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618 不是什么坏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还是交给我吧。”

    这个声音,刚从房间里面响了起来,方里一行人便是看到了。

    在房间的阳台上,一道高挑的身影如同从天而降般的落了下来,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束成马尾的乌黑长发垂至腰际。

    身材高窕,皮肤白皙。

    身上穿着在腰部扎起的白色短衫,还罩着牛仔布质的外套,下半身亦是破旧的牛仔裤,而外套的右手臂部分则是连同肩膀一起,还有牛仔裤的左大腿部分,一起整条的切掉了。

    最令人瞩目的则是佩戴在其腰际的一把两公尺的令刀。

    “是你?”

    席尔薇雅与茵蒂克丝同时惊讶而起。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连方里都挑起了自己的眉头了。

    原因无它。

    眼前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正是英国清教必要之恶教会的圣人————神裂火织。

    神裂先是看了方里一眼,随即又瞥向了一脸惊讶的席尔薇雅,望着被席尔薇雅给抱在怀中,轻声安慰的茵蒂克丝的眼神则有些复杂。

    不过,神裂很快就掩饰掉了这些,将目光投至风斩冰华的身上。

    “沙…沙沙…”

    风斩冰华的全身还是似杂讯一样的交错着。

    这让神裂火织的眼神亦是变得有些锐利。

    “这就是学园都市的人造天使吗?”

    从神裂火织的态度上可以看得出来,这位圣人对风斩冰华的存在并不感冒。

    虽然不似罗马正教那般疯狂,可神裂也是一名信仰着主的信徒,对于亵渎了神话的存在,第一印象自然不是太好。

    幸好,神裂并没有展现出对风斩冰华的排斥。

    即使印象不好,但神裂还是如此说了。

    “虽然与真正的天使肯定有差别,但既然是天使的话,原理应该是一样的,都是纯粹的力量团块而已。”

    这么说着,神裂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了一条项链。

    那是一条将十字架给窜起来的项链。

    “将这个给她戴上吧。”

    神裂将十字架递到方里的面前。

    “这是能够维持天使之力的流动的灵装,平时只是用来作为召唤天使之力的仪式道具,但给那个由天使之力凝聚而成的人造天使的话,应该能够多少稳定住她的存在。”

    闻言,方里一边接过十字架,一边不由得有些怀疑。

    “这样能行吗?”方里如此说道:“虽说原理相同,冰华也是力量的凝聚体,可形成她的存在的毕竟不是天使之力,这样能有效?”

    而且,科学与魔法本来就是不相容的存在,能力者若是使用魔法甚至还有可能会爆体,土御门元春早已因为这个原因,多次变得伤痕累累。

    现在,给风斩冰华这个科学侧的天使佩戴魔法侧的灵装,那真的不会造成问题吗?

    对此,神裂只是摇了摇头。

    “我也不清楚,但既然原理是一样的,至少有试试的价值,况且这也只是用于仪式的道具,里面没有魔力,是基于偶像理论才拥有了能够维持天使之力的流动的力量,况且也只是灵装,不是本人亲自使用魔法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这倒也是。

    如果能力者碰到灵装就会爆炸的话,那魔法侧就轻松了,准备大量的灵装,当成子弹来使用,碰见能力者就砸上去,那学园都市至少得沦陷一半。

    “试试吧。”茵蒂克丝发挥出了作为目录的声音,这么建议道:“既然原理是一样的,那只是维持力量的流动,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我也觉得可以试试。”席尔薇雅注视向了方里,同样说道:“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可以随时准备结界用的「歌」来阻止科学与魔法的力量产生冲突。”

    显然,席尔薇雅是认为,在尝试神裂火织带来的方法之前,尽量隐藏圣杯的存在比较好。

    作为万能的许愿机,圣杯的力量若是能够在关键的时候产生作用,那才是最致命的。

    方里想与亚雷斯塔周旋,能够隐藏这样的底牌的话,那就还是尽量隐藏比较好。

    反正现在也不是真的就没有其余的办法,连茵蒂克丝都建议了,那就真的如其所说,至少理论上可行。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就试试吧。”

    方里沉吟了一会,随即点下了头。

    于是,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方里将十字架的项链佩戴在了风斩冰华的脖子上。

    十字架顿时顺着重力垂下,落在风斩冰华那极为突出的饱满上围之上。

    “沙…!”

    风斩冰华的全身上下,杂讯陡然一闪。

    紧接着,便是停滞了下来。

    众人清楚的看到了。

    在风斩冰华的眼中,瞳孔逐渐的开始汇聚而起。

    俏脸上,呆滞的神情一点一点的恢复了生气。

    “我…”

    风斩冰华眨了眨眼睛,讶异了起来。

    “冰华!”

    茵蒂克丝立即喜不自胜的对着风斩冰华扑了过去。

    “茵…茵蒂克丝…!?”

    风斩冰华顿时被吓了一跳。

    “太好了!冰华!你恢复过来了!”

    茵蒂克丝俏脸上满是开心。

    席尔薇雅亦是松了一口气,露出了笑容。

    方里同样为之一笑,目光转至神裂的身上。

    只见,神裂正用着比之前更加复杂的眼神看着抱做一团的茵蒂克丝和风斩冰华,神色间似乎有些落寞的样子。

    见状,方里也不好说什么了。

    或许,在过去,神裂与茵蒂克丝也像这样,关系好到能够随时抱做一团吧?

    可惜,茵蒂克丝已经失去了那些记忆了。

    “你…”

    当下,方里便是打算向神裂搭话。

    然而,神裂却是同时收回了视线,闭上了眼睛。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留下这样的话语,极东的圣人便是转过身。

    “等…”

    席尔薇雅、茵蒂克丝与风斩冰华同时准备叫出声,却是没有来得及。

    运动神经超出寻常的圣人已经高高的跃起,从阳台上跳了下去,转瞬间便是消失不见了。

    “这…”

    茵蒂克丝与风斩冰华有些面面相觑而起。

    “她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为什么会来到学园都市呢?”

    席尔薇雅也是有些疑惑了起来。

    方里看着神裂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而起。

    半响以后,方里也是摊手了。

    “算了,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坏事。”

    谁让这个圣人从来就不杀人呢?

    所以,至少不是坏事就对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