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50 那对我是没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死…了…?”

    贞德的表情微微一滞。

    “方里?那是谁啊?”

    莫德雷德则仿佛不在状况中一样,做出了这样的询问。

    但是,无论是贞德还是赛米拉米斯,都没有理会莫德雷德。

    “啪!”

    赛米拉米斯只是打了一个响指。

    下一秒钟,一个投影荧幕便是展现在了半空中。

    荧幕上呈现出来的是神殿中的一个极为辽阔的大厅。

    然而,在这个大厅里,可见度却相当的低。

    紫黑色的雾气正将大厅中的空间给完完全全的笼罩住。

    那雾气的浓度,已经是将整个空间都给遮蔽了起来,宛如化作一个沼泽一样,让人都觉得有股恶心的粘稠感。

    展现着这样的一幕,赛米拉米斯以愉快的声音,这般向着贞德出声。

    “如你所见,那里已经被浓郁到连我都害怕的剧毒给占领,在这样的毒性中,别说是一个人类,就是从者都会被融得骨头都不剩,从刚刚开始那里也不再传来动静,既然如此,除了那个男人已经死了以外,我已经想不到第二种可能性了。”

    赛米拉米斯的话语,让贞德明白了一件事情。

    方里,直到刚刚为止便一直都在那个充满剧毒的空间中,直到那一方空间失去所有的动静为止。

    “那个空间已经被我给隔绝了出来,毕竟毒性已经是浓到连空间本身都像是被污染了一样了,如果继续放任不管,怕是迟早会连整个空中庭园都给毒死。”

    赛米拉米斯带着妖艳的笑容,好像打算享受贞德的反应一样,侃侃而谈着。

    “不过,面对巴修姆的毒,那个男人能够战斗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了不起了,这个战绩比大部分的英灵都更加的伟大,值得人赞颂,你们不这么觉得吗?”

    这么说着的赛米拉米斯的口气中却充满着嘲讽。

    显然,赛米拉米斯只不过是在讽刺而已,别说是赞颂了,心中对方里的战绩的评价,估计也只有「不自量力」这种程度的认知而已吧?

    所以,赛米拉米斯现在所说的话,只是为了刺激贞德。

    刺激这个高尚的圣女。

    “你跟他的关系似乎很不错的样子。”

    赛米拉米斯状若好心般的说了这么一句。

    “怎么样?需要我帮你找找看里面还有没有剩下一点皮肉吗?”

    如此话语,便是化作尖锐的利刃,直指贞德的内心。

    “你这个家伙…”

    莫德雷德的声音变得低沉了起来。

    那是因为火大。

    当然,莫德雷德跟方里非亲非故,甚至完全不认识方里,自然不是因为方里的事情而感到愤怒。

    只是,这个沸点本来就很低的叛逆骑士,被赛米拉米斯那充满讽刺、调笑与轻蔑的口吻给激怒了。

    而连莫德雷德都这样了,贞德会遭受到多大的刺激,可想而知。

    然而,这一刻里,贞德却是意外的冷静。

    “没用的话就说到这里为止就行了,亚述的女帝。”

    贞德抬起了眼帘,望向了赛米拉米斯,手中圣旗如风,在其手中蓦然一转,伫向了地面。

    “锵!”

    清脆的响声中,圣旗重重的敲在了地面上。

    “呼!”

    旗杆上,一面旗帜随风展开,在贞德的头顶上飞扬。

    屹立于圣旗之下,贞德身上的气质陡然一变。

    变得即神圣,又凛然。

    在这样的情况下,贞德开口了。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我的身体正在告诉我,如果是那个男人的话,这种程度根本杀不死他。”

    贞德就这样堂堂正正的向着赛米拉米斯宣言。

    “所以,收起你的恶趣味,那对我是没用的。”

    这绝对不是逞强。

    在圣女的眼中涌动着的强烈意志,告诉了在场所有人,她就是这么坚信着。

    即使毫无根据。

    即使没有理由。

    那,也是一样。

    “……………”

    赛米拉米斯的笑容消失了。

    愉快的表情,瞬间被不悦给取代。

    “真是无聊。”

    亚述的女帝不再掩饰自己的内心,直接诉说着自己的情绪。

    “没想到,居然让你这么无聊的人进入我的王之间,如果能够多少取悦我一点的话,那还另当别论,现在的话,我只觉得耻辱了。”

    赛米拉米斯将目光转至莫德雷德的身上。

    “还有你,红saber,你可是我们这一边的从者,现在与黑方阵营一起行动,你是打算背叛我们吗?”

    听到这句话,莫德雷德倒是笑了。

    笑得极为桀骜。

    “我说,收起你那一套吧。”莫德雷德嗤之以鼻般的说道:“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对红方阵营的御主干的那些好事吗?现在居然还有脸说出我是你们那一边的人?脸皮也太厚了吧?”

    赛米拉米斯顿时眯起了眼睛。

    “的确,我将魔术协会派来的那些御主都给踢入了梦境中,我的御主也将红方的从者都纳入了麾下,但那又怎么样?”赛米拉米斯将目光投至莫德雷德的身上,笑道:“反正御主对于我们来说,只不过是将我们召唤出来,给我们提供魔力的人偶而已,我们回应御主的召唤,不是为了给别人做牛做马,而是同样有自己的愿望需要实现。”

    “你也是一样的吧?叛逆的骑士。”赛米拉米斯直接道出了莫德雷德的身份,这般说道:“现在,大圣杯就在我们这一边,只要你过来,那你的愿望也能一起实现,那种无关紧要的御主就扔到一边去怎么样?”

    赛米拉米斯的话一落,莫德雷德便是垂下了扛在肩膀上的王剑。

    罩在头盔里的脸,不管是贞德还是赛米拉米斯,均都无法看见。

    因此,也没有人知道,莫德雷德现在是什么表情。

    可莫德雷德的声音,众人却是听见了。

    “……你果然是个令人觉得不爽的毒妇。”

    莫德雷德便是这么说着。

    “如果你还不明白的话,那就让我告诉你吧。”

    说着这样的话,莫德雷德将王剑指向了赛米拉米斯。

    “跟什么御主和阵营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就是看你不爽。”

    “就算是死,我也绝对不要跟你这个毒妇一起实现愿望。”

    这样的话语,便是以称得上是口无遮拦的方式,传入了赛米拉米斯的耳中。

    让赛米拉米斯闭上了眼睛。

    脸上,终于是出现了怒气。

    “是吗?”

    赛米拉米斯无情的宣言。

    “那你就去死吧。”

    王之间里,致命的毒气开始弥漫了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