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76 毫无退路的绝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啊…!”

    漆黑的月夜下,少女的痛呼声显得是那么的突兀又可怜,令人同情。

    将六导玲霞给推开的杰克仓促之间进行了躲避,却还是被陡然来袭的子弹给划过手臂,令得那纤细的手臂上直接开了一道口子,流出血液。

    “杰克!”

    六导玲霞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惊呼。

    但杰克已经顾不得这些了,拔出了两把刀刃,怒视向了前方的黑暗。

    在那里,持枪的来袭者让手枪在手中灵活的转动着,发出似笑非笑般的声音。

    “作为打招呼来说,这种方式应该够温柔了吧?”

    说着这样的话语,来袭者丝毫不畏惧从杰克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杀气和血腥味,笔直的走了过来。

    “你果然还没有消失啊。”

    方里将手中那在武侦时代便一直使用到现在的格洛克给垂下,望向了杰克,眯起了眼睛。

    “确定你没有在空中庭园里与任何一个人战斗过以后,我就隐隐约约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这个将杀人当做本能一般的行使的杀人狂魔,绝对不可能放过可以大肆杀戮的机会,在一旁冷眼旁观,直到圣杯大战结束,再悄悄的消失。

    所以,方里一直都在警惕着,杰克是不是就在暗地里观察,准备在最后的关头里暴起发难,使局势走向另外一个危局。

    为此,方里甚至特地向所有人进行了提醒,包括贞德、源赖光和阿斯托尔福,让她们防备着这一点。

    可开膛手杰克却是一直都没有出现在战场上的迹象,这让方里一下子便是产生了怀疑。

    “现在看来,我的怀疑也不算是完全没有作用了。”

    方里瞥了一眼瘫坐在一旁的六导玲霞,再看向捂着手臂的杰克,漠然一笑。

    “我早就拜托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魔术师在附近埋下眼线,总算是等到你自投罗网了。”

    “这回,你可别想再逃了喔?”

    从容不迫的话语,却是展现了方里企图将杰克给永远留下的决心。

    而对这一点产生反应的竟不是杰克,而是六导玲霞。

    “砰————!”

    枪击声再一次的响起。

    然而,这一次,开枪的人却不是方里。

    只见,瘫坐在一旁的六导玲霞竟是突然掏出了枪支,对着方里的方向,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枪口炎的闪光中,子弹飞速逼近。

    “锵————!”

    方里随手一拍,直接将来袭的子弹给拍飞,宛如将手臂化作了钢铁一样,令人战栗。

    “砰砰砰砰砰————!”

    六导玲霞毫不犹豫的继续扣动扳机,即使眼前出现的场景对于之前生活在一般人的世界中的她来说太过于匪夷所思,动作依旧没有半分半毫的迟疑,让枪口炎持续闪起,子弹飞速划破空气。

    可这一次,方里连挡都懒得去挡了,只是微微向着旁边跨出了一步。

    “嗖嗖嗖嗖嗖————!”

    一发发的子弹划过空气的声音顿时在方里的身侧响起,甚至撩起了方里的衣袖,距离近得让人讶异。

    就在这时,杰克整个人都向着方里的方向冲去。

    “唔…”

    可是,一个苦闷的声音从杰克的口中响起,令得刚冲出不久的杰克像是失去了力气一样,当场减慢了速度,跪了下去。

    “杰克?”

    六导玲霞发出讶异的声音了。

    别说是六导玲霞,就是杰克的俏脸都变化了起来。

    杰克只觉得,自己体内的力量仿佛正在挥发一样,不断的泄露。

    而泄露的地方,正是杰克那受伤的手臂。

    “这是…什么…?”

    杰克看向了自己的手臂,当场吃惊。

    在其手臂的伤口上,一屡屡的黑色气体正缓缓的冒了出来。

    看着这一幕,杰克哪里还不明白呢?

    “刚刚的…子弹…?”

    这样的喃喃声,刚从杰克的口中传出,轻笑的声音便从其前方传来。

    “看来,退魔弹的效果还算是不错啊。”

    在《绯弹的亚里亚》世界里的时候,方里便与罗马武侦高中歼魔科的梵蒂冈退魔师梅亚同属师团,从其手中得到了一些用来对付妖魔鬼怪的特殊子弹。

    那就是退魔弹。

    如其名,那是以特殊的材料制成,经过圣职者的祷告和超能力者的加持,对邪恶之物有着克制作用的弹药。

    刚刚,方里所使用的便是这种退魔弹。

    而且,方里还在退魔弹上洒下了阿库娅曾经批量制造过的圣水,拥有了净化的神圣属性。

    在被这样的退魔弹给击中的情况下,哪怕只是擦伤都会被杰克带来极为巨大的影响,使其体内的力量不断流失。

    这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就是因为杰克不是一般的从者,而是怨灵集合体的关系而已。

    “为了不让你逃跑,我也是下了一番苦功的喔?”

    方里一边让手枪在手中转动着,一边撇嘴笑着。

    “现在,你的力量在急剧流失,不可能再有余力逃过我的追击了,而你的御主也在这里,就算使用令咒都没法将你召唤到别的地方去,再说拥有肉体的你能不能让令咒发挥作用都还是一个未知数,你已经没有退路了,杀人魔。”

    这番话语,让杰克看向方里的眼神中充满了憎恨。

    至于六导玲霞,则是发挥出了果断的行动力,开始替换起弹匣。

    “砰————!”

    枪口炎的闪光中,根本看不见的射击在方里的身旁陡然迸现。

    “啪————!”

    清脆的响声中,六导玲霞手中的枪被突如其来的子弹给狠狠的击飞,让六导玲霞发出一声痛呼。

    “你给我乖乖的待在那里。”

    方里看都不看六导玲霞的方向一眼,只是注视着杰克,淡淡的对着六导玲霞开口。

    “等我解决了这边的怨灵以后再来料理你。”

    此话一出,六导玲霞便是浑身一颤。

    由衷的恐惧,在六导玲霞的心中诞生了。

    恐惧什么呢?

    不是生命的失去。

    亦不是未知的待遇。

    而是被如今的自己视为一切的女儿,即将被别人给生生的夺走,离自己而去。

    只对这点,六导玲霞才会感到恐惧。

    “妈妈…”

    杰克似乎彻底的陷入了虚弱的状态了,眼角含泪的看向了六导玲霞,捂着流血的手臂,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可怜到了极点。

    看着这样的杰克,六导玲霞咬了咬嘴唇,注视向了方里。

    “说吧。”

    六导玲霞以这样的话语,作为与方里的第一次对话的开端。

    “你怎么样才肯放过我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