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64 就在这里比比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果然来了啊…”

    当这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时,方里才终于是看清了亮光中的景象。

    那是与周围白茫茫的空间完全不同的景象。

    一言蔽之,便是一个闪闪发光的祭坛。

    祭坛的本体是一个巨大的魔术回路。

    一条条有如电排线一般的纹路正交错纵横着,构成了一个极其复杂难懂的图案,像祭坛一般,坐落在了那里,散发着难以言喻的美感。

    那就是大圣杯的本体,以第三魔法为基础构筑而成的圣杯战争的仪式魔法阵。

    而在魔法阵之前,名为天草四郎时贞的少年正站在了那里,注视着方里。

    看着天草四郎时贞,方里几乎是一瞬间便察觉到了这个圣人的变化。

    首先,天草四郎时贞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两条手臂正如同被魔法术式给缠绕着一样,绽放出魔力的波动。

    ————「右臂-恶逆捕食(Right_Hand_Evil_Eater)」。

    ————「左臂-天惠基盘(Left_Hand_Xanadu_Matrix)」。

    那正是天草四郎时贞的宝具。

    除此之外,天草四郎时贞的脸上亦是不再似之前那般,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而是展露出有如漠视世间一切的冷淡一样,显得极其的平静。

    只有一对眼睛,燃烧着灼热的信念。

    不顾一切,只遵循着前方的道路,向着前方进发的信念。

    这股信念的灼热程度,甚至足以让人心生畏惧。

    若是意志力不够坚强,那只要被那对眼眸给注视着,都会瞬间败下阵来,根本无法与这名圣人面对面。

    然而,面对这样的天草四郎时贞,方里却以最直接的方式对视了上去。

    眼神,同样有如漠视世间的一切一般,显得平静无比。

    面对方里的这份平静,天草四郎时贞仅仅是开口说了一句。

    “我就知道,最终你一定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那不是因为启示的技能带来的情报,也不是来自于直觉上的感受,而是真真切切的确认。

    在米雷尼亚城的那一天晚上,与方里见过面以后,天草四郎时贞便确认,方里一定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毕竟,你与我几乎可以说是水火不容。”

    天草四郎时贞看似虚心的向着方里询问着。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吧?”

    天草四郎时贞的这个问题,方里自然不会答不出来。

    因为,方里也是一样的感觉。

    理由很简单。

    “我们是某种程度上相同却又完全相反的存在。”

    方里淡淡的开口。

    “你与我所注视的都是人类的未来。”

    是的。

    方里与天草四郎时贞所注视的都是人类的未来。

    可是…

    “我们所注视着的未来却是不同的。”

    方里望向天草四郎时贞。

    “你所注视着的是人类未来的救赎。”

    “而我所注视着的是人类未来的灭亡。”

    正是如此。

    对于天草四郎时贞来说,其内心最大的愿望,亦或者说是执念,那便是全人类的救济。

    给予人类们一视同仁的不老不死,让人类在永恒的生命中和平的生存下去,那就是天草四郎时贞的追求。

    而方里则完全相反。

    拥有着直死魔眼的他,看到的永远都是人类的末路,无法被避免的死亡。

    所以,方里与天草四郎时贞是无法相容的存在。

    两人,一个注视着光明,一个注视着黑暗,一个祈求着救赎,一个带来了灭亡,一个希望给予别人永远的不死,一个则只能带给别人残酷的死亡。

    如此一来,这两人又如何能够相容呢?

    可以说,方里的存在本身便是在将天草四郎时贞的愿望给否定。

    对于希望能够将永恒不灭的不老不死带给全人类的天草四郎时贞来说,一直观测着全人类的死亡的方里便是天敌。

    绝对的天敌。

    因此,那一天,天草四郎时贞最后对方里说的话是这样的。

    “你会成为我的敌人。”

    这就是当时的发言的原因所在。

    而天草四郎时贞也是自那个时候开始便一直这么认为。

    “在最后的最后,来到我面前的肯定是你。”

    天草四郎时贞以仿佛看透了一切的眼神,注视着方里。

    “你,就是我所追求的愿望的最后一道障碍。”

    说到这里,天草四郎时贞的声音带上了敌意。

    那是面对必须打倒的敌人才会展现出来的感情。

    “不将你打倒的话,我的愿望便无法实现。”

    天草四郎时贞以充满执着的口吻,如此说着。

    “只有你,我必须得亲手打倒才行。”

    这无疑是痴人说梦般的话语。

    天草四郎时贞本人应该明白,以方里作为对手的话,他实在太弱了。

    归根究底,天草四郎时贞只不过是远东的一名小圣人,自身的战力在英灵之座的众多英雄当中只能位列三流,根本称不上强力,甚至可以说是弱小。

    反观方里,哪怕是顶级从者都能一刀斩杀,像迦尔纳那样的规格外级别的英雄亦是能够毫无压力的碾压,哪怕是连诸神都为之恐惧的魔物,最终也是可以有惊无险的击杀。

    面对这样的对手,天草四郎时贞与路边的杂鱼是没什么两样的。

    可唯独这个时候是例外。

    “在这里的话,不管是物理法则还是魔术法则都与外面不一样,我们的存在本身更是处于一种不安定的状态,根本没有什么强弱的概念,有的只是能在这样的环境里维持多久的人格而已。”

    天草四郎时贞冷静的说明着。

    “我想,你也是能够明白的吧?”

    那是当然。

    早在进入大圣杯之前,方里就已经明白了这一点。

    天草四郎时贞,大概便是为了打倒自己,所以连大圣杯内侧的环境都给充满利用了起来,努力争取到一丝胜率。

    在这里的话,无论是方里还是天草四郎时贞,存在本身都是不稳定的。

    亦即,在这里,没有肉体的概念,只有精神的碰撞。

    方里与天草四郎时贞比拼的只能是自身磨练至今的技巧。

    只有这个才能分出胜负。

    在明白这一点的前提下,方里依旧来到了这里。

    因为…

    “你以为这样就能赢我吗?”

    方里讽刺着,手中则握上了刀。

    “我的本领,本来就是为了杀人才磨练至今。”

    闻言,天草四郎时贞也笑了。

    笑得斗志昂扬。

    “既然如此,那我的本领,就是为了救人才至今存在。”

    天草四郎时贞的手中亦是凭空出现了太刀。

    “是你先杀掉人,还是我先救到人,就在这里比比看!”

    随着天草四郎时贞的话语落下,其背后的魔法阵绽放出刺眼的光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