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409 有什么理由成全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呼————!”

    沙漠的一角,整个肆虐的风沙都被整整齐齐的切开,带着呼啸的声音,消散在了空气里。

    樱色的爆炸也已经消失。

    闪烁着自在式的光芒的布片亦是失去了力量,洒落在地面上。

    “啪叽…”

    一个龟裂声在这个时候突然响了起来。

    那是佩戴在威尔艾米娜脸上的狐狸面具碎开所激起的声音。

    “咳咳…!”

    紧接着,咳嗽声便是跟着响起。

    伴随着咳嗽声一起出现的还有被咳出来的些许血液。

    被誉为「万条巧手」的火雾战士就这样倒在了地面上,一边咳着血,一边让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出充满痛楚的表情。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因为,在这个火雾战士的身上,一道伤口从其肩膀的部位一直延伸到侧腹,淌出浓郁的血迹。

    明明就是如此血腥的场景,却是有种凄绝的美丽的感觉,让这位活跃了数百年时间的火雾战士似乎都变得柔弱了不少。

    “唔…呜…”

    威尔艾米娜只能带着压抑的呻吟,艰难的抬起头,看向了前方。

    在那里,方里手持沾着鲜血的凶器,俯瞰般的望着威尔艾米娜。

    眼中,冰蓝色的光泽已经消失不见了。

    “你应该感到庆幸。”

    方里以平静的口吻,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夏娜的养育者,刚刚那一刀就足以让你丧命。”

    威尔艾米娜的伤势看似严重,实则已经是因为方里在最大程度上手下留情的结果了。

    不但在最后关头里取消了直死魔眼的显现,还避开了要害,这种程度的伤势,以火雾战士的顽强生命力,再加上治愈的自在法的力量,一夜之间就能恢复了。

    “虽然我对你没什么好感,不过你的目的只是零时迷子,没有打算取我的性命,那我就礼尚往来,留你一条命吧。”

    瞥了一眼挣扎着坐起来的威尔艾米娜,方里漠然的说了一句。

    “你也老大不小了,下次再想做这种事情的时候,麻烦考虑一下自己的能力。”

    留下这样的话语,方里便是收起了月刃,转过身,准备离开了。

    可是,威尔艾米娜的声音却是从其背后响起。

    “……为什么?”

    这个声音,让方里停下了脚步。

    而威尔艾米娜这个时候已经是艰难的站起身。

    “铮…”

    些许樱色的光辉从威尔艾米娜的身上亮起。

    在威尔艾米娜的身上,一条条的缎带有如绷带一般的包扎住了她的伤口,并亮起了自在式的光芒,即帮威尔艾米娜止住了血,亦在缓缓的治愈着她的伤势。

    威尔艾米娜就这样捂着伤口,站起身,紧紧的盯向了方里。

    “你明明没有执着于零时迷子的理由,为什么不肯将它交给我们?”

    的确如此。

    作为一名人类,方里并没有执着于零时迷子的理由。

    零时迷子虽然能够干涉时间现象,但也就是些许的干涉而已,能够让人在零时恢复存在之力,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余的用处了。

    或许,对于需要存在之力的火雾战士与红世魔王来说,零时迷子的作用不小,对于一旦存在之力耗尽便会消失的密斯提斯来说,它的作用更是堪称与性命相挂钩。

    可方里却没有这方面的顾忌。

    “对于你来说,零时迷子只是一个无用的道具是也。”

    威尔艾米娜这般说着。

    “为什么不能将它让给我?”

    说到这里,威尔艾米娜的声音中已经是带上了些许的凄苦。

    对于方里来说,零时迷子只是一个没什么用的道具,可那对于威尔艾米娜来说却事关朋友的性命和未来。

    可是…

    “就算现在它对我来说作用已经小到可以忽视,但那不代表着我就没有持有它的理由。”

    方里转过头来,注视向了威尔艾米娜。

    “比如,我手头上如果有需要消耗存在之力才能使用的宝具,那这个能够提供存在之力的宝具对我来说就是唯一一个的动力源,为什么你能够断言那对我没用呢?”

    一句话,让威尔艾米娜瞬间哑然。

    而不等威尔艾米娜继续说点什么,方里便是直言不讳般的淡然宣称。

    “更何况,就算我没有理由执着于零时迷子,我也同样没有理由将它让给你,难道你是我的什么人吗?”

    讽刺般的话语,让威尔艾米娜的呼吸一滞。

    是啊。

    就算方里没有执着于零时迷子的理由,可也没有理由将它让给威尔艾米娜吧?

    对方里来说,威尔艾米娜仅仅是熟人的养育者而已。

    在对方对自己动手的状况下,没有将其杀掉,已经算是很仁慈了。

    “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夏娜的养育者,今天的事情可没有那么容易就算了。”方里以厌烦的语气说道:“因为,我发现我有点讨厌你。”

    诚然,威尔艾米娜是为了曾经的好友才选择不惜与方里动手,夺取零时迷子。

    零时迷子里有着被封印在其中的约翰,却也有被沙布拉克打入其中的一个不知名的自在式,使零时迷子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子。

    而「彩飘」的菲蕾丝则还在寻找着零时迷子,企图将里面的约翰给解放出来。

    如果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做出这种事,或许,届时不但约翰无法复活,还会引起什么惊人的灾难。

    偏偏,菲蕾丝又不是可以用这种理由说服的人,为了自己的恋人,这个曾经放荡不羁的红世魔王肯定会不惜一切去战斗。

    “也就是说,你即需要为了火雾战士的使命确保零时迷子的状态,不能随便释放出曾经的朋友,又必须与前来寻找零时迷子的另一位朋友战斗,处于大义与道义的矛盾中不断的挣扎,结果产生的便是逃避的心理。”

    方里毫无怜悯之心的戳穿了眼前的火雾战士的软弱。

    “你想从我手中获得零时迷子,即不是因为它很危险,也不是因为想了解一切,你只是不想与曾经的朋友战斗而已。”

    “而你不惜对我动手,同样不是什么为了曾经的好友可以背负下罪孽的充满觉悟的行为,只是因为我的存在影响到你另外一个比好友更加重要的存在,那个你企图培养成完美的火雾战士的女孩。”

    威尔艾米娜的心蓦然一颤。

    “明明自己为了私心无法履行使命,却又企图以暴力排除会严重影响到自己培养出来的人的内心的存在,你就是在这种自私自利又自卑的状况下与我动手。”

    方里抛出了决定性的话语。

    “像你这样的人,我有什么理由成全你?”

    如此话语,便是让威尔艾米娜的眼神剧烈的颤动了起来。

    最终,颓废似的瘫坐在了地面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