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428 并不能代表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沙漠里,逐渐被风沙给掩埋的坑地中。

    众人纷纷都从半空中落下,汇聚在了因为贞德的宝具的守护而唯一保存完好的一块区域上。

    “非常抱歉。”

    贞德苦笑般的出声。

    “没有能够靠那一击将敌人给留下。”

    被当做投掷用的标枪的圣旗,如今已经是重新回归到了贞德的手中。

    望着那随风飘扬的旗帜,扶着威尔艾米娜的夏娜注视向了贞德,灼眼似燃烧着火焰一样,振声开口。

    “你是谁?席尔薇到哪里去了?”

    这是目前需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

    在刚刚发生了那么大的变故的状况下,作为一名火雾战士,夏娜对陌生人的警惕也已经是下意识的提高到极限。

    对此,贞德非常的理解,没有对夏娜那带刺的话语有所介意,只是回望向了夏娜。

    “请放心,我并不是你们的敌人,详细的部分说出来的话有点复杂,所以,请你们相信这一点就行了。”

    说着这样的话,贞德将目光投至方里的身上。

    收到贞德的眼神示意,方里也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下内心的众多想法和波澜以后,看向了夏娜。

    “不用警戒贞德,夏娜。”方里对着夏娜说道:“她跟我的立场是一样的,都是为了保护席尔薇。”

    只凭这一句话,自然不可能让夏娜完全释然。

    但是,夏娜也不是什么不知好歹的人,虽然对方里有所隐瞒这件事情感到有些不满,可席尔薇雅的安全本来就是外界宿中的重中之重,即使有什么隐藏手段配备着,那也一点都不奇怪,在这里全部问透的话就太不识趣了。

    所以,夏娜虽然没有对此感到释然,却选择了相信方里。

    “之后记得给我解释清楚。”

    抛下这么一句话作为对方里的隐瞒的抗议,夏娜才转而将注意力集中在身旁的养育者身上。

    此时此刻里,威尔艾米娜依旧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显然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封印着约翰的零时迷子被夺走,连菲蕾丝都被「化妆舞会」给带走,威尔艾米娜之前拼命想阻止的事态,现在全部都残酷的发生了,给这位养育者带来的冲击自然难以想象。

    “振作。”

    连蒂雅玛特都有些看不过去,出声提醒,却没有引起威尔艾米娜的反应。

    这位外表冷淡,实则内心感情丰富的火雾战士的情绪,已经远远不是低落能够形容的了。

    “又一次…”

    威尔艾米娜以微弱到难以察觉的声音,如此喃喃着。

    “我又一次…什么都没有守护住是也…”

    声音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脆弱和悲伤。

    “威尔艾米娜…”

    夏娜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亚拉斯托尔亦是无话可说。

    在场的所有人里面,除了蒂雅玛特以外,亚拉斯托尔是最了解威尔艾米娜的。

    所以,亚拉斯托尔知道,这位外表冷淡,内心感情丰富的养育者为什么会如此受打击。

    这个世界对于威尔艾米娜来说实在太不公平了。

    数百年前,火雾战士与红世使徒曾经展开过一场持续十几年的大战。

    那是以「猎人」曾经发动过的吞食城市的成功案例,那位吞食了巨量的存在之力,从而得到了强大无比的力量的红世魔王为中心所展开的大战。

    火雾战士便与对方所率领的红世使徒集团展开了全面战争。

    威尔艾米娜与前任的「炎发灼眼的杀手」便是那场战争中的火雾战士一方的王牌。

    可最后,在那场大战上,威尔艾米娜的挚友却是牺牲了自己,歼灭了对方的首领,让大战落下了幕布。

    因此,在那场大战中,威尔艾米娜眼睁睁的看着挚友死去了。

    时至今日,威尔艾米娜又拥有了两名好友,约翰与菲蕾丝。

    可这一次,威尔艾米娜依旧什么都没有能够保护住,先是眼睁睁的看着约翰被沙布拉克险些杀害,被封进了零时迷子里,现在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子,又眼睁睁的看着零时迷子与菲蕾丝同时被敌人给夺走,完全阻止不了。

    “我实在太弱小了是也…”

    威尔艾米娜以蕴含着旁人都能察觉到的悲伤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

    “才不是!”

    夏娜立即就否定了。

    “威尔艾米娜可是很强大的!”

    这是实话。

    作为曾经大战的时候与当时被誉为最强的火雾战士的「炎发灼眼的杀手」并肩作战的火雾战士一方的王牌,威尔艾米娜绝对不弱。

    或许,威尔艾米娜还及不上像三柱臣与沙布拉克那样破格的红世魔王,可也比大部分的红世魔王乃至火雾战士都强大的多。

    以主神空间的等级来计算,威尔艾米娜绝对是第三等级。

    连已经觉醒了的夏娜,都不知道能不能战胜威尔艾米娜。

    这样的火雾战士,又怎么可能太弱?

    只是…

    “我什么都没有阻止是也…”

    威尔艾米娜低声说着,让夏娜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直到下一秒钟…

    “如果说,什么都没有阻止就是弱小的话,那我也算在内囖?”

    方里瞥了威尔艾米娜一眼,淡淡的开口。

    “我也没有阻止零时迷子被带走,是不是我也很弱小?”

    如此话语,让威尔艾米娜瞬间哑然。

    方里弱小吗?

    或许以前是如此。

    但现在,方里绝对不可能与弱小扯上关系。

    “事实上,以我的实力,就算不能将那三名魔王全杀了,那也至少能够留下一、两个。”

    方里即像是在对威尔艾米娜所说,又像是在对自己所说一样。

    “可是,有时候,力量并不能代表一切,不然,曾经的创造神就不会被封印,那个「化妆舞会」也不会是由那个身为参谋的老太婆主事了。”

    今天的事情,同样给方里上了一课。

    拥有着在场所有人中最强实力的他,比任何人都能体会到这一点。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

    方里这般说着,并看向了贞德。

    “不然,我也不需要从者了。”

    这番话语,让贞德先是一怔,随即便展露出了笑容。

    而威尔艾米娜则是想起了过去。

    无论什么时候,自己的身边也都是有同伴。

    像曾经的挚友。

    像现在的挚友。

    都是。

    想到这里,威尔艾米娜的精神才有些振作。

    至于夏娜,一边松了一口气,一边又握住了身前的吊坠。

    现在的夏娜的话是明白的。

    “以前作为独行侠的我,感觉真是一个笨蛋呢…”

    这是发自内心的话语。

    趁着这个时机,贞德上前一步。

    “各位,还请决定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做吧。”

    贞德极为认真的说道。

    “我们必须采取对策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