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517 垣根帝督的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攻击因为木原数多的装置的关系被无效化。

    防御则因为垣根帝督的能力的关系被穿透。

    这样一来,即使一方通行再强,那都只有倒下的结果。

    于是,垣根帝督击败了一方通行。

    “说实话,我得感谢你。”

    垣根帝督突然这么说了。

    “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我也不会得到与亚雷斯塔对话的权利。”

    本来,从一方通行的手中夺取最后之作的任务应该是由直属于亚雷斯塔的猎犬部队进行执行的任务才对。

    可因为方里的关系,带领猎犬部队的木原数多心脏中枪,已经执行不了这个任务了。

    正因如此,这个任务才会被交到垣根帝督的手中。

    由亚雷斯塔亲自发布。

    “在此之前,我一直都没有与亚雷斯塔对话的权利。”

    垣根帝督如同自言自语一样,开始诉说了起来。

    “那个家伙实在是太神秘了,连统括理事会的人都没有见过他,在这个学园都市乃至这个世界里,拥有面对面与其谈话的权利的人都不会超过十个。”

    的确如此。

    在那栋没有窗户的大楼中,除了依靠领路人以外,没有其余的渠道可以入内,与亚雷斯塔面对面的交谈。

    而亚雷斯塔又身居幕后,从来都没有来到前台之上。

    可以说,想与亚雷斯塔进行对话,那绝对比让一个乞丐跟一个国家的总统坐在谈判桌上难数倍乃至数十倍。

    “我还以为,在这个学园都市里,只有你才拥有与亚雷斯塔对话的权利,毕竟你是第一位。”

    垣根帝督瞥了一眼一方通行,满脸无趣的出声。

    “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你也从来都没有与亚雷斯塔对过话。”

    之前,垣根帝督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一直想打败一方通行,或者说是杀掉一方通行,成为学园都市里的第一位,借以得到和亚雷斯塔对话的权利。

    而垣根帝督想这么做的理由,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为了得到这个学园都市而已。

    这个第二位可是有着很大的野心的。

    为了掌握这座都市,垣根帝督想接触亚雷斯塔这个理事长,并找机会一步步的开始蚕食,最终得到学园都市,控制整个科学侧。

    但直到现在,垣根帝督才明白,哪怕成为了第一位,只要没有进入亚雷斯塔的视野中,那就无法与其进行对话。

    “那个怪物在暗地里推动着许许多多的计划,这座都市的能力者只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如果不是涉及到核心,那就没有与他对话的资格。”

    垣根帝督颇为不快的说道。

    “而我并没有进入他的计划中心,就算成为第一位也不会得到与他对话的权利的。”

    就像方里,在没有接触到禁书目录之前,亚雷斯塔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

    其中固然也有方里竭力隐瞒的关系,但后来,方里也同样是因为涉及到了亚雷斯塔的计划,方才受到了亚雷斯塔的邀请,与其面对面的交谈。

    而能够与亚雷斯塔站在平等的地位上进行交涉,那也是因为方里的一举一动足以影响到人工天界计划的执行。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方里同样连见亚雷斯塔一面都做不到。

    与方里相比,无论是一方通行还是垣根帝督均都差了不止一筹。

    “能力的强大与否根本没关系,重要的是有没有办法接触到亚雷斯塔的计划。”

    垣根帝督拎起昏迷的最后之作,一脸笑意的对着一方通行说了这么一句。

    “虽然不知道这个小鬼对亚雷斯塔有什么作用,但既然为了她,亚雷斯塔与我联络,让我来回收,证明这个小鬼对亚雷斯塔来说是重要到足以涉及到他的计划的存在,你拥有着这样的宝物,却只是愚蠢的去守护而不好好利用,所以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垣根帝督就这么抛下了无情的话语。

    “这个小鬼就由我来接收了,我会好好利用她的,你就倒在这里,看着一切的进行吧,第一位。”

    说完,垣根帝督背后的羽翼展开,令其飞上了半空,掠向了其中一个方向。

    一方通行握紧了拳头。

    脸,埋进了瓦砾之中,发出咆哮。

    咆哮声,响彻云霄。

    ……

    另一边,离开了现场的垣根帝督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真是混蛋…”

    激烈的情感,第一次出现在垣根帝督的脸上。

    其实,垣根帝督比谁都知道,刚刚那一战,带给自己的动摇究竟有多大。

    虽说靠着一直以来的执着,垣根帝督研究出了穿透一方通行的反射的方法,但也仅此而已。

    如果不是因为木原数多的装置,那就算垣根帝督能破除一方通行的防御,亦很难应付他的攻击。

    更别说,打到后来,一方通行竟是隐隐的开始有反击的迹象。

    “居然连我创造出来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矢量都开始加入计算…”

    明明没有察觉到这边的攻略法,却以堪称可怕的计算能力,将所有的矢量不管存在还是不存在都加入了演算中,建立起新的计算公式。

    如果一方通行成功了,那不但垣根帝督的攻略法直接会宣布无效,连木原数多制造出来的装置所发出的特殊频率的音波都有可能被控制住,最后也宣布无效。

    到那时,垣根帝督在一方通行的手中恐怕连数秒都支撑不了。

    “那个家伙的计算能力简直能够与树形图设计者相媲美了,混蛋…”

    因此,垣根帝督是明白的。

    最后,如果不是因为一方通行对身体的锻炼不够,抗击打的能力不强,只承受了垣根帝督一击便倒下,那自己已经死了。

    也就是说,一方通行不是败给了垣根帝督,更不是败给了木原数多,而是败给了自己那因为太过于依赖能力没有锻炼起来的身体。

    正是由于清清楚楚的明白这一点,垣根帝督才没有任何战胜一方通行的成就感,心中的不甘,甚至令其为了找回些许的优越感,导致其向一方通行泄露了自己的心里话,泄露了自己的野心和目的。

    这也是因为垣根帝督清楚的知道一件事。

    “下次,我就不可能再战胜他了…”

    一想到这里,垣根帝督的眼神便变得阴狠了起来。

    看了一眼被自己拎在手中的最后之作,垣根帝督才吐出了一口气,笑了。

    “算了,反正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能够取得与亚雷斯塔的对话权才是重中之重。

    为此,垣根帝督才需要击败一方通行。

    现在,则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让我看看这个小鬼有什么用吧…”

    于是,垣根帝督拎着最后之作,往一个方向飞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