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532 将禁书目录带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是进入了十月以后了。

    这个时间段气温又变冷,让街道上的人数与夏季的时候比起来减少了一波,有些稀稀拉拉的感觉。

    而今天,方里穿上了某高中的冬季制服,走在了第七学区的街道上。

    周围,行人们都有些讶异的看了过来。

    “呐,那不是…”

    “看起来好像是…”

    类似这样的隐隐约约的谈论声开始传开。

    因为,方里并没有进行变装。

    虽然,在学园都市里,方里已经是真正的风云人物,可再怎么说,方里也不是席尔薇雅,人气的热度也该下降了。

    “倒不如说,现在战争的话题才是最主要的热度,没有谁会在这个时候还来关注我吧?”

    方里就是带着这样的想法才没有变装,直接上街。

    事实证明,方里的想法也没错。

    在学园都市与罗马正教的矛盾爆发下,再加上前几天学园都市还遭受到了那么大规模的袭击,大街上都还到处能够看到战斗留下的痕迹,使空气中也尽是凝重的氛围。

    有着这样的氛围,无论是谁的心情都会受到一些影响,不可能像之前那样狂热。

    因此,方里走在大街上,即使有不少人将其认了出来,那也只不过是窃窃私语了一句而已,随即便被转移了注意力。

    半空中,飞行船侧面的大画面上还在播放着新闻。

    “一直以来在欧洲频发的罗马正教徒的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这次又在美国爆发了,这一次发生在了圣弗朗西斯科和洛杉矶等西海岸沿岸的都市,预计今后的活动将会遍布美国全境…”

    这样的新闻一直都在报道着,让街道上的行人们的目光也是频频的看向了飞行船的方向。

    脸上,多多少少带上了一些忧愁。

    方里亦是抬起头,看向了飞行船侧面的荧幕。

    上面出现的是罗马正教的教徒游街抗议的画面。

    单侧的三车道大马路上人满为患。

    人们把自己准备的学园都市的看板用火点燃,在头顶挥舞着,还把写着学园都市的条幅给扯坏,沿着路线,一边大声的吼叫,一边缓慢的移动。

    而在画面的一角,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乱斗的关系,地上有着一些血迹,看上去分外刺眼。

    这些画面,均都深深的加大着人们心中的不安。

    “该不会真的快战争了吧?”

    “总觉得有点担心…”

    人们便三三两两的说着这样的话,从方里的身边路过。

    对此,方里什么都没有说。

    应该说,他也没有立场说些什么。

    “如果那个时候我出手,那应该能够阻止前方之风攻进学园都市,甚至拦下罗马正教的别动部队,让学园都市与罗马正教的冲突不会发生吧?”

    也就是说,对于导致了这一切的事件,方里选择了坐视不管,方才有了这样的结果。

    所以,方里没有立场说些什么。

    但是,他也同样没有立场被别人说些什么。

    因为有能力阻止而没有阻止,所以应该受到谴责?

    这种想法不过是道德绑架而已。

    方里没有义务保护这个学园都市,更没有义务成为亚雷斯塔手中的刀子,为这座学园都市拼死拼活。

    对于方里来说,学园都市至始至终都是应该抱以警惕与戒备的地方。

    对于亚雷斯塔来说,学园都市同样只不过是为了达成目的而使用的据点。

    或许,学园都市里的民众都是无辜的,因为亚雷斯塔和神之右席的野心和私怨的关系被卷入到了争端,可因为方里没有阻止就说他错了,那方里大概真的会嗤之以鼻。

    因此,方里即没有为此说三道四的立场,却也没有可能为此心生罪恶感。

    当然,如果被卷入其中的是席尔薇雅与茵蒂克丝,乃至御坂美琴或者食蜂操祈的话,那结果肯定就不同了吧?

    “归根究底,其实我就是一个自私的人而已。”

    方里微微撇了撇嘴。

    可是,自私也同样没有错。

    如果方里是一个大公无私的滥好人,那也不会拥有只能记录死亡的灵魂,更不会得到直死魔眼了。

    “虽然,我现在要去见的人里面就有一个大公无私的滥好人…”

    感到些许好笑的方里来到的地方,赫然便是某高中的男生宿舍。

    不过,方里没有前往自己的房间,而是来到了房间的隔壁,敲响了这里的门。

    “你来了吗?”

    开门的是一个长着一张一看就知道很倒霉的脸的刺猬头。

    “呃…”

    方里多少有些哑然。

    因为,开门的刺猬头,不但长相看上去很倒霉,连外形都看上去像是倒了大霉的模样。

    一只手上缠着绷带,吊在了脖子上。

    脸颊贴着药用的湿布,似乎有些肿了起来。

    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有着创可贴,明显受了不少伤。

    看着这样的上条当麻,方里有些同情的开口。

    “你似乎又经历了一番苦斗啊,当麻。”

    方里并不知道,前几天前方之风攻来的时候,某个英国清教的间谍上门时便是以这样的一句话作为开场白,将上条当麻给拉上了战场,方才使上条当麻变成现在这样。

    因此,上条当麻立即以警惕的目光看着方里,战战兢兢的说了一句。

    “干…干什么?该不会这一次又是打算拉我去跟什么罗马正教的魔法部队战斗吧?”

    单凭此一句话,方里便知道上条当麻都经历了些什么了。

    于是,方里半眯着眼睛,叹息般的出声。

    不过,不是对着上条当麻出声,而是对着上条当麻背后的人出声。

    “我说,土御门,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家伙有多倒霉,将他拉上战场,你就不怕他会突然被从天而降的导弹给炸死啊?”

    闻言,土御门元春哈哈大笑而起。

    “嘛,从天而降的导弹倒是没有,不过从天而降的天使一击倒是的确出现了,差点连我都死了一回啊喵。”

    在说着这样的话的土御门元春旁边,还有着另外一个人。

    “废话已经说完了吗?”

    英国清教的魔法师,隶属于必要之恶教会的神父就靠在墙边,咬着烟头,有些冷漠的说了一句。

    “那就赶紧谈正事吧。”

    除了史提尔以外,还能是谁呢?

    眼看着史提尔出现在这里,方里也没有惊讶。

    “虽然很意外,但你来这里是为了干什么,我也大概能够猜到了。”

    方里便以漫不经心似的话语,说了这么一句。

    让史提尔露出了有些危险的笑容。

    “那我就明说了。”

    “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将禁书目录带回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