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525 更值得我刮目相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啪啪啪啪————!”

    拥有着惊人冲击的狂风将地面给彻底的撼动了,使地面发出一阵阵碎裂的声响,如被看不见的力量给挖起来一样,以前方之风为中心,逐渐的往下陷落。

    “噗!”

    魔力的大量消耗,让前方之风遭受到了人工天界最大的压迫,一下子便是让鲜血如泉涌般从其口中被喷出,染红了此方空间。

    “呃…啊啊啊啊啊啊————!”

    可前方之风依旧不管不顾,发出嘶吼,挥舞巨槌,让狂暴的冲击风浪震荡而开。

    巨大的爆炸,便在坑洞中席卷了起来。

    而方里,便置身于震荡而开的大爆炸前方。

    望着那呈现半球状的逐渐扩大的冲击风浪,方里的眼中闪现出冰蓝色的光芒。

    手,缓缓的握住了名为月刃的匕首,让冷冽的弧光闪烁而起。

    “呛————!”

    刀光,亮了起来。

    那就像是一个月轮一样,切向了震荡而开的冲击风浪。

    “噗哧————!”

    裂帛似的撕裂声中,冲击风浪被整整齐齐的切成两半,分成了上下两个部分。

    其中,前方之风便刚好位于中间。

    “唉?”

    在无法理解状况的声音中,前方之风的身前血光乍现。

    一道狰狞的刀伤,似同样将其切成了两半一样,在前方之风的腹部出现了。

    前方之风顿时缓缓的向着后方倒了下去。

    “嘭…”

    沉闷的落地声响了起来。

    “呼…”

    呼啸的狂风消散而开。

    “啪啪啪啪…”

    碎石接连的掉落而下,击打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宛如石雨一样,让前方之风沐浴在了其中。

    “咳咳…!”

    咳嗽声,再一次的从前方之风的口中出现。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连血都已经吐光了,这一次反倒没有咳出血来。

    前方之风只能呆呆的看着上方。

    直到视野中出现那个男人的身影。

    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自己面前的前方之风,方里有些漠然的出声。

    “这样你就满意了吧?”

    那口吻,简直就像是在陪小孩子玩闹一样,显得兴致索然。

    而实际上,方里也的确是抱着这种心态在应付前方之风。

    没办法。

    “我可没什么兴趣成为你泄愤的工具。”

    方里如此说着。

    是的。

    在方里看来,前方之风憎恨科学的理由,其实就是在泄愤而已。

    诚然,前方之风的弟弟可以说是因为科学上的原因才死去。

    就像前方之风与其弟弟出事的那个游乐园里,应该有着许许多多的科学上的保证吧?

    例如什么科学上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这个设施有着好几重的保险装置,运用的是最新的轻量强化素材,亦或者由全自动的速度管理程序在作用,像这样让人不由自主的放心下来的保证,肯定全部都罗列了出来。

    可是,最后,这对姐弟还是出事了。

    而在出事以后,又因为血型稀有的关系,结果只能活下来一人。

    这种问题,若是放在魔法侧里,肯定能够找到治愈用的术式,扭曲现世的法则,只需要消耗魔力,形成魔法,那就可以将人给救回来。

    这样一来,前方之风会憎恨科学,那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可是,归根究底,这种憎恨是没有说服力的。

    科学与神秘本来就有着不可协调的矛盾。

    科学在渐渐的取代着神秘的领域。

    神秘在不断的否定着科学的理论。

    可在型月世界里,同样有着科学能办到的事情便是魔术,科学无法办到的事情便是魔法的说法。

    亦即,科学与魔法,无论是哪一方都有各自的优点和缺点。

    前方之风因为科学没有能够拯救她的弟弟就憎恨整个科学界,那就和一位医生没有办法拯救一个病人,结果病人的家属便憎恨起所有的医生是一个道理。

    这种憎恨,自然没有说服力。

    “所以,你只不过是在泄愤而已。”

    方里毫不留情的击穿了前方之风的内心。

    “无法承受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弟弟死去,甚至夺走弟弟唯一能够活命的机会的事实,你才寻找了一个渠道来宣泄自己内心的绝望。”

    前方之风所使用的天罚术式便是一个证明。

    只要是对自己怀有敌意的人便全部一律给予攻击的术式。

    反过来说,那不就是让自己处于被大量的人所敌视的环境下才能产生效果的力量吗?

    因此,前方之风是以自己的意志选择了让全世界的人都来憎恨自己。

    那到底是对自己的一种惩罚,还是一种对现实的抗拒,方里不知道。

    但方里却是知道一件事情。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就别装可怜。”

    “既然选择了伤害他人,那就别用你弟弟的死来作为借口。”

    “这个世界,没有理由承受你的泄愤,白痴。”

    足以将前方之风的内心给撕成碎片的话语,就这样在方里的口中传出。

    然而,这一次,前方之风却没有了愤怒。

    她只是呆滞的望着上空。

    “杀了我吧…”

    淡淡的,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对此,方里同样淡淡的给出了一句话。

    “你的那条命,不是为了让我杀掉才存在至今,而是你的弟弟让给你的东西,你没有权利决定该不该舍弃它。”

    “而我,就算是会手下留情,那也是留给你弟弟的。”

    “至少,比起你,你那个毫不犹豫的将活命的机会让给你的弟弟无疑更值得我刮目相看。”

    闻言,前方之风的眼眸微微一颤。

    随即,讥讽般的说了。

    “明明视死亡如无物,却不会轻易的践踏生命吗?”

    “你还真是个充满矛盾的家伙啊…”

    前方之风的声音越变越弱。

    最后,直接消失,使这个神之右席的一员昏迷了过去。

    亲眼目睹这一切的方里却是撇了撇嘴。

    然后,如同自言自语一样,说了这么一句。

    “就算我想杀你,有人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啊…”

    这句话,在下一秒钟获得了印证。

    “咚————!”

    响雷般的震动声中,周围的地面摇晃了起来。

    那不是爆炸声,而是落地声。

    在方里的身后,一阵粉尘在一道身影的暴力降落下,弥漫了起来。

    而在那粉尘之中,方里可以感觉到一股惊人的气息。

    那是足以让方里感受到威胁的气息。

    方里的眼眸,这才闪烁了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