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62 汇聚而来的伙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等等!”

    贞德的惊呼声有如迟来一般的响起。

    真的太迟了。

    这个时候,方里已经是与大圣杯进行了连接,进入了大圣杯的内部。

    “方里…”

    顿时,贞德有些担忧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

    反倒是莎士比亚,睁大着眼睛,高声欢呼。

    “情人们和疯子们都富于纷乱的思想!这正所谓是疯子所为啊!”

    贞德顿时注视向了莎士比亚,连手中的圣旗都举了起来。

    “别!吾辈投降了!请优待俘虏!”

    莎士比亚连忙举起手来,并说出了让知情人知道的话,肯定会将其大骂一顿的发言。

    因为,莎士比亚是英国人,贞德则在被英国俘虏以后,被百般污蔑,最终还被处以火刑。

    这种待遇,可不是所谓的优待俘虏。

    莎士比亚却用这一说法来针对贞德,实在太过于恶趣味了。

    说起来,贞德与莎士比亚在生前的时候也算是有过一段渊源。

    那不是指两人生前有什么交集,而是莎士比亚单方面的与贞德牵扯上关系而已。

    在莎士比亚所编写的剧作《亨利六世》中,贞德曾被莎士比亚给描写成魔女与妓女。

    那是因为贞德曾多次击败过英国军队,乃是百年战争中的英国敌国法国的将领,后来也是在英国给视为魔女进行火刑,在英国人的心中,根本与恶魔没什么两样。

    因此,十五世纪之后可以入手的英文文献中都把贞德描写成如此,将其彻底的进行丑化。

    根据当时的情势,再加上英国国民爱国心高涨,为了令剧作吸引到更多的观众,莎士比亚便同样将贞德的形象给丑化了。

    贞德自然也是知道这件事情,却也不至于因为这样就对莎士比亚动手。

    再怎么说,贞德一直都认为自己应该为死在自己手中的敌军士兵的生命进行赎罪才行。

    所以,不管是火刑还是丑化,贞德都会接受。

    现在,贞德真正关心的事情只有一件。

    那就是进入大圣杯中的方里的安危。

    仅此而已。

    “希望一切顺利。”

    ……

    同一时间里,在空中庭园的其余地方,各种动静亦是开始消停了下去。

    “啪!”

    碎裂声中,空中庭园的地面上,最后一具龙牙兵应声而碎,化作一堆骨头,散落满地。

    “呼…”

    半空中,骑在骏鹰身上的阿斯托尔福擦了擦汗水,向着背后的齐格笑着。

    “御主,我的表现怎么样?”

    闻言,齐格却是无言的看向了阿斯托尔福。

    “明明那些龙牙兵都是突然自己炸开的…”

    可阿斯托尔福却是表现出一副自己将其解决的模样,着实令人吐槽不能。

    “我也解决了不少啊,而且之前还被红Archer给追杀,我也很卖力的!”阿斯托尔福很不服气的说道:“你就不能夸夸我吗?”

    “好…”齐格只能摸了摸阿斯托尔福的头。

    “嘿嘿…”阿斯托尔福顿时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看这一幕,不知道的人只怕会以为是一对情侣在秀恩爱。

    实则,两人可都是男性。

    “不过,为什么龙牙兵会突然自己碎掉?”阿斯托尔福不明所以般的问道:“他们都不考虑一下保养使魔的吗?”

    “……应该不是因为这个问题才碎掉。”齐格摇了摇头,说道:“可能是控制龙牙兵的从者被打倒了,让龙牙兵失去了行动力。”

    “真的吗?”阿斯托尔福连忙说道:“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齐格稍微考虑了一下,随即将目光投向了位于中心的神殿。

    “我们也进去。”

    齐格便是做出了这么一个决定。

    “好!”

    阿斯托尔福也没有犹豫,直接驾驭着骏鹰,冲向了神殿的方向。

    ……

    另一边,在另外一座神殿里,一个昏暗的大厅中,一名从者解开了灵体化,出现在了其内。

    “就是这里吗?”

    源赖光抬起眼帘,望向了前方。

    在那里,一个帘子的后面,五名失去了御主资格的魔术师正在对话。

    “所以说,我的功劳才是最大的…”

    “报酬就拿来收购北欧的遗物…”

    “那不是幻想种的毛皮吗?”

    “需要我的时候随时跟我说一声…”

    “今天的课程,我们就先讲这些…”

    不,那已经无法称之为对话,而是一段段没有交集的胡言乱语了。

    源赖光皱起了眉头。

    这时,在其身后,两个带着讶异的声音响了起来。

    “Berserker…?”

    听到声音,源赖光转过头,看向了自己的背后。

    只见,菲奥蕾与考列斯正一个靠着义肢在走动,一个向着这边跑来。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源赖光有些惊讶的询问。

    菲奥蕾与考列斯顿时有些苦笑般的摇了摇头。

    “我们是暂时躲进这里避难的。”菲奥蕾这么说道:“外面的龙牙兵数量实在太多,我们无法全部应付过来。”

    “况且,也不知道会不会突然遇上从者。”考列斯则是说道:“所以,我们先在神殿中寻找退路,刚好找到了这里。”

    说话的同时,菲奥蕾与考列斯也注意到了帘子后面的异状,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源赖光却是察觉到两人的身边并没有从者的气息,几乎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Archer不在你们的身边吗?”

    此话一出,两人便同时沉默了。

    特别是菲奥蕾,似想隐藏自己的情绪一样,别过了头。

    看到这里,源赖光就明白了。

    “是吗…?”

    源赖光喃喃出声。

    “喀戎输了吗?”

    对于这个说法,菲奥蕾努力的挤出笑容。

    “喀戎走的时候是很满足的。”

    这是实话。

    因为,本人可是这么说的。

    “被弟子超越,那就是师父的胜利啊。”

    留下这样的话语,喀戎便带着满足的笑容,化作光粒子消失。

    源赖光也能理解。

    喀戎的实力绝对不弱,只是阿喀琉斯更强而已。

    在空中庭园这样的地方,没有遮掩物,面对阿喀琉斯的战车和骏足,喀戎会败北,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既然你们来了,那正好。”源赖光向着菲奥蕾和考列斯说道:“请你们帮我将那边的五位御主一起带上吧。”

    “带上?”菲奥蕾微微一怔。

    “带去哪里啊?”考列斯则问出了关键。

    于是,源赖光露出了温婉的笑容,这般出声。

    “到我的御主那里。”

    黑方阵营的幸存者们,终于开始汇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