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443 召唤神的仪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夜晚再次降临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不知名的自在法在作祟,在这个临近战争到来的夜晚里,天空中虽然连一片乌云都没有,却也没有半点星光圆月,让深邃的黑暗一直笼罩在了周围。

    某一刻里,东京外界宿总部的天台上,大门被打开。

    “呼————!”

    冰冷的风顿时呼啸而过,让从门内走出来的少女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直发开始摇摆了起来。

    直到半年前都还没有名字,最后才从别人那里获得了「夏娜」这个名字的少女缓缓的走向了栏杆的方向,来到了天台的边缘。

    展现在其眼前的自然便是东京的夜景。

    即使没有星光,没有月光,这个繁华的都市依旧灯火通明。

    “从这里看的话,一点都看不出战争快来了。”

    夏娜说出了方里曾经在飞机上说过的同样的话语。

    其身前,亚拉斯托尔亦是传出了那已经成为特色的响雷般的声音。

    “就是为了维持这样的世界,我们才会战争。”

    这是自世界诞生以来便几乎同时诞生的红世真正的魔神的发言。

    说服力,真的异于常人的大。

    而夏娜是感同身受的。

    伸出手,握住了身前的吊坠,夏娜一边眺望着眼前的夜景,一边以稚嫩中却不带丝毫动摇的语气,说了这么一句。

    “为了保护这个世界,也为了保护远在邻界的红世,这一次,我或许得使用「那个」了。”

    夏娜的这番话语,换来的只是亚拉斯特尔的沉默。

    亚拉斯托尔自然明白,夏娜口中的「那个」指的是什么。

    出于居安思危的心理,红世的一部分魔王企图讨伐在现世胡作非为的同胞。

    但是,想在现世使用力量的话,那魔王们便需要与同胞们一样,吞食存在之力来维持自身的存在和力量,那样便与本来的目的本末倒置了。

    即不能放任同胞在现世胡作非为,亦不能做出同样的事情,以此为前提,红世的这部分魔王必须来到现世,并保证能够发挥出可以讨伐同胞的力量。

    面对这个进退两难,亦可以说根本就是矛盾的问题,红世的魔王们经过了数百年的反复尝试和暗中摸索,终于研究出了一种方法。

    那是一个仪式。

    仪式的名字叫做————「神威召唤」。

    在红世里,存在着三尊被称为「神」的存在。

    他们跟现世里的那些把信仰对象或者虚拟的概念具体化而成的架空之神们不一样,乃是真实存在的可以通过权利与威力体现世界法则的一部分的超常存在。

    而在红世里,通过祈祷和支付代价,那便可以召唤出这几尊神的力量,乃至召唤出其本身。

    那就是名为神威召唤的仪式。

    仪式大致分为两个步骤。

    一:将神的意志转达给想要得到那种力量的人。

    二:召唤者为了得到神的同意而付出代价,作出牺牲。

    满足以上两个条件,那便可以进行神威召唤,召唤出神。

    知道这种仪式的红世魔王们便借由参考其步骤,研究出了无需消费存在之力即可干涉现世的方法。

    没错,就是在现世里,由人类来进行这个召唤仪式,付出仪式的代价,从而得到身在红世的他们的力量。

    以这样的方式,召唤了红世魔王的人类们放弃了自身的一己存在,以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作为代价,成为容器,从而与红世魔王合为一体,得到力量。

    这就是火雾战士的契约。

    亚拉斯托尔也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到这个世界的。

    然而,这充其量也只是利用神威召唤的一种仪式而已。

    并不具备神格的红世魔王们应用这种召唤的手法,与火雾战士订立契约,这并不是通过他们的权力来召唤,而是先令契约者舍弃其本身的一切存在,从而使其成为器皿,以容纳魔王自身的存在,这么一种单纯的作业。

    也就是说,红世魔王们只是让人类本身来召唤自己,从而进行跨越境界的移动而已。

    以相同的方法订立契约的红世真正的魔神,天罚神亚拉斯托尔也是如此。

    换言之,用以召唤神的那个仪式,名为神威召唤的仪式并没有被真正的实施。

    如果只是处在赋予契约者力量这么一种通常状态的话,那亚拉斯托尔只不过是一个跟其他的魔王没有任何区别的存在而已。

    可是,亚拉斯托尔却能够通过真正的神威召唤,以此显现自身的所有。

    半年前星黎殿里的战役中,亚拉斯托尔之所以是不完全的显现,原因便是因为并不是在神威召唤的仪式下出现,力量根本不完全。

    这是只有身为神的存在才能拥有的权力。

    而根据神格的不同,红世的三尊神明的神威召唤所需要支付的代价也都不同。

    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够召唤「天壤劫火」的魔神的仪式,叫做————「天破壤碎」。

    持有这一秘法的人,便是身为其契约者的「炎发灼眼的杀手」。

    也就是说,如果夏娜愿意的话,随时都可以使用天破壤碎,对亚拉斯托尔进行神威召唤。

    可惜…

    “使用这一秘法的代价,就是身为契约者的你的生命。”

    亚拉斯托尔以这样的一句话作为总结,让空气变得沉闷而起。

    夏娜亦是缓缓的握紧了手中的吊坠。

    这件事情,夏娜在还没有与亚拉斯托尔契约之前便已经被告之。

    所以,夏娜知道。

    “我的存在,就是迟早有一天在灾难降临时,使用天破壤碎的神威召唤,让你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显现,为红世与现世开辟未来,消灭巨大的敌人。”

    夏娜像是在确认自己的使命一样,不知道是在对着亚拉斯特尔,还是在对着自己说着。

    “现在,是不是就是那个时刻了呢?”

    这样喃喃着的夏娜的眼中,浮现而出的是让人读不懂的波澜。

    “夏娜…”

    亚拉斯特尔以这个早已习惯的名字自然而然的称呼着自己的契约者,似乎是准备说些什么。

    但在此之前,另外一个声音便是响了起来。

    “所谓的开辟未来,并不是一定得经由谁的牺牲才能进行。”

    这样的声音,便是传入了夏娜的耳中,让夏娜不由得抬起头。

    眼眸,一下子便是亮了起来。

    那副模样,简直就宛如得到了救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