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61 那我一直都在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没想到,事情居然变成这样了…”

    眼看着贞德向着自己展现出最直接的敌意,莎士比亚有些头疼般的扶额叹息。

    这名从者,真的可以说是毫无战斗能力。

    虽然因为技能的关系,只要天草四郎时贞没有出问题,莎士比亚就能逃过几乎所有的危机,贞德根本杀不掉莎士比亚,可莎士比亚同样也只能做到逃跑而已,根本做不到阻止。

    莎士比亚唯一拥有的能力,便是口中这条三寸不烂之舌。

    凭借话术来占据绝对的主导权,并将形式引向对自己有利的一方。

    这便是历史上最有名的文学家唯一能够办到的事。

    可惜,这件事情,却是被方里以最为直接且粗暴的方式给破坏。

    现在,莎士比亚也是黔驴技穷了。

    当然,想拖住敌人的话,莎士比亚还是有办法的。

    可这一次的敌人并不仅仅只有贞德。

    在贞德的旁边,一直以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自己的方里,那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对那样的杀人鬼来说,道理根本讲不清。)

    哪怕有再强大的话术,对方如果一直保持冷静和无情,那就没有发挥作用的余地。

    更别说,莎士比亚也不认为,自己的技能能够让自己逃过直死魔眼的追杀。

    一方是赋予死亡的人。

    一方是逃避死亡的人。

    就像矛与盾,互相碰撞时,矛更锋利的话,盾便会被贯穿,盾更坚固的话,矛就会折断,看的只是哪边更强。

    而莎士比亚可不认为自己的技能比神域的魔眼更强。

    所以,第一秒钟或许能够撑下来,可第二秒钟以后就绝对只有死路一条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莎士比亚的选择只有一个。

    “我明白了。”

    莎士比亚极为光棍的举起手来。

    “我投降。”

    那干脆利落的模样,让贞德都不由得愣住了。

    “真…真的就这么投降了?”

    贞德多少有些反应不过来。

    “谁让吾辈没有战斗能力,打起来的话绝对会死,所以请务必饶我一命。”

    莎士比亚则是极为爽朗的说着这样的话,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投降的人应该有的态度。

    反倒是方里,深深的看了莎士比亚一眼。

    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从者,估计是看穿了方里这边根本没有打算对大圣杯动手脚,这才如此干脆利落的投降吧?

    只要这边没有对大圣杯动手脚的打算的话,那红方阵营就不算输。

    再怎么说,天草四郎时贞都还在大圣杯之中,进行着改造。

    一旦被天草四郎时贞改造成功,那么,全世界的魔力将会被吸取过来,天草四郎时贞也将会在第一时间里许下愿望,使第三魔法普遍化,得以实现全人类的救济。

    因此,想阻止这一切的话,只有两个方法。

    一:破坏大圣杯。

    二:妨碍天草四郎时贞的行为。

    前者既然已经不会出现,那后者便成为了唯一的方法。

    可该怎么妨碍天草四郎时贞的行为呢?

    天草四郎时贞可是已经与大圣杯连接同化,除非破坏大圣杯,不然根本就阻止不了。

    亦或者…

    “贞德,你留在这里。”

    方里收回了投向莎士比亚的目光,转而看向了大圣杯。

    口中,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我进去找天草四郎时贞。”

    惊人的话语,便从方里的口中说了出来。

    “进去找天草四郎时贞?”

    贞德不禁一惊。

    “什么?”

    连莎士比亚都愕然了。

    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天草四郎时贞能够连接大圣杯,并与大圣杯同化,那是因为宝具的效果。

    而方里呢?

    方里又该怎么做才能进入大圣杯的内部,找到天草四郎时贞?

    “不用担心。”

    方里自然知道自己说出来的话有多么的无谋。

    实际上,如果没有办法的话,那就真的只是一个无谋的说法而已了。

    偏偏,方里有个不知道可不可行的办法。

    “大圣杯是以第三魔法作为基础构建起来的仪式魔法阵,能够让英灵之座中的英雄的分灵在这个世界具现化,就是因为那让灵魂物质化的效果在发挥作用而已。”

    方里如此说明。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这边就用相同的力量,让灵魂的力量介入其中,或许便能进入圣杯的内部。”

    ————「圣痕」。

    方里赖以击败波罗斯的力量之一。

    使用这个能力时,能将灵魂的力量化作实质的力量,用来增强使用者的力量。

    那么,方里便在发动圣痕的瞬间里,在灵魂的力量被转化为实质的力量之前,将被提取出来的灵魂的力量注入大圣杯中,接触大圣杯,那或许就能进入其内部了。

    亦即,方里想采取与天草四郎时贞相同的方法。

    天草四郎时贞以宝具为媒介,连接了大圣杯,进而进入了大圣杯的内部。

    而方里则以自己的灵魂的力量为媒介,连接大圣杯,进而进入大圣杯的内部。

    如果说,天草四郎时贞的宝具是能够连接任何的魔术回路,那方里就用与大圣杯同源的力量来连接。

    这就是方里的打算。

    “不行!”

    贞德想也不想,直接否定。

    “的确,大圣杯的魔法阵是建立在第三魔法之上,而第三魔法是灵魂的物质化,如果以灵魂的力量作为媒介,与其连接并不是不可能!”

    可那实在太危险。

    “别忘了,圣杯战争的存在意义便是收集从者的灵魂,以其回归英灵之座的力量作为武器,打通前往世界外侧的孔,你贸然将灵魂的力量接连向大圣杯,那或许也会被大圣杯视为其中的一部分,瓦解掉人格,作为纯粹的魔力给储存起来!”

    贞德紧视着方里。

    “更何况,大圣杯的内侧和现实世界是彼此相异的两个空间,无论是物理法则还是魔术法则,在那里面肯定都不一样,谁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天草四郎时贞进入其中,我就已经很惊讶了,那可是走钢丝一样危险的行为!”

    那种行为,只有天草四郎时贞才会尝试。

    那个拥有着非凡信念,早已在方里的面前走过一次钢丝的圣人才会尝试。

    至于方里…

    “或许你还不知道吧?”

    方里看向了贞德,蓦然一笑。

    “如果面对死亡便是在走钢丝的话,那我一直都在走。”

    说完,方里便是化作一道幻影,掠向了大圣杯。

    “嘭!”

    白色的磷光在其身上如火焰般的燃烧而起。

    以方里的速度,贞德根本来不及阻止。

    “嗡!”

    下一秒钟,方里便是融入了大圣杯,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