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470 谁说我要阻止?(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没事吧?”

    在变得一片寂静的现场,贞德来到了方里的身边,低声向着方里询问。

    “没事。”方里摇了摇头,答道:“虽然应该是有点发烧了,不过没问题。”

    解除直死魔眼的限制虽然会使方里的大脑承受非一般的负担,可与圣痕相比,那已经算是好的了。

    圣痕的每一次使用,都是在加速方里的灵魂的破碎,使其寿命缩短。

    而直死魔眼的限制解除,虽说也是极其的危险,可暂且还在方里的控制中,可以根据状况进行判断出该解除多少的限制。

    比如,若是将所有的限制都给解除,达到连世界的死线都能看到的地步的话,那大概只需要一秒钟,方里的大脑就会立即爆掉。

    所以,在解除魔眼限制时,方里都会计算好程度,让魔眼的力量维持在不至于会让自己的大脑烧坏的水平上进行使用。

    与波罗斯的时候的战斗,因为迟迟没有拿下波罗斯的关系,致使方里的魔眼限制解除太久,对大脑造成过度负担,结果才出现了发高烧的事情。

    现在,方里解除魔眼限制的时间还相当的短,即使大脑似钻心般的疼痛,视野也有些模糊,应该是有些发烧了,但还不至于是多么严重的影响。

    于是,方里缓缓的对自己的魔眼施加重新的限制。

    具体表现为,以自我意识封闭对死的认知,使大脑对情报的处理工作缓下来。

    “铮…”

    没过多久,方里一对魔眼中的虹光开始收敛而起,最终仅仅维持在虹膜上,使冰蓝的色泽再一次的出现在其眼中。

    “呼…”

    直到这时,方里那一直在发热的大脑才像是冷却了下来一样,使方里觉得舒服了许多。

    而方里也没有发现,随着他的魔眼被限制,周围的火雾战士与红世使徒心中的战栗感亦是消失了不少。

    两个水火不容的大军之所以在这般正面对峙的状况下还没有打起来,恐怕,方里那对令人恐惧的魔眼的原因也是有的吧?

    但是,方里那对冰蓝色的魔眼依旧给周围的任何一个存在带来了相当的心理压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里将目光投至前方。

    举着贽殿遮那的夏娜与化作似虎似恶魔的猛兽的修德南对峙着。

    黑卡蒂则是挡在天草四郎的前方,一直紧视着方里。

    方里迎着黑卡蒂的目光。

    “挺忠心的嘛。”方里讽刺般的说道:“该不会是因为反正迟早都会死,所以才觉得即使被杀了也无所谓吧?”

    这样的话语,便是让黑卡蒂的眼眸微微闪烁。

    “迟早会死?”

    贞德倒是有些怔然了。

    这是什么意思啊?

    在贞德这么想着的时候,夏娜身前的吊坠中,亚拉斯托尔的声音传了出来。

    “三柱臣中的「顶之座」就是创造神的祭品。”

    一句话,令得在场所有人先是一怔,随即纷纷都理解了。

    是的。

    黑卡蒂是祭品。

    就像亚拉斯托尔一样,想显现自身身为天罚神的力量的话,必须以天破壤碎的秘法进行神威召唤,那才能让亚拉斯托尔展现出所有的力量。

    身为与亚拉斯托尔同格的创造神,天草四郎若是想行驶自身的权能,创造「无何有镜」的话,那同样得进行神威召唤才行。

    创造神的神威召唤,名为————「祭基礼创」。

    而使用神威召唤,自然需要付出代价。

    天罚神的神威召唤的代价,乃是一名契约者的生命。

    创造神的神威召唤的代价,则是一名眷属的献祭。

    这名眷属,正是专门侍奉创造神的巫女————「顶之座」。

    黑卡蒂,就是召唤创造神的神威的祭品。

    所以,黑卡蒂在御命中的地位才会那么的重要。

    没有黑卡蒂的话,创造神便无法进行神威召唤。

    而无法进行神威召唤的话,那创造神就无法执行创造的权能,让新世界诞生。

    因此,即使失去修德南,更甚者是失去贝露佩欧露,那都不能失去黑卡蒂。

    当然,作为创造神的眷属,祭基礼创的神威召唤的指定代价,即使最终成为了祭品,黑卡蒂也只不过是暂时的死亡而已。

    作为创造神的眷属,三柱臣的存在本身都已经被编入了世界的法则中,哪怕是死亡,只要满足一定的条件,那就能够复活。

    比如黑卡蒂,只要红世的使徒们还存在着愿望,希望创造神能够实现自己的心愿,执行权能,那么,使徒们的愿望便会化作构成黑卡蒂的存在的材料,使其终有一天复活过来。

    “如果你是仗着自己能够复活,所以才站到我的面前来反抗我的话,那就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好了。”

    方里直视向了黑卡蒂,冰蓝色的魔眼闪烁着令人惊艳的光辉,淡淡的说了一句。

    “被我这对眼睛给杀死的话,哪怕你的存在本身已经被编入了世界的法则中,你也永远不能复活。”

    冰冷无情的宣判,就这么从方里的口中传出。

    让黑卡蒂的眼神蓦然一颤。

    “你…!”

    修德南更是激动的上前一步。

    “唰…!”

    然而,燃烧着红莲火焰的大太刀立即又是在犀利的响声中被架在了修德南的面前,使这位将军的视野中都出现了那对紧盯而来的灼眼,不得不止住脚步。

    这让修德南以激愤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方里。

    方里却是不以为然,有如彻底的无视了修德南一般,目光甚至越过了黑卡蒂,投至其身后。

    “你难道打算一直躲在自己的眷属背后吗?伟大的创造神?”

    声音一落下,一个深沉的笑声便是回答了他。

    “就算是余,承受了刚刚那一击,那也已经达到极限了,至少让余依赖一下自己的眷属吧。”

    话是这么说着,可在黑卡蒂的背后,近半个身体都被漆黑的火焰给取代的天草四郎却还是拼命挣扎着起身了。

    “盟主…!”

    黑卡蒂回过头。

    贝露佩欧露与修德南亦是不由得将目光投至天草四郎的身上。

    连红世使徒们都是微微一喜,开始变得蠢蠢欲动。

    可天草四郎却是举起手来,阻止了所有人的动向。

    只有视线,转向了方里。

    话语,仅仅只有一句。

    “看来,的确是余输给了你。”

    天草四郎沉声开口。

    “你真的打算阻止余执行御命吗?”

    一意孤行的创造神,在这个时候,终于也是只能靠这种质问来面对方里了。

    这正是被无力化,只能采取语言攻势的证明。

    可是,天草四郎也知道。

    这句话的答案,已经不需要听了。

    因为,方里在开战前表达的立场,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可惜,天草四郎错了。

    而且,还是错得很离谱。

    “谁说我要阻止你的御命了?”

    这样的话语,便是从方里的口中传了出来。

    让所有人,通通都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