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27 你有资格说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此时此刻里,方里是真的觉得自己在了解贞德。

    在《绯弹的亚里亚》世界里,方里也见过在那个世界中身为贞德的后代的冰之魔女,甚至与其打过交道。

    可是,那个贞德与这个贞德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

    那个世界里的贞德展现出来的更多是身为策士与军师的一面,有种精打细算的感觉,虽然在战斗的时候也很凛然和冷静,却与「圣女」这个头衔没什么干系,反倒自称为魔女。

    这个世界里的贞德则有着许多的一面。

    在战场之上表现出认真与严肃的一面。

    在平凡之中表现出温柔与虔诚的一面。

    在方里面前则表现出害羞与尴尬的一面。

    与方里曾经打过交道的那个冰之魔女,完全就是不同的两个人。

    说起来,两人也的确是不同的两个人。

    一个是贞德本人。

    一个是贞德的后代。

    两者又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物。

    根本没有可比性。

    只是,即使是这样,方里心目中对「贞德」这个人物的认识也在渐渐的产生改变,变得更加的深入。

    哪怕对方仅仅是这个世界的贞德,那也一样。

    可惜,这样的一个人,却是在诬陷和谋害中迎来了悲惨的结局。

    一想到这里,方里便不由得注视向贞德。

    “嗯?”贞德察觉到了方里的目光,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吗?”

    “没什么。”方里不着痕迹的笑了笑,如此说道:“只是觉得你或许应该到外面去走一走,多见识一下这个时代的变化。”

    “是吗?”贞德有些为难般的说道:“不过,那估计很难,我只是为了圣杯大战的运行才被允许短暂现界,没有办法前往全世界。”

    “那只是你自己不允许自己有这样的机会而已吧?”方里漠然道:“如果你真想做到的话,那也不会很难,不如说反倒很简单?”

    这可不是方里在随口乱说。

    作为圣杯召唤出来的从者,以Ruler的职介现界的贞德拥有着许多的优势。

    如果贞德真的有想做的事,那凭借其特权和职介,想拿到圣杯也不是很难。

    到时候,贞德大可以许愿,获得肉身,与天草四郎时贞一样,存活于这个世界里,为自己活一次。

    这样的贞德,的确不是没有机会实现想法,只是没有要实现而已。

    “如果我真有属于自己的愿望,那圣杯就不会召唤我了,圣杯是不会召唤出影响圣杯战争正常运行的从者来作为Ruler的。”

    贞德的表情变得认真了起来,并看向方里。

    “我也不会为了这种程度的愿望就利用圣杯。”

    这是不容置疑的信念。

    从这里,贞德又向方里展现出自己拥有着强烈意志的坚强一面。

    对此,方里却仅仅是回以一笑。

    “也就是说,你不会为了自己而使用圣杯吧?”方里像是在对自己说这句话一样,低声说道:“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圣人吧?”

    方里的话语,贞德亦是清楚的听到了。

    “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名圣人。”

    若是换做平时,贞德应该会这么说。

    可看着方里那漠然的模样,贞德竟是换了一个回答。

    不,不是回答,而是提问。

    “那么,你有什么想实现的愿望吗?”

    贞德就这样注视着方里,轻声询问了一句。

    这个询问,让方里停下了脚步。

    “愿望…吗…?”

    方里有些哑然了起来。

    直到这时,方里才想起了一件事情。

    “圣杯乃是万能的许愿机。”

    能够在圣杯战争上获得胜利的人物,将同样获得这一万能的许愿机,实现自己的愿望。

    换言之…

    “身为圣杯大战的参加者,你也有实现愿望的机会。”贞德就像是提醒一般,向着方里说道:“如果最终你获得了胜利,得到了圣杯,那么,你将实现什么样的愿望呢?”

    这个问题,方里不曾想过。

    因为,对于方里来说,参加圣杯大战不是为了实现愿望,仅是为了完成主线任务而已。

    方里的主线任务,有两个都是与圣杯大战息息相关的。

    想完成任务,那就只能参加圣杯大战。

    可是,圣杯大战的胜利者能够获得的战利品,却反倒被方里给遗忘。

    原因也很简单吧?

    “我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实现的愿望。”方里迎着贞德的视线,说道:“我参加圣杯大战是有别的目的,不是为了圣杯本身。”

    “但就算是这样,如果圣杯落入你手中的话,你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吧?”贞德从席尔薇雅的记忆中完美的了解了方里的性格,带着静谧的表情,笑道:“到时候,如果你真的获得圣杯,那你就应该实现自己的愿望。”

    这是贞德的主张。

    “毕竟,你的确是因为它才参加了这场战争。”贞德郑重无比的说道:“你有权利实现自己的愿望。”

    也许,对于贞德这个裁定者来说,每一个御主和从者都将被一视同仁,给予其能够实现愿望的祝福吧?

    “就算你没有什么特别想实现的愿望,那也应该有什么想做的事情。”贞德这样子向着方里提醒道:“虽然这样说有些怂恿你的意思,未免太让人好高骛远,但如果你真的没有想实现的愿望的话,或许,现在便可以好好想想,自己想使用圣杯做什么了。”

    不然,豁出性命来战斗的意义便没有了。

    贞德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这让方里多少有些哭笑不得。

    “你说的也没错,我固然没有什么特别想实现的愿望,可想做的事情还是有的。”方里失笑般的说道:“不过,本来是我劝你考虑一下自己,现在怎么反而变成你劝我考虑一下自己了?”

    “那是因为你常常忽略自己啊。”贞德不由得会心一笑,说道:“席尔薇可是也有在抱怨,你太过于缺乏对自己的关心了喔?”

    “是吗?”方里没好气的对着贞德说道:“你有资格说我吗?”

    当下,贞德也是有些无言以对。

    两人顿时互相对视着。

    “噗哧…”

    下一秒钟,同时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方里与贞德还真有些合得来。

    至少,两人都有些过于关心周围,反而缺乏对自己的关心,某些时候也会非常的乱来,让身边的人捏一把冷汗。

    于是,亲近感在两人之间开始弥漫。

    “啊…”

    直到一会以后,贞德才犹如发现了什么一样,指着一个地方。

    “不如,我们去那里坐坐吧。”

    这么说着,贞德竟是环住了方里的手臂。

    让方里有些怔然了起来了。

    这…似乎也太亲近了一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