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46 早已注定的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轰隆…”

    三千米高空之上,空中庭园第二次的蓦然一震,仿佛即将坠落一样。

    与此同时,在空中庭园的其中一座神殿里,一股可怕的力量波动似涟漪般从中扩展了出来,令得光辉都从门窗之类的缝隙里泄露而出,照亮了四方。

    这样的现象,不知道维持了多久以后,方才渐渐的消散。

    也许,没有人注意到吧?

    在这个瞬间,一场能够列入传说中的激战,落下了幕布。

    ……

    “呼…”

    沙尘夹杂着时不时的从半空中落下,击打在地面上的碎石的滚动声一起,在辽阔的空间里面弥漫。

    “嗤…”

    白烟从一片焦黑的地面上冒起。

    “啪叽…啪叽啪叽…”

    地板还在龟裂着,令一道道的裂缝四处蔓延。

    石块、瓦砾、坑洞、塌方在这里到处都是,呈现出一片废弃的荒凉之景。

    而在这样的废墟里,源赖光正单膝跪在了地面上。

    “哈…哈…”

    喘息,不由自主的从其口中泄露而出。

    其身周,四名牛鬼已经消失不见,四天王的宝具亦是回归到了本来的地方,结束了一时的召唤。

    源赖光就这样以太刀支撑着身体,身上的铠甲到处都破破烂烂。

    也许,哪怕是在生前的时候,源赖光都不曾出现过如此狼狈的模样。

    但是,此时此刻,源赖光对自己的狼狈没有半分的羞耻,反倒是有些劫后余生般的喃喃。

    “活下来了吗…?”

    没错。

    能够活下来,那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因此,源赖光疲惫的抬起了眼帘,注视向了前方。

    在那里,施舍的大英雄已经倒下。

    身上,除了有被牛头天王的神雷给直击造成的伤势以外,还有剥离一体化的黄金铠甲造成的遍体鳞伤。

    而最受瞩目的则是位于心脏的伤。

    那是被锋利的太刀给贯穿所造成的。

    “铮…”

    淡淡的光粒子从迦尔纳的身体轮廓上开始散发。

    这一幕,告诉了迦尔纳。

    “啊啊,我输了…”

    是的。

    迦尔纳输了。

    必胜的弑神之枪,在四名牛鬼奋不顾身的迎面而上的碰撞下,将她们通通击杀的同时,亦是终于耗尽了力量,被源赖光用全力全开的雷击给挡下。

    而源赖光则是去势不减,在迦尔纳蓦然动容的眼神中,掠至其身前,贯穿了失去神枪,亦失去铠甲的他的心脏。

    如今,迦尔纳的灵核已经被粉碎。

    这一战,迦尔纳彻彻底底的输了。

    “原来如此,这才是输的感觉吗?”

    迦尔纳那平静的面容上终于是浮现出一丝丝的笑容。

    看着这样的迦尔纳,源赖光不由得献上一句。

    “终究,还是你比较强。”

    这是实话。

    单以实力而言,源赖光终究还是及不上迦尔纳。

    诚然,源赖光是顶级从者,在所有的从者当中都属于超一流的存在,但还是不及迦尔纳这样可以争夺最强之名的破格级别。

    源赖光之所以能够战胜迦尔纳,一是因为神秘杀手的技能刚好能够突破迦尔纳那堪称不死的黄金铠甲,二是因为拥有着比迦尔纳更加优秀的御主。

    如果没有神秘杀手的技能的话,那源赖光一定会与阿周那一样,胜算非常的低。

    即使神秘杀手的能力让源赖光可以突破迦尔纳的黄金铠甲,面对那最后的弑神之枪,源赖光也束手无策,最终,还是靠着整整五划令咒的力量才堪堪挡了下来,战胜了迦尔纳。

    所以,源赖光自己是明白的。

    若是没有最后那五划令咒的力量,自己一定会倒在迦尔纳的弑神之枪之下,直接被消灭。

    绝对,没有第二种的结局。

    当然,源赖光还不至于因为这些理论上的冷静分析而介怀。

    即使自己是因为神秘杀手的能力方才能够与迦尔纳一战,可神秘杀手本来就是源赖光的力量,使用自己的力量,没有任何需要介怀的地方。

    就像方里,若是失去了直死魔眼的话,那实力至少会下降好几个等级,但他的战斗方式本来就是以直死魔眼为中心进行强化,直死魔眼亦是他自身的力量,不是任何的外力,本身便是方里的实力,没有理由不计算在内。

    否则,一定要计较的话,没有枪与甲的迦尔纳便也算不上破格级别了。

    能够挡下弑神之枪,源赖光也的确是依靠了令咒的力量,可迦尔纳那边同样是有令咒的,其御主却没有使用在他身上,过错自然也不在源赖光。

    正是因为清楚的明白这一点,迦尔纳的表情才会如此满足。

    是该满足了。

    究其一生,迦尔纳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修罗场,亦经历过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战斗,可真正能够全力全开的战斗的机会又有多少?

    因陀罗的欺骗,婆罗门的诅咒,连其母亲都向他发出过恳求,让他不与阿周那以外的人战斗,迦尔纳都一一承受了下来,真正不受到任何的束缚的战斗,真的是屈指可数。

    现在,面对与阿周那几乎可以算是同一个人的对手,迦尔纳出尽了全力。

    既然如此,哪怕结果是败北,迦尔纳都觉得满足了。

    于是,迦尔纳摇了摇头。

    “战场上,从来没有什么强弱之说,只有胜利与失败。”

    这一战,迦尔纳输了,源赖光赢了。

    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我输给了你和你的御主,这就是结果。”迦尔纳坦然的说道:“或许,在我失去御主以后,这场对决的结果便已经注定了下来,那也说不定。”

    如此说着,迦尔纳看向了源赖光。

    “我知道,身为战败者的我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有些恬不知耻,但是,我还是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帮我完成。”迦尔纳以真挚的语气,对着源赖光说道:“我希望,你能帮我救出我的御主。”

    最后的最后,迦尔纳唯一牵挂的竟是失去的御主。

    源赖光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点下了头。

    让迦尔纳,露出了由衷的笑容,闭上了眼睛,缓缓的消失在了光芒之下。

    于此,红方阵营最强的从者,红之Lancer退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