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38 高空之上的战役(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是…?”

    看着方里取出的物品,众人不由得微微一怔。

    出现在方里手里的乃是一张符咒。

    赫然,便是曾经范星露赠送给方里的众多符咒中的一种————传送符。

    那是能够发动名为缩地术的星仙术,从而触发瞬间移动的效果的符咒。

    只要注入星辰力进行引导,那么,传送符就能瞬间将方里送至其曾经到过的地方。

    不过,与席尔薇雅的空间转移相同,这也是距离越远的话,需要注入的星辰力便越多的类型。

    但与席尔薇雅的空间转移不同,传送符没有范围的限制,只需要星辰力足够,那就算是地球的另一边,只要方里曾经去过那里,那就可以瞬间抵达。

    而红方阵营的空中庭园的位置,早已在昨天的时候便确认到。

    对方如今依旧在罗马尼亚的高空中飞行,正往国界线而去。

    这个距离,以方里的星辰力,不说是绰绰有余,但想抵达,一点都不勉强。

    “都准备好了吗?”

    方里环视了一眼周围。

    “既然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

    于是,方里将星辰力注入了符咒中。

    “铮————!”

    刺眼的光芒,顿时在符咒中闪烁而起。

    “急急如律令!敕!”

    一声令下,方里掷出了手中的符咒。

    “嗡————!”

    下一秒钟,以掷出的符咒为中心绽放而开的光芒笼罩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唰!”

    紧接着,在场的所有人便是通通都消失在了地面上。

    ……

    这里是至少三千米以上的高空。

    高空中,云层之上,一座奢侈又奢华的空中庭园犹如浮空的岛屿,又如飞天的要塞一般,缓缓的行驶在了月夜中。

    而在王之间,赛米拉米斯则正坐在了王位之上,眺望着下方。

    那里,没有任何的一个人。

    辽阔的王之间里就这样弥漫着寂静和寂寥的氛围。

    但赛米拉米斯并不在乎。

    毕竟…

    “王,本来就是孤高的。”

    口中这么说着,但赛米拉米斯的表情却不像其所说的那般骄傲,而是多少有些无趣。

    说来也是。

    王虽然是孤高的,却不是孤独的。

    赛米拉米斯喜欢孤高,可一点都不喜欢孤独。

    可以的话,赛米拉米斯是真心希望这个王之间里充满自己的奴隶,在自己的身下臣服。

    那不得不说是一种恶趣味。

    但王本来就是这样的生物。

    “不为自己的孤高而骄傲的王不是合格的王。”

    正是因为成为王是一件足以骄傲和自豪的事情,这个位置才值得去坐。

    不然,那这个王位也就没有追求的必要了。

    赛米拉米斯便是这么想的。

    当然,赛米拉米斯还不至于一个人坐在王位上,冲着毫无一人的王之间沾沾自喜。

    所以,赛米拉米斯才希望这个王之间里充满人,让别人来膜拜自己。

    “可惜,这座空中花园里的英雄都是难缠的人物。”

    作为亚述曾经的女帝,赛米拉米斯的麾下也不是没有能干的英雄将领。

    可与红方阵营的那些英雄比起来,自然是远远的不足。

    希腊神话中的半神英雄————阿喀琉斯。

    阿尔戈号中的女英雄————阿塔兰忒。

    单单这两骑,那便是别人求也求不得的一流人物,只要是有一点求才之心的人,那就会不惜一切都想得到这样的两位英雄吧?

    更别说,除了这两位以外,红方阵营里还有一位哪怕是在英灵之座中都能跻身最强之列的其中之一的大英雄。

    施舍的英雄————迦尔纳。

    以无私、高洁、端正、清廉而著名,英雄中的英雄般的人物。

    对于这样的一位前所未有的大英雄,哪怕是赛米拉米斯,有时候都会不禁心生敬意。

    但心生敬意的同时,又让赛米拉米斯不禁渴望。

    渴望看到对方在自己的身前俯首称臣的场景。

    那并不是办不到的事情。

    如果召唤迦尔纳的是赛米拉米斯,那迦尔纳估计会心甘情愿的向其俯首称臣吧?

    这位英雄对御主的态度虽然不至于说是绝对的服从,却是从一而终,绝不忤逆,虽不是忠心,却是其行为准则的信条。

    亦即,为需要自己的力量的人挥动手中的神枪而已。

    也正是因为这样,赛米拉米斯对迦尔纳其实最为警惕。

    “很难想象那位施舍的英雄会就这样心甘情愿的承认别的御主呢。”

    在一众英雄里,要说谁还对原来的御主有所执着的话,那就只剩下迦尔纳而已。

    在天草四郎时贞获得红方阵营几乎所有的从者的所有权以后,即使是阿喀琉斯都仅仅是对自己被任意玩弄的事实感到愤怒,而不是针对自己的御主被天草四郎时贞所害,陷入了无法醒来的梦境。

    唯独迦尔纳,在那以后,看似接受了这件事情,实则却一直待在一众御主的大厅中,牢牢的守护着那些御主。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赛米拉米斯早就将那些失去作用的人偶给解决掉了。

    没能这么办到,就是因为迦尔纳一直待在那里。

    赛米拉米斯也实在是搞不懂。

    “那些人偶到底还有什么值得守护的?”

    就在赛米拉米斯这么想着的时候…

    “唰!”

    其身前的空间里,一个荧幕陡然展开,让空中庭园的一角的景观进入赛米拉米斯的眼帘。

    荧幕上,空间陡然产生了扭曲,使数道身影蓦然出现在了那里。

    “————!”

    赛米拉米斯豁然起身。

    脸上,写满了惊讶。

    出现在空中庭园中的人,自然便是黑方阵营的一众御主和从者。

    其中,一名御主缓缓的向前走出几步,抬起眼帘,仿佛能够看到赛米拉米斯一样,嘴角缓缓的掀起。

    那一幕,与先前只身一人闯入空中庭园的时候,何其的相似。

    旋即,黑方阵营的御主与从者便像是兵分三路一样,陡然分开,向着各个方向突进。

    “那些家伙…!”

    赛米拉米斯那漂亮的面容微微扭曲。

    但很快的便是重新恢复了过来,露出了似冰冷似危险的妖艳。

    “虽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办到的,但既然来了的话,那也好…”

    赛米拉米斯身周的空间同样扭曲了起来。

    狂暴的魔力,在其身上宣泄而出。

    “就趁这个机会,将你们全部一网打尽吧!”

    当下,赛米拉米斯向空中庭园中的所有从者发起了念话。

    “敌人出现了,准备迎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