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31 远东地区的圣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草四郎时贞」。

    提到这个名字,所有人的眉头都一起皱了起来。

    “天草四郎时贞,远东的圣人吗?”

    菲奥蕾将目光投至贞德的身上,询问了一句。

    “Ruler,你对天草四郎时贞是怎么看的?”

    会问这个问题,不是因为贞德对天草四郎时贞有多熟悉,而是与天草四郎时贞一样,贞德也是因为身为信奉天主教的名人而被奉为圣女的存在。

    但是,贞德却有些面色为难了起来。

    “我对天草四郎时贞也并不是太过于了解,虽然同样都是信奉天主教的信徒,但我也只是因为被召唤出来的关系,拥有了相关的知识而已。”

    从者被召唤出来以后,无论是哪一位,都会被赋予当今时代的知识。

    可那也仅仅是知识而已。

    虽然同为信奉天主教的圣人和圣女,但贞德对天草四郎时贞的了解也仅限于知识上。

    “想想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考列斯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说道:“贞德是即使在世界的范围内都享有着最高的知名度的最有名的圣女,相比较起来,天草四郎时贞只不过是远东地区的一个小圣人,双方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天草四郎时贞之所以会成为圣人,只不过是因为从出生开始便一直在行使别人做不到的奇迹。

    能够单凭触碰便治疗疾病。

    令伤势恢复。

    甚至在水上行走。

    这些对于魔术师来说也是能够轻松办到的事情。

    不过,这些事情,落在五百年前的时代的民众眼前,那便成为了所谓的「奇迹」。

    有鉴于此,天草四郎时贞才会被奉为圣人,成为远东岛国的天主教的代言人,被一般的民众所崇拜。

    在那以后,幕府发布了禁教令,天草四郎时贞在发生的大规模叛乱中担当主谋,却也不是多么辉煌的事迹,尽管在最初的时候取得了剿灭幕府军的辉煌战果,但最后却因为粮草短缺而陷落了。

    也就是说,天草四郎时贞作为英雄的传说,出乎意料的贫乏。

    曾经带领过的军队只不过是一群信徒凑起来的团体,数量仅有三万。

    曾经焕发过的奇迹只不过是一些魔术师都能办到的事情,只不过是能够蒙骗不明所以的民众而已。

    哪怕是掀起了战乱,主事过战争,却也没有获得胜利,最终含恨而死。

    这些经历,说实话,以一名英灵的等级来看的话,别说是一流了,就算说是三流都是不为过的事情。

    “那么那么…”阿斯托尔福举起手来,这么说道:“那个叫什么天草的圣人,其实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敌人吧?”

    就是这么回事。

    比起迦尔纳、源赖光、阿喀琉斯、喀戎和赛米拉米斯这些顶级的从者,天草四郎时贞顶多就是杂鱼的级别。

    当然,再怎么说也是从者,天草四郎时贞还不至于比一般的魔术师弱,可单纯计算战斗能力的话,无论是多么小规模的圣杯战争里,只怕都是垫底的存在。

    即使在冬木市的第三次圣杯战争中,天草四郎时贞也是靠着谋略、头脑和自身的职介的特权来进行防守战,方才存活到最后,却也在离胜利只有一步的时候倒下。

    要说这是没什么大不了的敌人,那也的确是这样。

    然而…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那个人很可怕。”

    说这样的一句话的是齐格。

    这位得到了齐格飞所赋予的心脏才存活了下来的人造人,抬着一对酒红色的眼眸,极为认真的说了这么一句。

    “在那一天的战役中,我和Rider都在趁乱救出培养槽中的人造人,并没有直接面对天草四郎时贞,可他在空中庭园上出现的时候,我还是看到了他的身姿。”

    齐格的话语,令菲奥蕾、考列斯和喀戎都想起了那天的事情。

    那一天,名为天草四郎时贞的神父便率领着红方阵营的从者,站在空中庭园之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夺走了大圣杯。

    坦白讲,天草四郎时贞的作为在那场战役上几乎没有。

    即没有投身于战场之上,亦没有做出什么令人震惊的大事,纯粹就是一名主事者而已。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牢牢的驾驭着那一名名极为强力的从者,成为了他们的中心,哪怕是被整个黑方阵营的敌意所针对,那也一直挂着微笑,从始至终都不曾动摇。

    “那个英灵虽然在力量和实力上远远及不过强力的从者,哪怕是谋略和行动都无法称之为可怕,可唯有一件事物,却毫无疑问足以称之为英雄。”

    喀戎以沉重的口吻,如此出声。

    “那就是信念。”

    对于英雄来说,唯有这样事物是无论谁都及不过的。

    就是因为拥有着强大的信念,天草四郎时贞才能坚持下整整六、七十年,追求大圣杯,将这一执着实现。

    就是因为拥有着强大的信念,天草四郎时贞才能在众多强力的人物中脱颖而出,控制住了所有的局面。

    如果没有这种信念,那天草四郎时贞根本成为不了威胁。

    一旁,旁观着众人的对话的方里亦是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

    “信念…吗…?”

    仔细想想,或许的确是这样。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天草四郎时贞就不会在那天出现于方里的房间中,与这个最大的威胁正面对峙,并丝毫不露出弱势。

    当时,若是天草四郎时贞表现出一丝丝的弱势,那早就已经被方里给一刀斩杀了吧?

    没有变成那样,完全是靠的信念和执着在支撑着自己,使其能够直面方里。

    方里甚至如此想着。

    “那个时候,他之所以会出现,不是为了与我对话,而是打算牵制住我,不让我发现他们在米雷尼亚城的暗地里行事,将大圣杯给夺走吧?”

    明明就是那么弱小的敌人。

    明明是随时有可能被杀死的局面。

    明明就是像在走钢丝一样,哪怕踏错一步都会万劫不复。

    在这样的情况下,天草四郎时贞还是毫不犹豫的顺着这一条钢丝走了下去,最终有心算无心,牵制住了方里。

    那,或许就是天草四郎时贞的强大之处。

    想到这里,方里看向了贞德。

    “贞德。”方里对着贞德说道:“你拥有着对每一骑从者使用两次令咒的特权吧?”

    “那么,能不能用你的令咒,命令红方阵营的从者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