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56 在这里算清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咳…”

    “唔…”

    一片寂静的王之间里,激战以谁都想不到的形式落幕了。

    阿喀琉斯与阿塔兰忒双双倒在了地面上。

    身上,均都有着一道狰狞的创伤。

    身下,均都有着一滩缓缓扩展的血泊。

    希腊神话中著名的两位英雄就这样静静的躺着,一边咳出鲜血,一边动弹着手指。

    最终,不管是阿喀琉斯还是阿塔兰忒,都放弃了起身。

    不是不想挣扎,而是办不到。

    虽然灵核并没有被破坏,可两骑从者均都感觉到了死期在向着自己逼近。

    “啊啊…”

    放弃了挣扎的两名英雄理解了。

    “这就是直死魔眼的力量吗…?”

    正是如此。

    即使没有被破坏灵核,可阿喀琉斯与阿塔兰忒亦是受到了致命的伤势。

    要害的死线被切断,致使两人的伤势再也不可能恢复过来。

    而既然要害的伤势无法恢复,那死期迟早会到来。

    即使阿喀琉斯与阿塔兰忒奋起挣扎,那也只不过是延缓死期的难看举动而已。

    因此,两人放弃了。

    哪怕内心再不甘。

    哪怕信念再坚定。

    唯独这件事情,不可逆转。

    于是,两人均都挤出了最后的一丝力气,艰难的转过眼帘,看向了王位的方向。

    在那里,鲜血淋漓的杀人鬼手中的凶器还在滴落着他们的血液,只有一对冰蓝色的魔眼转了过来,将目光投至两人的身上。

    里面,即没有怜悯,亦没有同情,有的只是将死亡当做理所当然的事情接受下来的平静。

    “哈哈…”阿喀琉斯不由得笑出声,有些自嘲般的说道:“明明就是靠着人类之身将英灵给杀死的功绩,那个家伙却一点都不为此感到得意呢。”

    “……或许吧。”阿塔兰忒望着天花板,淡淡的说道:“对于那个男人来说,我们就是这种程度的对手而已。”

    “被藐视了吗?”阿喀琉斯这么说着,却又马上推翻了自己的话语,说道:“不,不对,应该说,在他的战绩里,像我们这种等级的手下败将应该已经有不少了才对吧?”

    “正是如此。”阿塔兰忒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道:“真是让人好奇,那个男人到底经历过了什么样的修罗场才拥有了现在的实力。”

    “怎么?”阿喀琉斯洒脱般的笑道:“大姐看上他了吗?”

    “可惜。”阿塔兰忒缓缓的说道:“我对男人没什么兴趣。”

    “嘛,说的也是。”阿喀琉斯苦笑般的说道:“毕竟,大姐是阿尔忒弥斯的信仰者,早已起誓要保持纯洁了呢。”

    “……那种事情,也早就已经无关紧要了。”阿塔兰忒有如扼杀掉自己的感情一样,漠然的说道:“只是,我的愿望看来也只能到此结束了。”

    说到这里,阿塔兰忒那一直都很犀利冷静的口气才稍微带上了遗憾与不甘。

    阿喀琉斯是知道的。

    与单纯只希望追求强大的对手的自己不同,阿塔兰忒会参加圣杯大战,那是拥有着想实现的愿望的关系。

    那是对于了解她的人来说即会感到吃惊,又会觉得理所当然的愿望。

    基本上来说,阿塔兰忒的价值观与野兽是同等的。

    通过抢夺得到生存的食粮是正常的事情。

    生与死都是被注定,决定这些的只有强者与弱者而已。

    唯独对于那些得不到眷顾的孩子,阿塔兰忒才会产生一丝人应该有的同情心。

    从小就被父母给抛弃的这位女猎人,只希望能把这份恩情回报给孩子们。

    所以,阿塔兰忒的愿望,便是希望能够通过圣杯,创造出一个所有的孩子都可以在爱的包围下成长的世界。

    这是一个虽然及不上天草四郎时贞,却也相当的遥远的愿望。

    当然,那样的愿望,圣杯也是实现不了的。

    可阿塔兰忒还是抱着一丝希望,顽固的走了下去。

    之所以会协助天草四郎时贞,那也是因为这个愿望的关系吧?

    如果天草四郎时贞的愿望实现,人类都得到了救济的话,那么,孩子们同样可以幸福快乐的成长了。

    但现在,那样的世界,阿塔兰忒已经看不到了。

    “我也早有预感,杀死我的人或许就是那个男人。”阿塔兰忒极为淡然的说道:“现在,这个预感也实现了,真是只有在不好的意义上才会有效的敏锐感觉呢。”

    “是吗?”阿喀琉斯低声问道:“那大姐会觉得不甘心吗?”

    “当然,如果现在还有张弓搭箭的力气,拼死我都会回敬那个男人一箭。”阿塔兰忒的声音亦是变弱了下去,说道:“你呢?可否有遗憾?”

    “……有吧?”阿喀琉斯笑着,并这般说道:“虽然得到了渴望的对手,满足了内心对战斗的渴求,可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是希望老师最后能够夸夸我的。”

    意外小孩子气的发言,让阿塔兰忒亦是跟着笑了。

    然后,光粒子便是开始在两骑英雄的身体轮廓上出现。

    “……看来该走了呢。”

    “没办法,希望那个神父能够真的实现那个愿望吧。”

    留下这样的话语,阿喀琉斯与阿塔兰忒便是带着淡淡的遗憾与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解脱,化作一阵光粒子,消失不见了。

    红Rider与红Archer便在此退场。

    也许,就像阿塔兰忒所说的那般,这也是注定的结局。

    毕竟,在圣杯大战开始的第一天里,方里第一个遇上的敌方从者,便是这两位希腊的著名英雄。

    而方里则仅仅是目送这两名英雄的离开而已。

    “当初的仇,就在这里算清楚了。”

    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话语便留在了这里,让方里眼中的冰蓝色开始褪去。

    “你…你没事吧?”

    直到这时,贞德才反应了过来,看着方里那浑身鲜血淋漓的模样,连忙赶了过去。

    只剩下莫德雷德,头盔下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王位上的方里,心中暗暗的咂嘴。

    (御主啊,看来这一次的圣杯大战中出现了你我不曾想到的怪物了…)

    这句话,似乎传到了狮子劫界离那里了。

    理解到这里发生了什么事的死灵魔术师的叹息声也传入了莫德雷德的心中。

    (想从那样的怪物手中夺得圣杯,不太可能了啊…)

    显然,方里的爆发让这对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仆犹豫了。

    可圣杯大战,依旧还是在进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