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705 会听你慢慢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进入方里眼帘中的是与想象中完全一致的场景。

    在简陋的寝室里,爱蜜莉雅便躺在床铺上侧身睡着,似感到寒冷一般的缩着身体,眉间紧紧的皱起,看起来即可怜又无助。

    而在这样的爱蜜莉雅的身边,歌姬正在歌唱。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优美的曲子化作单纯的音节,伴随着席尔薇雅的哼声,成为了动听的旋律。

    席尔薇雅就这样一边抚摸着爱蜜莉雅的脑袋,一边轻轻的哼着令人感到心神安宁的歌谣。

    那场景,与过去席尔薇雅和爱蜜莉雅相处的场景又完全变了一个味道。

    过去,席尔薇雅与爱蜜莉雅聚在一起的场景,和谐到如同一对美若天仙的姐妹,令人着迷。

    而现在,席尔薇雅抚摸着爱蜜莉雅的脑袋,将其哄睡的场景,那就是年轻美丽的一对母女一般的感觉了。

    这一刻里,席尔薇雅身上散发的母性与包容力甚至足以媲美源赖光。

    这一刻里,爱蜜莉雅那纤细薄弱的感觉给人造成了无助的小女孩的形象。

    但席尔薇雅就只是像这般歌唱着,安抚着爱蜜莉雅的心灵,让爱蜜莉雅眉间即使紧皱着,依旧熟睡了过去。

    根据雷姆之前所说,爱蜜莉雅应该是在睡过去以后立刻就会做噩梦,然后哭着醒来。

    可此时此刻,即使看起来很脆弱,但爱蜜莉雅确实睡着了。

    这一切,都在告诉着别人。

    世界级的歌姬的歌声,究竟拥有着什么样的魅力。

    方里,差点就看得入迷了。

    “好美…”

    搀扶着方里的雷姆也是无意间如此喃喃着,展现着自己内心最直接的想法。

    也就是这个呢喃声,让歌声中断了。

    席尔薇雅就这么转过头来,看着站在门口的方里和雷姆,有些没好气般的说了一句。

    “果然一起过来了啊。”

    看来,在此之前,席尔薇雅便意识到了方里一定会过来找爱蜜莉雅了。

    但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爱蜜莉雅既然是这个状况,那方里再怎么样都不可能连看都不过来看一眼。

    至少,席尔薇雅所了解的方里不是这种人。

    至于发高烧?

    “如果是你那种能够顾虑一下自己的身体,珍惜一下自己的生命的人,那我就不用那么烦恼了。”

    将方里的本质给毫不留情的揭露的歌姬脸上尽是没好气。

    方里也是无言以对,不由得变得有些悻悻。

    “比起以前,我认为我已经够珍惜自己的了…”

    毕竟,过去的方里是完全无牵无挂,连死亡都不放在心上,初入主神空间时便敢凭借一把匕首和名为卡巴内的吃人的怪物大军正面厮杀,连敌人的大本营的危险都丝毫不放在心上,直接便是拿命去开玩笑的人。

    比起那个时候,现在的方里无疑已经有人情味的多。

    再怎么说,即使方里不在意自己的死亡,那也不得不在意自己的死亡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自身的「死」会影响他人的「生」。

    跨越这份「死」并去追求「生」。

    「生」与「死」之间的界限竟是如此的息息相关。

    这也是过去的方里没有认知到的事情。

    而既然认知到了,方里自然便能明白,自己对「生」和「死」究竟该怎么处理。

    如此,方才使方里的魔眼获得了蜕变。

    因此,方里真的可以说自己已经有所改变了。

    只是,席尔薇雅却是一点都没有为此放心。

    “反正肯定也会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选择乱来吧?”

    抱怨一样的话语,首先迎来的不是方里的反应,而是雷姆的认同。

    “的确,虽然方里大人是全世界最棒的男人这一点雷姆是知道的,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能完美的处理好这件事情雷姆也是知道的,但有时候也想抱怨一下,希望大人别那么乱来,能够让雷姆稍微放心呢。”

    委婉的指责,让方里当场说不出话。

    “噗哧…”

    看着一脸尴尬的方里,席尔薇雅终于忍俊不禁般的笑出了声。

    “总算有人能够理解我的苦恼了,但我到底该不该为此高兴,这也很微妙啊。”

    意有所指般的话语,让方里忍不住苦笑了。

    “你今天是准备将对我的不满都给宣泄出来吗?”

    方里也是变得没好气了起来。

    “我也不是自己愿意才变成现在这样的啊。”

    显然,席尔薇雅会像这样抱怨,肯定是因为方里昨天晚上倒下的事情也着实吓了她一跳吧?

    表面上看起来比谁都从容,但实际上,方里却一点都不怀疑席尔薇雅才是最担心自己的那一个。

    不然,昨天晚上,方里倒下时,席尔薇雅也不会在第一时间里冲过来,将他抱住了。

    所以,席尔薇雅会想抱怨,那也是在所难免的。

    只是…

    “现在我的脑袋也是昏昏沉沉,就请放过我吧,之后有多少怨言,我都会在床上听你慢慢说的。”

    报复性般的露骨话语,让席尔薇雅的脸一下子便红了。

    于是,席尔薇雅恼羞成怒般的瞪了方里一眼,旋即才叹了一口气,站起了身。

    “雷姆。”

    席尔薇雅对着雷姆笑了笑,这么说着。

    “要陪我出去走走吗?”

    这个提议的原因所在,自然是想让方里与爱蜜莉雅独处了。

    “可是…”

    雷姆明白了这一点,却还是有些担忧的看了方里一眼。

    “去吧,我没问题,今天已经休息了不短的时间了,不会再次倒下的。”方里察觉到了雷姆的目光,笑着说道:“你就帮我哄哄这个爱吃醋的小女友吧。”

    “谁爱吃醋了。”席尔薇雅白了方里一眼,逞强道:“我才没有吃你的醋。”

    这反应也是新鲜了。

    换做是以前的话,席尔薇雅一定会大大方方的说上「是啊,我就是吃醋了,难道不可以吗?」这样的话,反过来窥视方里的反应吧?

    看来,在情敌的面前,席尔薇雅还是没法做到完全从容啊。

    方里便在心中暗暗的失笑,伸出手,牵住了席尔薇雅的小手。

    “这些话的后续,也等到床上再听你慢慢说吧。”

    “你啊…”

    席尔薇雅已经完全无奈了,颇为不满的掐了方里一下以后,方才牵住了雷姆的手。

    “我们走吧,别理这个家伙了。”

    “是…”

    席尔薇雅便带着依旧有些不放心的雷姆,离开了寝室。

    “唔…”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躺上床铺上的爱蜜莉雅低吟了一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