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459 天草四郎时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啊…啊…”

    这一刻里,战场之上,所有的红世使徒均都发出了恍神般的声音了。

    那是激动。

    那是感动。

    “盟主!”

    “盟主!”

    “盟主!”

    “盟主!”

    一个个的红世使徒有如忘记了自身所处的危险状况了一般,不顾眼前的敌人,朝圣似的望向了那从天而降的少年。

    让一个个的火雾战士,同样抑制不住自身的动摇,眺望向了上空。

    “那就是…”

    夏娜握紧了贽殿遮那。

    “创造神…”

    威尔艾米娜亦是第一次将目光从菲蕾丝的身上挪开。

    “「祭礼之蛇」…”

    佐菲的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呐,那个家伙很不妙啊,我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神格的存在,非常的不妙啊。”

    连阿库娅都像是害怕一样,躲到了贞德的背后。

    但贞德却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

    凝视着那从天而降的少年,看着对方那熟悉的长相,贞德的表情不住的变幻着。

    最后,从贞德口中出现的是那个名字。

    “天草四郎时贞…”

    圣杯大战中,红方阵营最大的幕后主手,企图以圣杯实现全人类的救济的圣人,在这个世界里,蓦然登场。

    让方里,看着那缓缓的降至三柱臣的面前的少年,冰蓝色的魔眼闪烁了起来。

    “盟主!”

    黑卡蒂、修德南与贝露佩欧露则是蓦然一惊。

    可是,还没来得及开口,便是被天草四郎举起了一只手,阻止了下来。

    “余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为了接下来的御命的第二阶段,打开两界夹缝的大门,取回本体,余应该继续保存力量,不应该在这里出场,但是,现在也已经不是能让余安心的待在后方的情形了。”

    天草四郎这么说着,目光则是径直的投至方里的身上,微微一笑。

    “取回本体自然重要,但如果在这里败下阵来,余的御命直接被破坏的可能性更大,所以即使因为在这里消耗了力量,导致第二阶段得多耗费些时间来进行,那也总比从头再来的好。”

    无法反驳的言论,让黑卡蒂、修德南与贝露佩欧露三人均都陷入了沉默。

    就像天草四郎所说的一样,虽说在这里消耗了力量会导致之后打开两界夹缝的时间延后,可总比失去一切的强。

    在如今的情形下,创造神再不出手的话,那「化妆舞会」就真的得一败涂地了。

    “那么,先让余看看将余的眷属与同胞们逼到如此境地的人类到底拥有着什么样的特别之处吧。”

    如此说着,天草四郎对着方里张开了双手,露出了笑容。

    “初次见面…话是这么说,但你应该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身体了吧?”

    以天草四郎作为自己的名字的创造神,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向方里露出来的笑容,已经与方里记忆中的圣人的笑容完全不同了。

    如果说,天草四郎时贞的笑容是人畜无害却拥有着强大的信念和执着的笑容的话,那天草四郎的笑容就是充满野望、霸气和深沉的笑容。

    那根本就不是圣人应该拥有的笑容,而是位于生命的顶端的存在才会拥有的笑容。

    虽说里面没有任何的轻蔑和藐视,可是,眼前之人的确是以上位者的身份降临的。

    这就是创造神————「祭礼之蛇」。

    执掌「造化」与「确定」的权能,身为欲望的肯定者而存在的存在。

    方里是能够感觉到的。

    在天草四郎的身上,流露出来的是前所未有的存在感。

    因此,不需要索敌技能反馈回来的反应,方里都能明白。

    眼前这位神明的力量,非常的强大。

    根本,不是区区的代行体能够展现出来的等级。

    “原来如此…”方里自言自语般的喃喃道:“这就是你选择那个圣人作为代行体的理由吗?”

    以「暴君」作为代行体的话,创造神的力量是绝对达不到这种程度的。

    可以天草四郎时贞作为代行体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那是容器上的差距。

    就像夏娜,身为崇高之人,只要不是使用天破壤碎召唤出天罚神的神威的话,那就算是亚拉斯托尔的不完全显现都能完全承受下来,不会爆体。

    天草四郎时贞虽然仅仅只是远东地区的一名小圣人,可再怎么说都是名留青史的英雄,再加上其本身还不是一般的人类,而是英灵,其存在本身的容器绝对比夏娜更高。

    这样一来,创造神的意志降临在其身上,力量自然不可能不强。

    像贞德,以席尔薇雅作为凭依的肉体时,能力值甚至超过了在英灵之座中都是数一数二的那位迦尔纳。

    现在,祭礼之蛇也是一样的状况而已。

    天草四郎自然明白方里在说什么。

    “毕竟,这个身体拥有着足以吸引余的素质。”

    创造神就这么笑着,声音也跟少年的外表完全不同,乃是一种似见惯了沧桑的老人一般的声音。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个少年身为容器的资质是余见过最优秀的,而且本身还拥有着非常特别的宝具,靠着那两个宝具,余甚至可以使用这个世间任何的自在法,凌驾于那位「螺旋风琴」之上。”

    ————「左臂-天惠基盘(Left_Hand_Xanadu_Matrix)」。

    ————「右臂-恶逆捕食(Right_Hand_Evil_Eater)」。

    这对手臂,本来就是天草四郎时贞最大的依仗,不但拥有着包括「心眼(真)」与「心眼(伪)」在内的能力,还能强化身体,甚至连接所有的魔术基盘,使用任何体系的魔术。

    这样的宝具,落在连御命诗篇都能够编织出来的创造神手中,那同样衍变成了可以使用任何体系的自在法的力量。

    如此一来,加上过于庞大的容器所提供而来的存在之力,即使创造神只是意志降临,又怎么可能弱得了?

    更别说,在「化妆舞会」里也不缺少强力的战斗型宝具。

    天草四郎,作为一个代行体,已经被强化到了极限。

    “即使还及不上余的本体,但也比原定计划作为余的代行体的「暴君」强大不少,所以余才会花费大力气,将那位圣人的存在再一次的进行构成,将他的身体和力量给重现出来,并进行少许的改造,使其能够更适应红世的力量。”

    天草四郎这般诉说着。

    让方里心中的猜想,终于获得了解答。

    “这样一来,疑问就只剩下一个了。”

    方里紧视向了天草四郎。

    “你,还是天草四郎时贞吗?”13146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