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28 必须阻止他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啊…”

    就在方里为之怔然的时候,贞德有如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一样,连忙松手,后退了好几步。

    “不…不是这样的…!”贞德有些慌慌张张的摇起手来,不知所措般的说道:“那…那只是下意识之间的举动!身体擅自做出来的!”

    “身体擅自做出来的?”方里有些恍然般的说道:“也就是说,这是席尔薇的…?”

    “嗯…嗯…!”贞德有些支支吾吾般的说道:“大…大概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已经习惯了这样做?”

    身体的主人习惯了这样做…

    的确,跟方里上街,席尔薇雅已经习惯了会做出这种亲密的举动。

    大概是受到席尔薇雅的潜意识的影响,贞德才会做出这种举动吧?

    毕竟,之前也说过,严格来说,贞德和席尔薇雅也不算是双重人格,而是更趋向于二者的融合。

    这样的话,会对身为恋人的方里做出这种举动,那也不足为奇了。

    “咳…”

    似乎是为了转移话题,贞德咳嗽了一声,重新指向一旁。

    “我刚才是想说,不如我们先去那里坐坐。”

    贞德所指的地方乃是一间以古老的石砖砌成的建筑物所改造而成的店,大大的玻璃窗也是打破石壁以后强行安装上去的样子。

    从外观来看的话,那与其说是餐厅,不如说是酒馆更合适。

    但是,建筑物的招牌上却明确的标示着餐厅的字眼,外面还摆放着露天的座位,客人似乎还是有不少。

    “我们都还没有吃早餐呢。”贞德颇为慎重的说道:“这样可不行,得好好补充身体的营养。”

    那过于慎重的态度,让方里都有些忍俊不禁。

    “为…为什么要笑啊?”贞德不由得抗议般的说道:“我说的是实话啊,不管是你还是席尔薇,都需要好好的管理自己的身体才行。”

    看来,凭依在席尔薇雅的身体上的这个事实,让贞德也产生了一种责任感,认为自己应该好好的管理席尔薇雅的身体。

    不过,如果不是因为贞德实在太慎重的样子,方里都想这会不会是贞德的借口,其实就是肚子饿了,所以想吃一顿而已了。

    “好吧。”方里摊了摊手,说道:“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将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吧。”

    听到方里的话,贞德的表情亦是变得严谨了起来,重重的点下了头。

    ……

    餐厅外,露天的座位前。

    方里与贞德相对而坐着,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三明治和意大利面,饮料则是牛奶。

    两人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由方里进行单方面的说明,将圣杯大战上发生的事情通通告诉了贞德。

    包括大圣杯被夺走的事。

    包括冬木市第三次圣杯战争的事情。

    包括双方阵营的从者的情报。

    理所当然,亦包括了天草四郎时贞的存在。

    听着来自方里的说明,贞德的表情是越变越沉重,最后甚至睁大了眼睛,一脸的震惊。

    不怪贞德会是这样的反应。

    冬木市第三次圣杯战争中,艾因兹贝伦家违规召唤出了Ruler的从者,这名从者还因为接触到了大圣杯而获得了肉体,在那以后隐姓埋名,加入圣堂教会,成为第八秘迹会的圣职者,带着满腔的执着,追求了大圣杯整整六、七十年,如今终于得逞的事情,实在太过于令人感到震撼了。

    “第二名的…Ruler…”

    贞德握着牛奶杯子的手在一点一点的收紧,低着头,喃喃出声。

    “原来如此,所以圣杯才会以这么勉强的方式召唤我,让我现界吗?”

    为了阻止上一届的Ruler利用圣杯实现愿望,圣杯哪怕是勉强都召唤出了第二名的Ruler,令其以凭依在别人的肉体上的方式,出现在这一次的圣杯大战上。

    而贞德也终于是明白了。

    “这一次,我被召唤的理由,就是为了阻止天草四郎时贞。”

    贞德以极其肯定的口吻,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即使表情沉重,即使不知道天草四郎时贞追求圣杯的目的,贞德依旧如此肯定。

    要说为什么的话…

    “是吗?”方里有些默然般的说道:“这也是你的启示带给你的结果吗?”

    “是的。”贞德将目光投至方里的身上,以前所未有沉重的表情,如此说道:“虽然还无法确认天草四郎时贞的目的,但那个人很危险,我从布加勒斯特中开始前往红方阵营的所在地时便一直有这种感觉。”

    而这种感觉,伴随着红方阵营不断的为了逃避自己而转换场所的做法,令得贞德越来越确信。

    若不是突然出了开膛手杰克的事情,贞德肯定会追查到底。

    “那个远东的圣人的愿望,肯定是非常危险的东西。”贞德抬起头,不知道是看向什么地方,低声说道:“必须阻止他才行。”

    口吻中,已经携带上了使命感。

    从这一个瞬间开始,贞德确认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之前,哪怕是天草四郎时贞使役从者,让从者来杀害自己,贞德也没有将其视为敌人。

    但现在就不同了。

    现在,贞德真正的开始将天草四郎时贞视为敌人。

    “他的存在,已经是彻底的扰乱了圣杯大战的运行,甚至于干涉到了世界,作为一名英灵,这是不被允许的事情。”贞德以决然的语气,这般说道:“所以,我必须得打倒他。”

    只有这件事情是可以被确定的。

    “也就是说…”方里放下了手中的饮料,对着贞德说道:“你准备介入圣杯大战,与红方阵营为敌了吗?”

    “只能这么做了。”贞德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在天草四郎时贞的控制下的红方阵营已经完全处于失控的状态,既然如此,我就得将他们都视为敌人。”

    为此,贞德的立场也明确了。

    “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还是准备与红方阵营抗战的吧?”贞德这么说道:“那么,我也许能够加入他们。”

    对于贞德来说,这已经不是圣杯大战该不该继续举行的问题了。

    这一场圣杯大战,在天草四郎时贞介入以后便彻底的进入了歧途。

    因此,本应为了保证圣杯战争的仪式顺利举行的Ruler,这一次,将为了阻止圣杯战争而行动。

    “你呢?”贞德向着方里询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