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616 不好对付的类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西方,扔手套是一个广为人知的行为。

    向着自己的对手扔出手套,那即是一种挑衅,亦是一种邀请。

    什么样的邀请呢?

    “决斗…吗?”

    席尔薇雅低声呢喃着,道出了后方之水的目的。

    是的。

    决斗。

    亦或者说是宣战。

    后方之水是在向方里进行宣战。

    至于宣战的理由,单单是能够想到的就已经太多了。

    “毕竟,神之右席的一半都已经折在我的手中,罗马正教早就将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了吧?”

    方里不以为然般的说着这样的话。

    “只不过,跟前方之风和左方之地比起来,这位后方之水倒是颇有骑士风范啊。”

    前方之风视科学侧为死敌,为了否定科学,肆无忌惮的发挥着自己的战略性力量,从正面进攻了学园都市,可谓是恐怖分子无疑。

    左方之地更是视罗马正教的信徒以外的人为牲畜,杀之取之,毫不怜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利用了全世界的人,可谓是无情与残酷。

    与前两者比起来,后方之水的确是绅士太多了。

    即没有趁着学园都市的混乱发起进攻,亦没有使用任何下作的手段,就是堂堂正正的来到方里的面前,向他进行宣战。

    这即是因为后方之水是神之右席中唯一一个拥有正义感的人,亦是因为对方对自己的实力拥有着非常充分的自信。

    席尔薇雅的话是知道的。

    知道方里那不以为然的表现下,其实内心早已正视起了这一次的对手。

    那是面对前方之风和左方之地的时候所没有的正视。

    不然,方里不会这么将后方之水宣战用的手套留在身边。

    这一表现,不仅是席尔薇雅看穿了而已,连贞德都看穿了。

    “很强吗?”贞德极为慎重的问道:“那位神之右席的一员,拥有让你感到棘手的实力吗?”

    “嗯。”方里没有任何的矫情,直接点下了头,说道:“那位圣人在等级上就与前方之风和左方之地不同。”

    至少,后方之水并不像前方之风与左方之地那般,具备极大的针对性。

    前方之风与左方之地,虽然均都能够使用极其强大的天使术式,发挥出远比一般魔法师更加可怕的力量,但术式也就只有那么一个,对于无论是什么样的术式都能杀死的方里来说,根本毫无威胁。

    甚至于,方里在对付前方之风与左方之地的时候还连魔眼都没有使用,自身更是连十分之一的实力都没有发挥出来,便能干脆利落的将对方给拿下,可见,对于方里来说,前方之风与左方之地的确算不上什么威胁。

    可后方之水就不同了。

    “他不是单纯的凭借强大的术式来战斗而已。”

    方里的眼神也微微闪烁了起来。

    “那个圣人对我来说,应该是最不好对付的类型。”

    不管是什么样的能力,只要是异能之力,那方里就能靠着无与伦比的近战,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将其杀死,拿下对手。

    但以前就已经说过,对于方里来说,真正棘手的敌人都是与其相同的近战类型。

    后方之水便是这一类的存在。

    即拥有着圣人的力量,又拥有着神之右席的性质,除此之外,后方之水还拥有着其余的特性。

    在此之上,后方之水还是一名近战方面的超级好手。

    的确,这一个类型的敌人对方里来说,相当的棘手。

    “擅长的方面相同的话,那比拼的就是哪一方的等级更高而已了。”

    方里如实的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如果后方之水来袭,那估计会是咱在这个世界里遇到的最强的敌人了吧?”

    这个敌人的实力还要凌驾于同为圣人的神裂火织。

    神裂火织虽然是圣人,却也仅仅是圣人。

    而后方之水,却不仅仅是圣人而已,还有着其余的力量,真的有些棘手了。

    “不过,这也同样是一个好机会。”

    方里捏了捏怀中恋人的脸颊,微微一笑。

    “既然对手是圣人的话,那主线任务二就能完成了。”

    虽说后方之水是一个相当棘手的敌人,可对对方而言,方里又何尝不是一个最棘手的大敌呢?

    之前那仓促之间的交手已经证明,方里与后方之水,均都拥有着伤害到对方的能力。

    从后方之水的身上取得血液。

    这个任务,方里并不认为自己办不到。

    当然,能不能击败对手,那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可以肯定的是,方里不付出点代价的话,想战胜对方,那可没那么容易。

    魔眼的限制解除。

    圣痕的力量解放。

    这两者,即是方里的王牌,亦是会让方里的生命遭到威胁的拼命招式呢。

    “那我…”

    想到这里,席尔薇雅毫不犹豫的便准备说些什么。

    方里自然能够预料到席尔薇雅准备说什么,不等对方说出话,立即便是按住了对方的嘴唇。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方里耸了耸肩,这般说道:“放心,我有分寸的。”

    诚然,后方之水是有威胁的。

    但是,如果方里与席尔薇雅联手,那就算是后方之水都只能逃之夭夭。

    可方里不能让对方逃跑。

    “再怎么说,那都得完成任务再说呢。”

    方里的主线任务与支线任务,都需要在后方之水的身上完成。

    为此,方里可不能让后方之水有所顾忌,不敢前来袭击。

    就像方里所说的一样,就算要围殴,那也得等到完成任务以后。

    “虽然很麻烦,但我同样也不是好对付的吧?”

    方里洒脱的一笑,旋即一个翻身,将怀中的少女给压在沙发上。

    “啊…”

    席尔薇雅顿时吃惊了起来,随即眼睛便是湿润了。

    “等…等等…!?”

    贞德那慎重的口吻亦是一下子变得慌乱了起来。

    看着自己身下的诱人少女,方里的情绪也被点燃。

    然而,就在不可描述的事情即将发生时…

    “砰!”

    响亮的开门声中,方里房间的大门被用力的撞开。

    “方…方里!”

    茵蒂克丝从门外冲了进来,让方里、席尔薇雅乃至贞德都大吃了一惊,急忙分开,从沙发上起来。

    但是,茵蒂克丝好像没有察觉到现场的暧昧氛围,眼眶中泛着泪,大声的说了这么一句。

    “不好了!冰华她…!冰华她…!”

    那快哭出来一样的表情和话语,让席尔薇雅愣住的同时,亦让方里的心沉了下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