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610 好好的洗洗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学园都市,外墙。

    在高高耸立着的围墙之外,辽阔的大地上,此时正展现出一副地狱图。

    “啊…”

    “唔…”

    一名名佣兵如同不值钱的垃圾一样的躺满了地面,有的发出哀嚎,有的发出悲鸣,身上均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势,几乎可以说是垂死的边缘了。

    这还是运气好活了下来的部分。

    仔细一看,很多佣兵早已失去了气息,变成了千疮百孔的尸体,一一躺在了血泊中,死不瞑目。

    为数五千名的佣兵就这么躺在了同样千疮百孔的地面上,没有一个能够站得起身。

    而在这地狱图的中心,则站着几个人。

    “这样就结束了吗?”

    一方通行极其不耐烦的开口。

    “切…”

    麦野沉利也是一副不爽的模样。

    两个超能力者的心情显然不是很好。

    毕竟,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只是在做打扫的工作而已,对于这两个脾气本来就不好的超能力者来说,真的觉得有些不耐烦了。

    尤其是麦野沉利,在对阵垣根帝督的时候败得那么惨,连找回场子的机会都没有,后来又被方里给强行拖在了一条船上,在他的指示下行动,心情能好就怪了。

    至于一方通行,估计是从刚刚联络的结标淡希那里得知了会场那边正面临着被爆破的危局,想到最后之作的安危,内心便焦躁得静不下来了吧?

    不过,一方通行没有擅自行动。

    结标淡希也说了,方里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突然消失不见。

    而现在,会场被爆破的消息也一直都没有传过来。

    估计,已经被阻止了吧?

    所以,一方通行只是焦躁的踢开石头。

    “轰!”

    爆鸣声之下,被控制了矢量的石头化作音速的炮弹,炸飞了远处的一块岩石。

    看来,一方通行的忍耐的确快到极限了。

    “真的不需要赶过去吗?”

    手持黑曜石匕首的艾扎力似乎也有些不放心的样子。

    “绢旗和芙兰达有赶上吗?”

    泷壶理后则是有些没有精神,却还是表现出了对同伴的担忧。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旁,土御门元春似乎正在和谁联络。

    一会以后,土御门元春方才松了一口气,看向了在场所有人。

    “好了,事件解决了。”

    一句话,虽然没有详细的说明状况,却让在场所有人的心均都微微一定。

    土御门元春推了推脸上的墨镜,轻佻的笑了起来。

    “会场里的间谍已经全部被解决了,尸体则由天蝎座负责处理,结标将整个区块(block)的人都押送回去,准备交给专家去审问,还有,刚刚也收到了消息,第二学区的特殊火药研究所遭到了入侵,袭击者则是全身而退,想必道具(item)的那两个大小姐已经入手了消除液态填充炸弹的化学用水,正在赶往会场吧?”

    等到芙兰达和绢旗最爱赶到会场,液态填充炸弹的威胁就能彻底的消除。

    即使没有消除,在区块(block)全军覆没的现在,那也已经相当于没有威胁了吧?

    “理事会那几个野心满满的家伙派来的私人部队已经被我们给扫除,而学校(school)更是连首领都被杀了,再加上被解决的区块(block),啊啊,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土御门元春那轻佻的语气中的确充满了如释重负的感觉,让在场的所有人也是终于放下了心,纷纷都或明或暗的松了一口气。

    这一次的事件实在是牵扯到太多的东西了。

    统括理事会的纷争。

    全世界的局势。

    暗部的整体动向。

    各方人士的蠢蠢欲动。

    不仅是学校(school)的垣根帝督一直在找机会上位,连区块(block)都趁乱背叛,准备扳倒亚雷斯塔,最后甚至连学园都市外的合作机构都被牵扯了出来,正所谓是动乱不已。

    这也让众人开始明白。

    这个时代,真的在逐渐的变得危险起来。

    而在这个危险的局势下,自己又该如何行动呢?

    这是所有人接下来需要考虑的问题。

    “结果,我们应该已经能算幸运了吧?”

    土御门元春自嘲般的说了这么一句。

    “人员(member)被全灭,区块(block)已经名存实亡,学校(school)更是连首领都死了,统括理事会的那群垃圾培养的私人部队也全部都被解决,损失惨重,只有集团(group)和道具(item)幸存下来了呢。”

    的确可以称得上是奇迹了。

    五个暗部,只有两个幸存了下来,而且还全员未减,在这样的大乱中实在是很奇迹。

    而这样的奇迹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呢?

    集团(group)是因为有天蝎座作为后援,不然,除了一方通行以外,其余人估计都不敢声称自己一定能活下来。

    道具(item)是因为有人介入了其中,被拯救了性命。

    双方,基本上都可以说是因为一个人的存在才得以全员未损。

    那就是方里。

    特别是道具(item)的一众少女们,全都是因为方里突然出现,强势虐杀了垣根帝督,方才能够得救。

    否则,早就已经在与学校(school)的大战中被全灭了。

    想到这里,麦野沉利便是咬住了嘴唇,泷壶理后也沉默了。

    “真是该死…”

    麦野沉利转身便走。

    “麦野…”

    泷壶理后微微一愣,随即连忙跟了上去。

    没有人拦住她们。

    毕竟,麦野沉利与泷壶理后根本不是同伴,只是恰好处于同一战线而已。

    下次见面,或许还有可能因为各自的理由展开厮杀。

    所以,连寒暄都是没有必要的事情。

    “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土御门元春叹息了一声。

    “刚好那边也有新的情报,不将它告诉学长的话,估计对方不会善罢甘休呢。”

    土御门元春的话,让一方通行和艾扎力先是眉头一挑,随即便明白了。

    “统括理事会中的哪些笨蛋派出私人部队和委托暗部,对席尔薇雅-琉奈海姆出手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吗?”

    艾扎力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理所当然,一方通行也明白。

    “找到垃圾了吗?”

    一方通行露出了狂躁的笑容,显得残忍无比。

    “看来,统括理事会也该好好的洗洗牌了。”

    至少,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

    得到情报的方里,绝对不会什么都不做。

    等待那些统括理事会的愚蠢理事的只会是地狱。

    众人,都是这么认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