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523 凭你什么都做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噼哩…!”

    背后伸展出一片片巨大的羽翼的风斩冰华犹如完全察觉不到发生在自己身周的事情一样,依旧似被玩坏的人偶一般的吊在那里,动都不动弹一下,唯独伸展向天空的羽翼与羽翼之间摩擦出电击似的光芒。

    “嗡————!”

    嗡鸣声中,电光便是再次化作光线,如爬行的蛇一般,从羽翼间暴窜了出去,顷刻间便是走完了整个学园都市,落在了学园都市外的森林。

    “轰————!”

    在一阵恐怖的轰鸣中,大地摇晃而起。

    惊人的爆炸又一次的将学园都市外的其中一块区域夷为平地,令森林的一角整个被冲击波给吹向四周,化作一片废墟。

    毫无疑问,在那废墟之中,又一个魔法势力的部队被消灭了。

    科学界的天使就这样以缓慢却异常有节奏的方式,将位于学园都市外的一个个魔法势力的部队给铲除。

    还手是不可能的。

    逃跑更是没有意义。

    一个个在前方之风攻进学园都市以后便开始蠢蠢欲动,随时准备大举进攻而来,收拾残局的魔法势力的部队,在绝大的恐怖和凄惨的悲鸣下,即使慌忙逃窜,依旧改变不了被歼灭的结局。

    风斩冰华便以这样的方式,不断的狙击着学园都市外的魔法势力部队。

    至于身在学园都市中的前方之风,已经不在狙击范围之内了。

    虽然因为出力太小的关系,人工天界并没有完全展开,目前仅在学园都市的第七学区中发挥作用,可至少,在第七学区里,魔法是不被允许存在的。

    使用着天罚术式的前方之风,此时体内的魔力早已混乱,身体更是在人工天界的作用下似随时有可能爆开一般剧痛着,令得她不断的吐出血来。

    在这样下去,前方之风迟早都会自爆的吧?

    可前方之风还是挣扎着从废墟里起身。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边吐血,前方之风还一边以尖锐的声音大笑着。

    “不但是那种丑陋的堕天使,居然连拥有着不完全的魔神之眼的老鼠都在这里吗…!?”

    看来,前方之风已经看穿了方里的身份了。

    毕竟,提示已经这么明显了啊。

    “这座都市果然是一个罪孽深重的地方…”

    前方之风看向方里的眼神也开始变得充满憎恶了起来。

    “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将它给摧毁?啊!”

    这句话,即是在对方里所说,又是在对自己所说。

    但是…

    “你请随意。”

    方里事不关己般的对着前方之风淡淡的开口。

    “想摧毁还是想泄愤都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

    那是将前方之风的憎恨完全踩在脚下的发言。

    “我本来就没有打算出手,到这里只是为了看看传闻中的科学天使究竟是什么样子而已。”

    方里转了一下手中的月刃,将其收起。

    说出来的话,则是这样的。

    “反正,凭你一个人也什么都做不了。”

    诚然,拥有着天罚术式的前方之风堪称是最终兵器一般的存在,真的想侵略的话,哪怕全世界所有的国家的军队加起来都会在其面前倒下,连学园都市这个科学侧的大本营都被其攻陷了一半以上,可怕至极。

    然而,学园都市好对付,亚雷斯塔却没有那么好对付。

    以那个理事长的能力,想对付一个前方之风,简直就是手到擒来。

    在人工天界已经展开的现在,前方之风已经是砧板上的肉,要么停下天罚术式,被学园都市给拿下,要么继续维持力量,最终惨死在这里。

    所以,现在的前方之风已经什么都做不了。

    “本来还期待你能帮我一下,至少让我将欠亚雷斯塔的承诺给还了。”

    方里耸了耸肩,这么说了一句。

    “看来,我对你的期待似乎太高了一点。”

    略带失望的话语,顺利的点燃了前方之风心中的情感。

    “区区一个只会偷盗魔道书的老鼠…”

    前方之风面容扭曲。

    “亏你敢说出这种话!”

    怒喊声中,前方之风踏碎了脚下的瓦砾,向着方里的方向,冲了出去。

    ……

    同一时间里,在一栋大楼的最顶层,垣根帝督同样看见了伸展向天空的一片片羽翼,更看到了那一次次针对向学园都市外的恐怖攻击。

    “那…那就是亚雷斯塔的秘密武器吗…!?”

    垣根帝督满心的震撼。

    但是,震撼过后,垣根帝督便是狂喜了起来。

    “如果有了那个的话…”

    有了那个的话,那掌控学园都市就根本不在话下了。

    “可恶的亚雷斯塔,居然隐藏了这种武器,难怪有恃无恐!”

    垣根帝督看向了躺在手术台上的最后之作。

    眼中,全是贪婪。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事实证明,想让那个天使出现,眼前这个小鬼便是关键。

    那么,只要拥有这个小鬼的话…

    “至少,亚雷斯塔也不敢再无视我了,我也有跟他对等谈话的本钱。”

    垣根帝督露出了笑容。

    可惜,这个笑容,下一秒钟便滞在了其脸上。

    “嘭————!”

    爆鸣声中,狂暴的龙卷风突然从天空中落下,重重的撞击在了大楼的最顶层,在垣根帝督背后的玻璃直接搅碎、炸开,连同墙壁都一起扯烂,化作碎片的风暴,将垣根帝督给击飞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垣根帝督发出饱含不甘的怒吼,却是在碎片风暴的轰炸下,被龙卷风给顶在最前端,一路破开墙壁、家具与玻璃,携带着重重的瓦砾,从大楼的另一边突破了出来,逐渐的消失在了天际的另一端。

    各种碎片这时才波及似的往手术室上空落下,砸向了躺在手术台上的最后之作。

    但是,这些碎片纷纷都在接触到站在那里的另外一道身影时,全部被弹开。

    “真是让人不省心的小鬼…”

    拖动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的一方通行将目光转至最后之作戴着的学习装置上。

    “被输入病毒了吗…?”

    这样一来,就不能随便破坏学习装置了。

    毕竟,想解毒的话,同样需要这个装置呢。

    “可是,该怎么解掉?”

    一方通行有些焦急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病毒,可看最后之作那痛苦的喘息着的模样,显然不是一般的大脑和神经能够承受的东西。

    “得赶紧找到病毒样本,分析出解读程序…”

    就在一方通行着急着的时候,他注意到了一个现象。

    “这是…”

    一方通行讶异而起。

    只见,在最后之作的身上,佩戴在其身前的两个护身符在衣服下散发出光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