岁了。

    所以,贞德知道,主的叹息到底是因为什么。

    因为,人们在战争。

    法国、英国再加上后来加入进来的勃艮第。

    这三个国家,在贞德的那个年代里,已经彼此争斗了数十年了。

    在那即将临近百年的历史上最长的战争中,三个国家的争斗到底导致了多少人死去呢?

    贞德不知道。

    恐怕,全世界都没有人知道吧?

    可是…

    “主是知道的啊…”

    没错。

    哪怕人们不知道,但在天上看着这个世界的一切的神肯定是知道的。

    所以,神才会发出叹息。

    于是,从那个时候起,贞德就决定了。

    “我要阻止这一切。”

    即不是为了拯救世人。

    亦不是为了拯救世界。

    后世之人称为圣女的存在,其源头,一开始的时候仅仅是因为一声叹息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贞德告别了家人,离开了家乡。

    只是一名农村里来的小姑娘的她,为了解放被战争所困的法国中部的奥尔良而几经波折,最终获得了兵权。

    执掌军队指挥权的是一名十七岁的小丫头。

    不明真相的好事者恐怕只会将她视为单纯的象征和装饰性的存在吧?

    但是,跟随在她身后的士兵们却无一例外的会对这种说法予以反驳。

    “如果只是象征的话,只要在后方摇旗呐喊就行了。”

    可是,这位少女并不是在后方,而是在最前线浴血奋战。

    “如果只是装饰性的存在的话,那就不会上战场。”

    可是,她却认为身为旗帜的自己应该冲在最前方,即使从来没有从腰间的剑鞘中拔出过圣剑,她也依然在战斗。

    “你们根本不知道,看着那一面旗的我们,为了追上去,究竟注视了它多久。”

    只要有她在的话,那么,无论如何,法国都不会败亡。

    人们便是这么信任着她。

    然后,她解放了奥尔良,成为了法国的英雄。

    然后,她寻回了王太子查理,并凯旋回到了兰斯,辅助其作为法兰西的国王,举行加冕仪式。

    然而,人们也没有听到圣女的叹息。

    “啊啊,我既然杀了那么多的人…”

    为了阻止战争,圣女走上了战场。

    为了保护法国的民众,圣女杀害了敌国许多的将相。

    手中已经沾满鲜血的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圣女。

    “我也只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而已…”

    所以,贞德知道。

    “有一天,我也肯定会受到惩罚…”

    这个惩罚,很快就来了。

    “你这个魔女!”

    “不详的象征!”

    “必须将你处刑!”

    “你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曾几何时,围绕在贞德身边的欢呼和赞颂开始变成了咒骂和怨恨。

    为了结束战争,贞德一直在战斗,结果终于是落入了敌国之手,被推向处刑台。

    人们知道她是一名虔诚的信徒,企图对其冠以魔女、异端、邪恶的名号,将其推入火中烧死。

    “你的祷告只是谎言。”

    “你的战斗带来了很多灾难。”

    “你无法受到上帝的眷顾。”

    “你没有具备虔诚的信仰。”

    审判的神官们这样宣告着,最后,将贞德绑在了十字架上,点燃了火。

    感受着火舌吞食着自己的身体,贞德真心是这么认为的。

    “真是太好了…”

    自己终于受到了惩罚。

    “主啊…”

    谨将此身托付于你。

    ……

    散发着光辉的空间中,席尔薇雅醒来。

    心中,充满了哀伤。

    “对不起。”

    贞德就像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向着席尔薇雅道歉。

    “让你看到了一些无聊的东西了。”

    这么说着,贞德的脸上挂着的是内疚的表情。

    两人的精神与记忆都是共享的。

    既然贞德能够得知席尔薇雅的记忆,那席尔薇雅自然也能得知贞德的过去。

    这种互享,甚至凌驾于御主和从者之间的梦境。

    如果说,方里只是梦见了源赖光的过去的话,那席尔薇雅就是感同身受般的体验了一遍贞德的人生。

    遗憾,不曾有。

    因为,席尔薇雅知道,贞德是带着满足离开这个世界,回归主的怀抱。

    哀伤,只是自己的。

    因为,哪怕感同身受,只要一想到那不是自己的经历,而是眼前这个与自己同心同体的少女的人生,席尔薇雅就不由得觉得一阵伤感。

    “你本来可以作为一个普通的少女幸福的生活着。”

    席尔薇雅这样子说道。

    对此,贞德仅仅给予一笑。

    “没办法,那就是我的选择。”

    声音中没有后悔,只有宽容和阔达。

    席尔薇雅终于明白了。

    “你为什么会被称为圣女,我终于明白了。”

    席尔薇雅的话,换来的仅仅是贞德的苦笑。

    原因也很简单。

    “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圣女。”

    这种想法,席尔薇雅不也感受过了吗?

    “真可惜啊。”席尔薇雅轻笑着说道:“其实,你更应该像个普通的少女一样,过着普通的日子,住着普通的房屋,谈着普通的恋爱的。”

    “恋爱…吗…?”贞德有些难为情般的笑了笑,俏脸微红的说道:“也…也不是没有这么想过,但…但那对我来说太奢侈了。”

    眼看着贞德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席尔薇雅再次明白。

    果然…

    “圣女只是一个普通少女而已啊…”

    只是,这个少女背负太多的东西了。

    如果可以的话…

    “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能让她普通的谈一场恋爱…”

    明白恋爱的滋味有多么美妙的席尔薇雅这般由衷的希望着。

    “对了。”

    席尔薇雅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

    “就这么干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