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54 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对于贞德的身份,阿喀琉斯是了解的。

    在这一次的大决战开始之前,天草四郎时贞便已经向所有人透露了自己凭借启示、真名看破以及多年来收集到的情报。

    “这一届的ruler是圣女贞德。”

    这样的情报,天草四郎时贞告诉过所有人。

    所以,阿喀琉斯知道贞德的真名。

    可是,正是因为知道,阿喀琉斯才觉得不可思议。

    “为什么区区的圣女能够伤到我?”

    在圣女贞德的传说中,虽然也有着与上帝和天使多少有些关系的部分,可圣女本身却是与神没有任何联系的存在。

    出身的家庭乃是普通的农村。

    自身的种族乃是普通的人类。

    置身的场所乃是普通的战场。

    使用的武器乃是普通的凡兵。

    换言之,贞德即没有可能拥有神性,亦没有可能拥有能够弑神的宝具,即使因为乃是全世界最有名的圣女,又是裁定者的职介,享有着各种各样的特权的关系,本身能够跻身顶级从者之列,但却绝对没有可能伤及拥有着不死身的阿喀琉斯。

    但阿喀琉斯却因为贞德的攻击受了伤。

    这让阿喀琉斯想起了迦尔纳的状况。

    “说起来,lancer明明也是不死的英雄,却也在上次对战ruler的时候受伤了。”

    也就是说,贞德拥有着可以无视两人的防御,对两人造成伤害的手段。

    这个想法也没错。

    虽然阿喀琉斯的不死身严格来说是一种体质,一种宝具,可席尔薇雅所装备的女神之心便是能够无视这样的防御,直接造成全额伤害。

    阿喀琉斯的不死身,在贞德的面前是没用的。

    “呼————!”

    圣旗在爆炎中挥舞而过,拨开了周围的火浪,令贞德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空气中。

    “阿喀琉斯,阿塔兰忒。”

    贞德直视向了两名希腊的英雄,以两人的真名来称呼对方的同时,亦是这般开口。

    “已经够了,我并不想再继续跟你们战斗。”

    至少,贞德已经明白,阿喀琉斯和阿塔兰忒并不是真的与天草四郎时贞同流合污,而是在状况的驱使下与其站在同一战线而已。

    “我不知道,天草四郎时贞的愿望到底是不是真的,那样的愿望又能不能够实现。”

    贞德以极为真挚的口气,如此向着两人说道。

    “所以,请让我过去,让我亲眼看看那个远东的圣人到底在干什么。”

    强而有力的话语,让阿喀琉斯与阿塔兰忒当场眼神变幻,陷入了沉默。

    这亦是证明了贞德的猜测是对的。

    无论是阿喀琉斯还是阿塔兰忒,都并不是真的认为天草四郎时贞能够救济全人类,所以在协助他。

    阿喀琉斯与阿塔兰忒,只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姑且选择与天草四郎时贞站在同一战线上而已。

    两人,都对天草四郎时贞缺乏了信任。

    即使天草四郎时贞的愿望对于两人来说并不是值得排斥的事物,甚至能够给予认同,可终究,太过于遥不可及了。

    因此,两人对贞德的提议依旧有些犹豫。

    可惜,这份犹豫很快便是被阻止。

    “那可是绝对不行的喔,圣女啊。”

    妖艳又危险的声音,就这么从前方的王座的位置上传来。

    “嘭————!”

    同一时间里,在一个闷击声之下,一道身影如之前的阿喀琉斯那般,被重重的击飞,于地面上狼狈的滚动了好几圈以后,方才在贞德的身旁停了下来。

    “唔…!”

    莫德雷德捂着胸口,挣扎着从地面上站起身。

    “红saber…!”

    贞德微微一惊。

    在场的所有人顿时均都将目光投至王位的方向。

    在那里,赛米拉米斯依旧有些慵懒似的端坐着,身周徘徊着一条条带着勾爪的锁链,如被毒蛇给环绕着的女王一般,看向这边的眼神充满了睥睨。

    “法国的圣女,世界最知名的圣人。”

    赛米拉米斯幽幽的笑着,轻声开口。

    “你难道不明白,我的御主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到底是多大的伟业吗?”

    这么说着,赛米拉米斯以诱惑般的口吻出声。

    “那可是全人类的救济,全世界的救赎,你既然是圣女的话,那难道就不想看到那样的事情发生吗?”

    赛米拉米斯的声音,直击贞德的心灵。

    “因为嫉妒同为圣人的御主可以做出如此的伟业,所以想破坏,你应该不至于拥有这样的想法吧?”赛米拉米斯有些满不在乎般的笑道:“既然如此,你就没有理由与我的御主为敌,即使他做的事情多少算是违反了圣杯大战的规则,同为圣人的你,为了全人类的未来,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的确。

    如果天草四郎时贞所做的事情,乃是真的如其所说的那般,能够救济全人类的话,那么,相信没有任何一名英雄会反对。

    这也是阿喀琉斯与阿塔兰忒还愿意与其站在同一战线上的理由。

    即使阿喀琉斯与阿塔兰忒的想法不同,可两人再怎么说也都是英雄,不会阻止天草四郎时贞的伟业。

    问题是…

    “那真的是全人类的救济吗?”

    贞德提出了最根本的问题。

    “如果真的是那么美好的事情,为何我的启示会让我阻止他?”

    不管天草四郎时贞是不是真的想救济全人类,这件事情本身也没错,可也无法保证他正在做的事情能够达到这一目的。

    所以…

    “我只知道,他正在做的事情,毫无疑问非常危险。”

    贞德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向着赛米拉米斯出声。

    “那么,我就必须阻止他。”

    强烈的意志,在贞德的话语间起伏。

    “……看来,不将你杀死是不行了。”

    赛米拉米斯怜悯般的说着。

    “就让我杀掉你吧。”

    “放心,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伴随着这样的话语,赛米拉米斯伸出了手。

    就在这一个瞬间…

    “啪叽…”

    一个非常轻微,却极为清晰的龟裂声,没有任何前兆的在王之间的空间里响了起来。

    “啪叽…啪叽啪叽…”

    龟裂声不断的响起,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让众人纷纷都面露怔然之色。

    只有赛米拉米斯,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睁大了眼睛,猛的站起了身,看向半空,发出了惊愕万分的话语。

    “不可能…!”

    在赛米拉米斯那极其惊愕的话语中,众人发现。

    在王之间的半空,空间本身在龟裂。

    “砰————!”

    破碎声,让那一方空间如砸烂的镜子一样,蓦然炸裂,洒出了碎片。

    “嗡————!”

    充满着致命毒性的浓雾,顿时在那破碎的空间中涌了出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