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586 自己觉得活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砂皿致密的确犯了一个致命性的错误。

    如果他的敌意不针对方里的话,那方里想发现他的位置,估计还得费不少的功夫。

    可是,一旦敌意针对方里释出,那方里的索敌技能便能发挥出百分百的作用。

    索敌技能之所以还能够发现怪物与魔物之类的行踪,就是因为怪物与魔物会对人类发起无差别的敌意,即使什么都不做,那都会被索敌技能给侦测到。

    之前,前方之风攻进学园都市里的那个时候也是一样,罗马正教派出的别动部队对整个学园都市里的人都抱有敌意,因此也被方里的索敌技能给发现了位置。

    现在,砂皿致密将敌意针对向了方里,使得方里的索敌技能的侦察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直至刚刚为止都很模糊、隐晦的敌人的杀意,立即如波纹般变得清晰而起。

    于是…

    “在那里吗?”

    方里的目光豁然转向了会场天花板上的一个空调的吹风口。

    在那里,一道隐匿在黑暗之中的身影趴着,手中架起的磁力狙击炮的枪口闪动着冰冷的弧光。

    “咻…”

    几乎是在方里发现敌人的行踪的瞬间,空气被贯穿的声音极其轻微的响了起来。

    经由磁力狙击炮发射而出的子弹,以比音速稍慢的速度,暴射向了方里。

    瞄准的位置,不偏不倚,刚好就是方里的眉心。

    换做一般人的话,即使面对的是比音速稍慢的子弹,那也会在一秒以后被正中眉心,身死当场。

    然而,那速度,对于方里来说却是太慢了。

    明明就是那么慢的攻击,方里竟是不闪不避。

    下一刻,子弹就这么撞上了方里的眉心。

    “铛!”

    在清脆如钢铁敲击般的声响之下,激起了一团火星。

    而方里的头则是在子弹的冲击下,往后一仰。

    旋即,缓缓的收了回来。

    冰蓝色的魔眼,在其眼眶之中显现了。

    ……

    “!”

    就在这一个瞬间,砂皿致密战栗了。

    真真正正的战栗了。

    “那…是…什么…!?”

    久经沙场,悍不畏死的佣兵竟是在这一个瞬间里,似一头即将被宰杀的野兽一样,心脏激烈的跳动了起来。

    从超精密的瞄准镜上看到的那一对冰蓝色的眼睛,正将人类最为本能的恐惧给引出。

    随即,一股尖锐的杀气似针扎一样,刺进了砂皿致密的脑袋。

    一直在生死边缘上挣扎方才活到今天的佣兵的本能告诉了砂皿致密。

    “那个人…太危险了…!”

    那已经不是用魔鬼能够形容的危险了。

    虽说面对魔鬼的时候,人通常都会绝望,可魔鬼至少不会在第一时间里将人给杀死,而是给予充分的折磨以后,再让对方于绝境中死亡。

    而没死的话,还是有希望可以翻盘的。

    因此,对于砂皿致密这样的佣兵来说,魔鬼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连活命的机会都不会给予的杀人鬼。

    现在,砂皿致密的眼前,杀人鬼便在逐渐的苏醒着。

    让砂皿致密,再次毫不犹豫的做出了决定。

    “逃!”

    不逃的话,绝对会死。

    砂皿致密如此肯定着。

    然而,现在再想逃,却是已经晚了。

    “哒…”

    随着一个极为轻微的落地声的响起,砂皿致密理解了。

    杀人鬼,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背后。

    “啊啊…”

    砂皿致密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那是因为恐惧。

    没办法。

    犹如浓郁的血气一样的恐怖杀气,正如同冰冷的气压一样,一下子覆盖在了砂皿致密的身上。

    让砂皿致密的心跳,瞬间停了下来。

    那不是比喻。

    这一秒钟,砂皿致密的心跳真的停了。

    仅仅因为一股杀气。

    “原来如此…”

    与此同时,一个比魔鬼更可怕的冷淡声音,从砂皿致密的背后传来。

    “先动手的不是区块(block)而是学校(school)吗?”

    砂皿致密的底细,一下子便被看穿。

    “本来还想将垣根帝督留给一方通行,但现在看来,对方是自己觉得活腻了。”

    在砂皿致密的心中属于无可匹敌的那一个等级的学校(school)的首领,就这样从对方的口中被提及。

    那口吻,简直就像是在提及路边的一块碍眼的小石头,而不是学园都市里排行第二的超能力者。

    砂皿致密或许知道这个可怕的杀人鬼是谁了。

    “第七位…!?”

    会为了那位世界级的歌姬保驾护航的男人,无论如何都会让人率先想到这一位。

    而砂皿致密也没有猜错。

    即使对方没有承认,却也同样没有否认。

    “告诉我。”

    声音依旧无比的冷淡,从砂皿致密的背后响起着。

    “垣根帝督在哪里?”

    那不是质问,亦不是威胁,却给砂皿致密带来了极端恐怖的压力。

    砂皿致密即使不回头都能看到。

    站在自己背后的那个人,正用着那对眼睛盯着自己。

    用着那对冰蓝色的眼睛。

    死亡的恐怖感,如海浪一样吞没了砂皿致密。

    砂皿致密是知道的。

    对方的询问,并不是可以让自己活命的机会。

    不管砂皿致密最后回不回答对方的问题,他都回不去了。

    名为砂皿致密的佣兵将会死在这里。

    这件事情,仿佛已经成为了一个被确定的事实,使砂皿致密当场崩溃。

    “啊啊啊啊啊啊!”

    当下,砂皿致密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声。

    声音,混在了观众们的欢呼声之中。

    “咔嚓!”

    紧接着,砂皿致密如同垂死挣扎一样,蓦然一个转身,将磁力狙击炮的枪口对向了身后。

    这是砂皿致密这一生最后做出的动作。

    “砰!”

    枪击声,传向了四周。

    “噗哧!”

    在极近的距离下被发射出去的子弹没入了砂皿致密的眉心,贯穿了他的脑门。

    鲜血,洒在了空调的吹风口之上。

    “嘭…”

    砂皿致密同样倒在了吹风口的上方,怒睁着眼睛,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方里垂下了冒着白烟的格洛克。

    眼中,冰蓝色的光泽这才开始消散而去。

    只不过,方里也能明白。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这仅仅只是开始。

    而从无线电里传过来的声音,亦是清清楚楚的表达着这一事实。

    “敌人出现了!”

    土御门元春的低沉声音经由无线电,传入了方里的耳中。

    “那是统括理事会的私人部队!有数百人!”

    闻言,方里抬起头,看了一眼在舞台上歌唱的席尔薇雅。

    随即,消失在了原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