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702 到底看到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唔…”

    醒来以后,方里首先发现的便是自己的脑袋很重、很沉的这个事实。

    意识是朦胧的。

    视野是迷糊的。

    身体是无力的。

    呼吸是灼热的。

    这种感觉,方里也是知道的。

    “发高烧了吗?”

    过度使用力所不能及的魔眼,导致大脑的严重负担,即使结束了,那也会留下这样的后遗症呢。

    方里只能竭力的抬起自己的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球。

    能够感觉到,眼球似乎有些发烫。

    虽然想使用魔眼的话还是随时能够使用,可使用的后果却是必须由自己承担下来。

    这让方里再次意识到,自己的魔眼已经全面进化,达到了神明的等级。

    自我的限制已经不管用了。

    自如的控制也已经跟不上。

    在方里没有达到神之领域之前,或许,这对魔眼都得暂时封印起来了。

    “这可绝对不算是小影响啊…”

    要知道,方里所有的强化都是以直死魔眼作为中心进行,方才能够达到近乎无敌的境界。

    若是失去了能够杀死所有事物的魔眼,那方里就不算无敌了。

    当然,即使没有魔眼,方里也是能够与后方之水那样的怪物进行近身肉搏的存在,即使面对像神裂那样的圣人,那也不难取胜。

    只是,没有了魔眼的力量,方里对神秘的克制也就几乎没有了,若是碰上能够使用多种多样的攻击的对手,估计得费不少力气了吧?

    “如果现在再碰上龙卷或者一方通行那种类型的敌人,我大概无法做到像之前那般轻松了。”

    原因无它,相性太差而已。

    不过,这不意味着方里便变弱了。

    再怎么说,一旦碰上实在无法解决的对手,那也只能使用魔眼了。

    届时,即使对手是神,方里也能仅凭视线将其杀死。

    问题仅在于需要付出的代价而已。

    “连在梦境中使用了短短一瞬间都这样了,真不敢想象在现实中使用会变成什么样呢…”

    方里苦笑着,随即垂下了自己的手,静静的等待着高烧的褪去。

    但是,在那之前…

    “没想到,我醒来以后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你。”

    方里的这句话,所针对的是坐在自己床边的某个人。

    直到此时,方里才发现,自己所在的是刚来到圣域中和罗兹瓦尔见面时所待的房屋。

    这里似乎是琉兹的住所,现在则是让给了一行人使用的样子。

    方里便在其中的一件寝室中,躺在了床上。

    而陪在其身边照顾方里的人,即不是身为其恋人的席尔薇雅,亦不是将其视为一切看待的鬼族少女雷姆,甚至都不是爱操心的爱蜜莉雅,乃至连作为东道主的琉兹、拉姆与罗兹瓦尔都不是。

    “你以为本大爷喜欢照顾你吗?”

    以这样的语气说话的人,除了加菲尔以外,不做第二人想。

    对此,方里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问了一句。

    “席尔薇呢?”

    “说的是你身边的那个不可思议的女人吧?她在看过你以后就去看爱蜜莉雅大人了。”

    “那爱蜜莉雅呢?”

    “跟你一样,躺在床上,只是不像你这么糟糕,居然还发高烧,她只是累了,所以睡着了而已。”

    “那雷姆呢?”

    “去休息了,毕竟照顾了你整整一夜,不吃不睡,你身边的那个女人都看不下去了,就将她给带走了。”

    而拉姆肯定是在照料罗兹瓦尔的生活起居,这点连问都不需要问。

    加菲尔的一一回答,让方里明白了现在的状况。

    “已经过去一夜了吗?”

    方里喃喃着。

    昨天晚上的事情,方里虽然感觉那时的记忆很朦胧,但还是依稀记得一些。

    在墓地的房间里,接受过试炼,并且从梦境中醒过来的方里,在爱蜜莉雅的情绪稍微有些平复了下来以后,便是抱着爱蜜莉雅,用尽最后的力气,艰难的走出了墓地。

    而在记忆的最后,方里听到的便是众人的惊呼声,然后便是倒了下去。

    那个时候,在失去意识之前,似乎有人抱住了方里。

    那熟悉的怀抱,方里连猜都不需要猜便知道,除了席尔薇雅以外,不可能是第二个人。

    然后,在方里昏迷过去以后,席尔薇雅似乎也完美的安抚了手足无措的众人,又是照看着爱蜜莉雅,又是照看着勉强自己的雷姆,或许连圣域里的那些居民都受到了这位歌姬殿下的照顾。

    “真是感觉越来越有人妻的味道了啊,我可爱的歌姬殿下…”

    方里在心中失笑着,却不由得觉得一阵安心。

    或许,席尔薇雅就是为了让方里在醒来以后能够安心,方才做出这么多的事情的吧?

    “如果是她的话,完全有可能呢…”

    方里再次喃喃。

    在这样的情况下,坐在床边,抱着手臂的加菲尔才将目光紧视向了方里。

    “你的问题都问完了吧?那是不是该由本大爷来提问了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方里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加菲尔的语气中,充斥着敌意。

    那是前所未有高涨的敌意。

    即使视野有些迷糊导致方里看不清现在的加菲尔的表情,可索敌技能传来的反应告诉了方里。

    眼前这个流有着亚人的血的少年,随时有可能对自己痛下杀手。

    原因很简单。

    “你在墓室里到底看到了什么?”

    加菲尔便是以充满敌意的声音,做出了这样的一个质问。

    毋庸置疑,只要方里的回答触中加菲尔心中的逆鳞,那加菲尔就会痛下杀手。

    那已经不仅是方里的身上有魔女的气味,应该抱有怀疑这种程度了。

    这让方里明白。

    昨天晚上,加菲尔之所以阻止方里进入墓地,并不单单只是因为怀疑方里会捣乱,而是有别的原因。

    那个原因,结合加菲尔现在所说的话,倒也颇为容易猜到。

    “原来如此,墓室里有什么你不希望被我看到的东西吗?”

    “!”

    方里直言不讳的发言,让加菲尔的表情冻结了。

    旋即,加菲尔身上的杀意也跟着膨胀了起来。

    “说!”

    加菲尔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低吼着出声。

    “你在墓室里看到了什么!?给本大爷全部说清楚!”

    声音中,竟是隐藏着一丝焦虑跟动摇。

    而方里也没有隐瞒,漠然出声。

    “没什么,只是被魔女招待,参加了她的茶会而已。”

    这句话,引爆了加菲尔的杀意。

    “呼!”

    呼啸的劲风声中,碾过气压的拳头对着方里的脑袋,轰了下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