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34 全人类的救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是一个颇为奇妙的空间。

    首先,它宽敞到了堪称不可思议的地步。

    明明不是一个望不到边的广阔空间,四周的墙壁亦是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可却根本无法分辨出距离的长短,就像是空间本身被扭曲了一样,呈现出一种极为奇特的状态。

    天花板上则充满了水。

    如同一个倒挂着的湖一样,此方空间的天花板被水给充满了,水面上还盛开着各种各样的睡莲,就像一片彩虹色的天空。

    而在这样的一个空间的中央,一个巨大的祭坛正悬浮在了那里。

    那是一个球状的祭坛。

    祭坛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天体一样,悬浮在了半空中,散发着柔和的光辉,照亮了周围。

    此时此刻里,在这个散发着光辉的巨大球状祭坛前,有两道身影站立在了这里。

    一个是天草四郎时贞。

    一个是赛米拉米斯。

    “这就是大圣杯吗?”

    赛米拉米斯注视着如天体般悬浮在半空中的巨大祭坛,惊叹般的开口。

    “多么的…美丽…”

    赛米拉米斯只能用这样的话语来形容大圣杯。

    不是这位女帝的词汇过于贫乏,而是最终各种各样的感想,都将通往这个最直观的想法,将大圣杯带给人的第一印象完美的呈现出来。

    而大圣杯自然并不仅仅只是美丽而已。

    在图利法斯的地脉中日复一日的吸取魔力,吸取了整整六、七十年的时间的状况下,使大圣杯中充满的魔力简直堪称可怕。

    若一流的魔术师的魔力是一个水盆的话,大圣杯中所蕴含的魔力便是真真正正的海洋。

    大到足以连接英灵之座,召唤出一共十四骑的从者,乃至Ruler职介的第十五骑,之后剩下的部分还充沛到让人感觉不到有所消耗,极其可怕。

    如此庞大的魔力,如果由一流的魔术师进行利用,那几乎什么样的奇迹都能办到。

    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万能的许愿机。

    当然,大圣杯亦是有其极限,不可能做到真正的万能,能够实现的愿望也很有限,却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接近真品的存在了。

    对此,天草四郎时贞是最有发言权的。

    “尽管从灵脉上将其剥离的时候泄露了些许的魔力,但那不是会造成问题的分量。”

    天草四郎时贞注视着眼前的奇迹,眼中闪烁着前所未有的精光,只有脸上的微笑依旧一如既往。

    “为了将其剥离,我花费的努力可不少,当初的达尼克族长却能够轻而易举的办到,真是令人羡慕。”

    这可不是用羡慕就能形容的事情。

    坦白讲,将大圣杯从冬木市夺走,并运送到罗马尼亚的图利法斯,这种事情,根本就是脑袋被门给夹了的家伙才会做出来的事。

    那可不是什么能够随便搬来搬去的东西。

    大圣杯的本质乃是大规模的仪式魔法阵,本身就算再神奇,那也是魔法阵,一旦随便触动,那随时都有可能出错。

    达尼克明明是个聪明人,却对这样的一块易碎的玻璃使用那么蛮横的手段,让人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真的脑袋有毛病了。

    可达尼克最终还是成功的将大圣杯运送到了图利法斯,并固定在了地脉上,收取魔力。

    其中,运气的成分真的占据了不少,难怪连天草四郎时贞都说出「羡慕」这样的话来。

    要知道,本人为了做到这一步,不但需要空中庭园这个能够收纳大圣杯的宝具,还在常年以来不断的收集情报,最后还接触了冬木市的艾因兹贝伦、玛奇里和远坂这御三家,以不少的代价才终于掌握了有关大圣杯的原理和机能方面的有用情报,方才能够下定决心,如此一做。

    “不过,也多亏了这样,我也对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有所计划,达尼克族长也没有办法做到跟我一样的吧?”

    天草四郎时贞微微一笑,眼中则是燃烧着强烈的意志。

    那是足以灼烧旁人的信念和执着。

    “接下来,也该开始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了。”

    天草四郎时贞没有回过头,而是继续注视着大圣杯,向着赛米拉米斯搭话。

    “一旦我开始作业,那就没有办法指挥你们了,你们那边的准备应该很充分了吧?”

    天草四郎时贞的问话,换来的只是赛米拉米斯的不愉快。

    “我的御主啊,你以为你是在对谁说这种话?”赛米拉米斯带着危险的笑容,说道:“吾可是亚述的女帝,指挥士兵战斗这种事情,再怎么说也比只带领过区区三万人的你更擅长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能够放心了。”天草四郎时贞脸上笑容不变,这么说道:“不管怎么说,之前是那样的氛围的话,我也很担心呢。”

    在夺得大圣杯以后,天草四郎时贞便将红方阵营所有御主的令咒也都夺了过来,成功的成为了Lancer(迦尔纳)、Archer(阿塔兰忒)、Rider(阿喀琉斯)与一直不曾露面的Caster的御主。

    在不知不觉间被夺走使役的权利,那对于一众从者们来说,自然不是太痛快的事情。

    迦尔纳和阿塔兰忒还好。

    “……虽然不曾想过侍奉第二位御主,但既然状况已经变成这样了,我就姑且观看吧。”

    这是迦尔纳的说法。

    “确实,这种做法令人不愉快,难怪之前御主们一直没有露面,原来这就是你的计谋,不过愚蠢的上了你的当的魔术师也是咎由自取,如果你有信心驾驭住我,那就来尝试看看吧。”

    这是阿塔兰忒的说法。

    至于Caster,因为之前就已经与其进行过协议,反而没有问题。

    唯一有问题的便是阿喀琉斯。

    “那位半神英雄还因为你打断他与师父的对决,准备将你杀掉呢。”

    赛米拉米斯愉悦的笑了起来。

    “我的御主啊,如果不是我和迦尔纳出手的话,你可能已经被杀了喔?”

    就是这么一个状况。

    可天草四郎时贞却不以为然。

    “没关系,只要他还想与师父对决,那就暂时还能够容忍我,不然,失去御主,他也会消失。”

    这么说着,天草四郎时贞终于转过头来,看向了赛米拉米斯。

    “无论如何,这里就交给你了,赛米拉米斯。”

    留下这样的话,天草四郎时贞便再次看向了眼前的大圣杯。

    旋即,露出了至今为止最激昂的表情。

    “那么,我也该开始了。”

    天草四郎时贞缓缓的走向了大圣杯。

    “圣杯啊,实现我的悲愿吧。”

    “为全人类带来真正的救济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