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37 走吧,一定要赢(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二天。

    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别墅,在这一整天里,都于不为人知的寂静中度过。

    这种寂静,让别墅周围的空气都显得有些沉重,一般人若是踏入其中,只怕瞬间就会觉得呼吸困难,冷汗直流。

    由于方里已经夸下海口,声称有办法直接登上空中庭园,让黑方阵营不需要为此伤脑筋,尤格多米雷尼亚能做的事情也就剩下很少了。

    在将这很少的事情给做完以后,所有人便是直接陷入了无所事事的状态。

    这种状态可是真的很煎熬。

    明明知道即将有大事发生,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待在别墅里,静静的等待夜晚的到来,那种感觉,旁人绝对无法体会。

    当然,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众人也明白,一旦夜晚降临,圣杯大战的最后一战打响,他们也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这里等着。

    能够远离最危险的战场————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情。

    毕竟,魔术师就是一群早就舍弃了自身的生死的生物,对于生死反倒最不在乎。

    如果能够一睹圣杯大战中众多从者互相争斗的场面,那为此而不要命的魔术师肯定会比较多。

    所以,在被排除在外的不甘和什么都做不了的屈辱之间,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魔术师们度过了这一天。

    只有那一个个的人造人,依旧日复一日一样的巡视着,却开始了换班的机制,分批进行工作和进行身体的调整,过的井然有序。

    值得一提的是,阿维斯布隆所制造的那些失去了活动能力的魔像亦是被进行了回收,现在也经过了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魔术师的调整,投入到各种作业中。

    这些由卡巴拉的创始者所制造出来的魔像,每一具都是绝无仅有的精品,拿到魔术协会的拍卖会上肯定能够贩卖出高价,现在则随着阿维斯布隆的逝去,成为了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战利品。

    不过,阿维斯布隆的魔像本来就是由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提供财力、材料和场地进行制造的东西,回收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不管如此,即使再煎熬,时间都还是悄悄的流逝了过去。

    没过多久,夜幕终于是降临。

    房间里,方里从睡梦中醒来,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场景,不再是之前那般被妙不可言的山峰给遮蔽,而是清清楚楚的天花板,背后所枕着的也不再是柔软的大腿,而是舒服的枕头。

    于是,方里转过头,看向了身旁。

    “…………”

    只见,在房间的地板上,浑身充满母性的源氏首领以正统的跪坐之姿,闭目养神着。

    左边放置着收在鞘中的太刀。

    右边放置着弓箭。

    双手叠在了身前。

    背脊挺得笔直。

    那是纯粹的武人之姿。

    源赖光便这样闭目养神,即没有灵体化,亦没有对方里表现出粘人的亲昵。

    可是,方里的话是能够感觉到的。

    一股隐晦却强大的气势,正在源赖光的体内缓缓的积蓄。

    看到这里,相信,无论是谁都能够明白。

    源赖光,已经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的地步。

    随时,都能够出征。

    方里顿时微微一笑,同样坐起身来,闭上眼睛。

    “嗡…”

    淡淡的星光从其身上闪烁而起,犹如深邃的月夜里掠过半空的流星,转动了起来。

    时而缓慢。

    时而急促。

    时而锐利。

    时而柔和。

    配合着方里那起伏不定却犹如浑然天成一般的呼吸,名为星辰力的力量在方里的周身来回游荡。

    “咚咚…”

    结果,连方里体内的真祖之力都开始活跃了起来,似对接下来的狂欢产生了些许兴趣一样,使方里的心跳微微加快。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以后,星光才黯淡了下去,收敛回了方里的体内。

    方里这才重新睁开了眼睛。

    对面,源赖光有如心有所感一般,同样睁开了眼。

    下一刻,两人极为默契的相视一笑。

    没有说话。

    没有多余的情绪。

    即使,方里与源赖光都知道,在这一场大战过后,圣杯大战便会结束,两人也会一个继续踏上旅程,一个回归英灵之座,就此分离,那也什么都没有说。

    因为,再多的言语,都不需要在这一刻里出现,心情已经是能够互相明白的。

    所以,两人不需要言语。

    所以,两人不需要为这份分离而感到悲情。

    对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哪怕是方里都不知道。

    但无论如何,唯有一件事情能够确定。

    那便是…

    “走吧,一定要赢。”

    “是。”

    方里与源赖光便只进行了如此程度的对话。

    随即,一前一后的走出了房间,往别墅大门的方向走去。

    ……

    深邃的月夜里,寂静依旧在周围弥漫。

    别墅的大门外,其余闲杂人等已经全部退得一干二净,剩下的仅仅只有几对组合而已。

    菲奥蕾与喀戎。

    齐格与阿斯托尔福。

    连考列斯都在这里。

    再加上贞德,一共六人,静静的等在了这里。

    月光下,圣女手执圣旗,迎风而立,让旗帜随风飘扬,一身衣袍亦是猎猎作响,有种说不出来的神圣感兼伟大感。

    直到某一刻里,贞德才睁开了眼睛。

    “来了。”

    贞德的话语,让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投至别墅大门的方向。

    “咔嚓…”

    清晰无比的开门声中,别墅的大门被推开,使一对主仆从中缓缓的行走了出来。

    “喔?”

    方里一看到门前聚集的人数以后,立即便是将目光投至考列斯的身上。

    “你也打算一起去吗?”

    在从者们互相死斗的战场上,区区魔术师在那里,死亡率简直高达99%以上。

    可齐格和菲奥蕾依旧得去,那并不奇怪。

    一方面,两人都必须以御主的身份见证这场大战的终结。

    另一方面,御主与从者之间虽然有契约的因果线在连接,可距离越远,魔力的供给程度也会相应的降低,因此这一趟也是势在必行。

    可考列斯并不是御主,却还来淌这趟浑水,那就有点找死的嫌疑了。

    对此,考列斯自然再清楚不过。

    “不过,我再怎么说也是为Archer提供了一部分魔力,跟着去也不算没有好处,更别说我的职责本来就是辅助身为族长的姐姐,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掉。”考列斯这般说道:“而且,对于圣杯大战这样与魔法无异的神秘,不亲眼看到最后,实在太可惜。”

    这还真是具备魔术师风格的发言。

    “我倒是无所谓,可死了的话别怪我。”

    说着这样的话语,方里便取出了一件物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