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739 不堪回首的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从爱蜜莉雅的口中出现的与自暴自弃没有什么两样的话,让方里陷入了沉默。

    可爱蜜莉雅却是反倒变得咄咄逼人,如同打算将心中所有的情感都给吐出来一样,继续说着。

    “我知道,对于方里来说,我这样的人实在太不可靠了,方里即强大,又聪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好好的解决,即使是在王选那样的地方,那也能让大家都佩服你,最后连龙都显现了,近卫骑士团也主动邀请你加入,真的很优秀,不,对于我来说,方里就是全世界最优秀的人。”

    “而我,一直以来都只是在依赖你,依赖方里对我的温柔而已。”

    爱蜜莉雅抬起一对通红的眼眸,注视着方里,泫然欲泣般的说着这样的话。

    “你一定觉得我很烦吧?一定觉得我很没用吧?一定已经受够了这样的我了吧?”

    “这一次也是…这一次也是…我不但擅自做了任性的事情,还默不作声的就消失掉了,试炼也没有通过,连帕克都抛下我了,我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过去,爱蜜莉雅还是一名与司掌火属性的大精灵缔结契约的精灵使,无论对于哪一个势力来说,这都是不可忽视的威胁。

    即使别人厌恶、排斥着爱蜜莉雅那银发的半魔之姿,可只要有帕克在的话,人们至少还会认为爱蜜莉雅的身边有司掌火属性的大精灵的陪伴,将目光投向她。

    然而,从今天开始,爱蜜莉雅就不再是帕克的契约者了。

    她,已经不再是永久冻土的终焉之兽的契约者,只不过是一个受到世人忌讳的银发半精灵而已。

    这让深藏于爱蜜莉雅心底深处的自卑也开始爆发。

    “帕克消失以后,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很多的记忆…很多…很多…”

    爱蜜莉雅重新将脑袋埋进膝盖里,娇躯也在颤抖着。

    “那些都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色,从来没有见过的人物,从来没有进行过的对话,还有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这样的记忆在不停的涌现,我却完全没有印象…”

    但是,那的确是爱蜜莉雅的记忆。

    所以,爱蜜莉雅已经渐渐的开始回想起过去的事情。

    “方里说过,在这里发生的试炼和真正的过去是不同的对吧?”

    爱蜜莉雅哽咽着说出这样的话。

    “那根本就是骗人的…”

    现在,爱蜜莉雅已经可以肯定了。

    自己在试炼中看到的过去,那都是真的。

    虽然很多细节的方面都不一样,可大致的方向却是一样的。

    比如,爱蜜莉雅自懂事开始就一直都是由自己的姑姑所养育长大,对于爱蜜莉雅而言,姑姑就是她的母亲大人。

    再比如,精灵部落中的大家都对爱蜜莉雅另眼相看,并没有如世人那般讨厌她,甚至将爱蜜莉雅奉为公主般来看待。

    而从森林的外面时常来访精灵部落的母亲大人的熟人也对爱蜜莉雅百般照顾,乃至百依百顺。

    爱蜜莉雅从小也拥有着惊人的天赋,没有与精灵契约,本身的魔力便已经近乎无限,微精灵们也会自发的去蜜莉雅希望看到的事情,让爱蜜莉雅拥有着一个无比幸福的童年。

    可就在一百年前,所有的事情都变了。

    “魔女教…袭击了我的家乡…”

    爱蜜莉雅将脑海中浮现的记忆给挖掘了出来,无比痛苦的诉说着。

    “他们害死了我的母亲大人,害死了精灵部落里的大家,还引来了黑蛇,袭击了我的家乡,让大家都…大家都…”

    那个时候,魔女教还不像现在这般疯狂,里面有稳健派和激进派。

    稳健派的领导者便是爱蜜莉雅的姑姑,即其口中的母亲大人的熟人,也是对爱蜜莉雅百般照顾的人。

    激进派的人则在那一天,袭击了爱蜜莉雅的家乡。

    “现在的话,我是记得的…”

    爱蜜莉雅如同不愿意接受现实一样,抱着脑袋,道出了连方里都为之眼眸一凝的情报。

    “在讨伐白鲸的时候遇到的怠惰的大罪司教,那就是母亲大人的熟人!”

    这是方里完全不知道的事情。

    那个精神异常的培提其乌斯居然是曾经的魔女教里的稳健派?而且还是爱蜜莉雅的抚养者的熟人?对她百般照顾的存在?

    方里,真的无法想象到那个画面。

    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培提其乌斯会变成那个癫狂的样子,还好像根本不认识爱蜜莉雅一样,打算将爱蜜莉雅当做祭品,复活嫉妒魔女呢?

    还是说,培提其乌斯正是因为那一次的袭击,所以才精神崩溃,变成了魔女教的怠惰了呢?

    若是这样的话,一定是遭遇到了惨痛的经历吧?

    比如,在魔女教激进派的引导下,失手杀死了爱蜜莉雅的母亲大人之类的。

    “原来如此…”

    方里低声呢喃着。

    “所以,那个时候你才会哭吗?”

    在方里杀死培提其乌斯的时候,爱蜜莉雅曾经看着培提其乌斯的尸体,突然就流下了眼泪。

    那个时候,方里还以为是爱蜜莉雅天生的善良作祟,令得她为培提其乌斯凄惨的死相感到悲伤。

    现在看来,那个时候,爱蜜莉雅只是因为认识到曾经极为照顾自己的母亲友人的死,让内心深处被封印的记忆涌现出悲伤,从而落泪而已。

    至于爱蜜莉雅自己…

    “我在最后…因为魔力失控…暴走…将整个森林都给冰封了…”

    爱蜜莉雅极为悲伤的哭泣着。

    “所以…跟试炼中看到的一样…那些都是我的错…”

    虽然细节不同,可结果却是一样的。

    艾利欧尔大森林的冰封,的的确确是爱蜜莉雅一手造成。

    而爱蜜莉雅的家乡已经被毁了,被封印起来的森林里,更是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在魔女教激进派的袭击下存活了下来。

    但即使是这样,爱蜜莉雅的母亲却是肯定死了。

    爱蜜莉雅就是亲眼看到那一幕,最终才魔力暴走,冰封了整个艾利欧尔大森林。

    所以…

    “我…果然是魔女…只能给大家带来灾难的魔女…”

    爱蜜莉雅断断续续的哭泣着,吐出了这些话语。

    “像我这样的人…像我这样的人…”

    与其继续活着,不如死了。

    根本没有资格,和方里这么优秀的人在一起。

    这就是爱蜜莉雅想说的事情。

    沉默,就这样降临。

    方里静静的看着爱蜜莉雅,半响以后突然起身。

    “你跟我过来。”

    说着这样的话,方里牵起了爱蜜莉雅的手。

    随即,在爱蜜莉雅反应不过来时,带着爱蜜莉雅一起,进入了试炼的墓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