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641 威廉-奥维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凌驾于百倍音速以上的一击,并不仅仅是将从天而降的月华给斩断而已。

    去势不减的恐怖刀光划过了天际,生生的将整个星空都给劈了开来。

    “轰!”

    爆音中,化作星空的天花板被一刀两断,于轰鸣下颤动着,洒下无数的碎石瓦砾。

    天花板直接被贯穿,通向了二十二学区的地下第二层。

    最后,神速的刀光还劈开了第二层的星空,穿透向了第一层。

    直到连第一层的天花板都被劈开,刀光才从二十二学区的地面暴起,一路切断了无数的风力发电机,直上云霄。

    最终,冷冽又恐怖的刀光便是消失在了真正的星空之下,不见了踪影。

    可被狠狠的劈开的地下街道的三片星空却是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令得整个地下区域都摇晃了起来,甚至产生了坠落感,让人怀疑是不是这个第二十二学区正在坠落向地狱。

    就在这样可怕的动静中,被一刀两断的月华里,后方之水的身影出现了。

    没有一丝的动静。

    没有一点的反应。

    这位强大无比的圣人便是从半空中缓缓的掉落了下来。

    数秒钟以后,重重的砸在了一个坑洞里。

    顿时,烟尘在坑洞中四起。

    洒下的无数碎石瓦砾差点将整个坑洞都给掩埋,把后方之水给活生生的埋在了里面。

    “铮…”

    闪耀的弧光中,释放出恐怖无比的一击的方里已经是将令刀还入鞘内。

    “唔…”

    手臂上,激烈的痛楚开始传递而来,让方里都不由得皱起眉头,发出一声闷哼。

    使用极死七夜所带来的严重负担,现在便全部加持在了拔刀的手臂上。

    已经不是第一次承受这种痛楚的方里知道,这条手臂,短时间内已经是不能使用了。

    如果是以现在的状态迎击后方之水,那估计就会轮到方里全面落于下风了吧?

    但是,胜负已经揭晓了。

    彼此之间的必杀一击,已经奠定了最后的胜利。

    “咳咳…!”

    这时,饱含痛苦的咳嗽声从前方的坑洞里响起。

    方里眼眸微微一闪,随即抬起步伐,向着那坑洞走去。

    “呼!”

    一阵风从直通地面的断口上吹下,吹散了弥漫在坑洞里的烟尘。

    方里来到坑洞之前,看到了自己的对手现在的状况。

    只见,后方之水正躺在了里面。

    身上,一道狰狞可怖的伤口从其左边的肩膀一直拉至右边的侧腹,仿佛被一记完美的袈裟斩给砍中了一样,鲜血淋漓。

    而后方之水的口中也是一直在吐着血。

    毫无疑问,那是足以致命的重伤。

    但是,方里还是惊叹而起了。

    “居然没死吗?”

    没错。

    虽然是足以致命的重伤,但后方之水却是活了下来。

    那或许也是圣母崇拜的术式带来的效果吧?

    能够削弱惩罚的术式,让后方之水避过了即死的结局,苟延残喘了下来。

    若是一般人的话,即使是这样,那之后估计都会死掉。

    但后方之水即是圣人,又是圣母,还是神之右席,生命力顽强得可怕,竟是堪堪保住了性命。

    方里甚至发现,后方之水的身上波动着淡淡的魔力。

    擅长水之魔法的这位圣人,现在估计正拼命的构建起着最后的术式,止住了血液的外流,避免了因失血过多而死的结局。

    “还真是顽强。”

    方里无视手臂上传来的激痛,漠然出声。

    “你就那么想获得胜利吗?”

    对于方里的这个问题,后方之水仅仅是艰难的看了他一眼,随即闭上了眼睛,一言不语。

    可即使后方之水什么都不说,方里都清楚的知道其内心所想。

    “为了阻止战争,真是辛苦你了。”

    方里居高临下的望着躺在自己的面前,面色苍白的喘着气,根本动弹不得的后方之水,如此说了一句。

    “对你来说,英国真有那么重要吗?”

    一句话,令后方之水的眼皮都颤动了起来。

    这一刻里,后方之水的确动摇了。

    因为,对于后方之水的来历,方里很明显是知道的。

    这位在神之右席中唯一拥有着正义感,如同骑士一般的人物,其实是一名佣兵。

    后方之水的本名叫做威廉-奥维尔。

    其出身乃是来自于英国。

    并且,还是一位为英国谋利的魔法佣兵。

    童年时,后方之水曾在英国清教的教会里接受过洗礼。

    虽然没有加入英国清教,成为英国清教派的一员,可在佣兵时代时,后方之水却是在俄罗斯西部展开的占星施术旅团援护、法国中部展开的奥尔良骑士团歼灭战以及多佛尔海峡附近展开的英国第三皇女救出战等战役中树立了过人的功绩,在战场上极其的活跃。

    这样的后方之水,原本的活动主要是以英国国内为中心,在英国聚集了不少的人望,甚至还与英国骑士派的骑士团长是至交,彼此相识并且相惜。

    然而,就在十年前,于英国第三皇女救出战之后,后方之水在被正式授予骑士的爵位的前一周里,离开了英国。

    离开英国的后方之水改宗到了罗马正教,并最终成为了神之右席的一员。

    也就是说,后方之水本来应该是英国的英雄,甚至因为在英国清教接受过洗礼的关系,勉强能够称得上是神裂等人的同伴。

    可是,后方之水却在十年前离开了英国,改宗到了罗马正教,站上了英国清教的对立面。

    但这并不代表着后方之水背叛了英国。

    或许,只有熟悉原著的方里才知道吧?

    十年前,后方之水之所以会离开英国,那是因为决心走上一条荆棘之路。

    这位佣兵与英国骑士派的骑士团长约定,由他在外部守护英国,而骑士团长则是在内部守护英国。

    所以,后方之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守护英国而已。

    想阻止战争的发生,那也是因为想从世界大战中保护即将被卷入的英国。

    为此,后方之水才不惜只身一人闯入学园都市,准备取走亚雷斯塔的人头,劝降学园都市,再带回禁书目录,牵制英国清教,最终杀死方里,暴露方里乃是盗取各大魔法势力的魔道书原典的罪魁祸首,获得所有魔法势力的支持,让罗马正教在战争开始前取得胜利。

    这样,战争便会被消灭在无形之中。

    “你是认为战争还是会出现的吧?”

    方里这样子说着。

    “单凭席尔薇雅的歌并不足以让战争消失,你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采取行动的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